《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cup 作者:麥敬灝2018-01-03 14:56

2017 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依然座无虚席。

每逢公历元旦,西洋古典乐爱好者,多数也会费一番心思,以寻得途径观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电视播映频道。

首场音乐会于 1939 年 12 月 31 日举行,当时德国的社会主义人民福利会举办冬季救济会(Winterhilfswerk),维也纳爱乐乐团因而在年末举办音乐会筹款,演奏约翰史特劳斯二世的作品。这场音乐会,初时称为「约翰史特劳斯演奏会」。可惜这些音乐会在战争期间遭当地电台利用,近年依然有人对这段往事耿耿于怀,认为不甚光彩。

音乐会演奏曲目,本以史特劳斯二世的圆舞舞曲为主,圆舞即华尔兹舞(Waltz),俗间有人拟其音乐节奏作土名「嘭测测」。华尔兹舞源自奥地利高原民间舞蹈 Ländler,舞者多为一男一女,两者跳舞时,常手牵手在彼此的臂下轻盈转身,足迹在地上画出一圈又一圈。乡间农人跳此舞,或为取乐,或为表演炫耀舞姿,或求偶结婚。而华尔兹舞,则为这种民间舞的城市华丽版本,在 19 至 20 世纪的欧洲大城市,可谓无人不识。当时许多著名音乐家也写过圆舞曲。波卡舞(Polka)亦为当时舞厅常见舞蹈,来自波希米亚(捷克)民间舞,其舞步中,常有三快步紧接一跃步,舞曲节奏往往比华尔兹快。

1873 年 4 月,维也纳音乐协会(Wiener Musikverein)内的金色大厅曾举办大型舞会,史特劳斯二世特意为这场舞会写出新的圆舞曲,名为「维也纳人的气质(Wiener Blut waltz, op. 354)」,并曾亲自指挥演奏。到了今时今日,每逢公历新年,在此金色大厅,依然听到史特劳斯二世的大作,例如「蓝色多瑙河圆舞曲(op. 314)」为每年必演曲目。

在 1986 年之前,乐团并无年年更换指挥者,由 1939 年首场新年音乐会至 1986 年间,只有 4 位名家指挥过。1986 年之后,乐团成员每年自选指挥家带领演奏,在 1987 年的首位新指挥者,就是卡拉扬先生(Herbert von Karajan),卡拉扬大名鼎鼎,其事于此不赘。其后年年指挥者皆不同,各有各精彩之处。

平常的古典洋乐演奏会,对一般香港人来说,气氛或甚严肃,入场观赏者必须衣履整齐。若然乐曲未完,只因休止符而暂止,却在此刻拍错手掌,就是一大尴尬事。而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与平时的演奏会相比,气氛则欢愉得多。表演者不止有乐团众人,亦有临时演员,有舞蹈家,而指挥家往往也「玩埋一份」。

去年的音乐会,依然有舞者中段进场起舞。 

例如在 2016 年新年音乐会,乐团演奏波卡舞曲「快递邮件(Mit Extrapost, polka-schnell, op. 259)」前,就有演员扮成邮差,上台送信给指挥者扬颂斯(Mariss Jansons)。在 2008 年音乐会,因奥地利于同年主办欧洲国家杯足球赛,故在演奏波卡舞曲「运动员(Sport-polka, op. 170)」时,法国指挥家普雷特(Georges Prêtre)手举足球登台,乐团团员即披上红白布带,为奥地利球队打气,第一小提琴首席在演奏时站起来挥动布带欢呼,指挥扮作球证,举黄牌令他坐下,到曲终,首席反过来向指挥举红牌,指挥装作一脸无奈离开。在 1999 年音乐会,有小丑将鼓钹搬上台给指挥马捷尔(Lorin Maazel),为何?因此曲名为「土匪(Banditen-galopp, op. 378)」,乐团中的鼓手就扮作「贼」,命令指挥者打鼓,指挥遭人「挟持」,非打鼓不可,但在曲终时发脾气,打穿鼓皮。

另有观众同庆环节。例如在「蓝色多瑙河圆舞曲」开始演奏之际,必有观众刻意拍掌,打断演奏,指挥者和乐团众员,则高声祝贺说「欢度新年」。多数指挥者在这个环节都只说德语。2002 年音乐会则甚为特别,此年音乐会指挥者小泽征尔(Seiji Ozawa)和乐团众员,在同声以德语说贺辞前,先以多国语言将「欢度新年」说一遍,小泽征尔却不说日文,而是以国语道「新年好」。又例如在演奏最终曲目「拉德斯基进行曲(Radetzky-marsch, op. 228)」时,指挥面向观众,带领众人跟随音乐节奏拍掌。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广受欢迎,订票者众,场内除了有最平常的座位之外(票价也最昂贵),还有企位,亦有数十座位只能在场听,却看不到乐团的表演,因为这些座位就在演奏台顶上层楼座。但不论座位观景如何,每年必定座无虚席。至于电视播映音乐会时,亦播放优雅舞蹈表演,或奥地利名城古都风情录像和当地山水壮丽景色。世界各地人不论雅俗,皆能共赏这场音乐会,同时共赏这个「音乐之乡」。此新年音乐会,可谓维也纳人风头尽出之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