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FT中文网 作者: 宋佩芬2018-01-03 11:05

1

想拥有一件意大利艺术家阿里杰罗•波堤(Alighiero Boetti)的刺绣挂毯,你至少得准备数十万美元,但只要7000多美元,就可以将他设计的表挂在手上。不仅仅是波提,有千万美元行情的法国艺术家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设计的18K金项链也只需要4000多美元。

佳士得拍卖公司不久前刚结束了艺术珠宝的专拍,其中就有一件是有千万美元身价的美国雕塑家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1945年用钢丝做成的别针。和他动辄千百万的雕塑比较,这个别针十分“划算”,只要62,500美元!和绘画、雕塑的价格比较,艺术家设计的珠宝不但划算,你还可以为朋友节省时间,因为他们不用跑到你家看你的收藏,光是你身上佩的,手上戴的,耳上挂的,就知道你是爱艺术的文化人。

2

或许是这个因素,最近的时装秀上出现了不少穿戴雕塑的模特,有些雕塑小到和胸针大小差不多,像是英国雕塑家Emily Young用青金石做的《小石头女神二世》(Little Lapis Goddess II)胸针就在Victoria Beckham纽约时装秀上出现。不过也有大体积的,像英国设计师Craig Green在2015春夏设计中,模特几乎都是扛着雕塑走台。值得一提的是,艺术与时尚虽然越走越近,但是购买艺术珠宝的仍大半来自艺术圈。 位于苏黎世的珠宝公司GEMS AND LADDERS的创始人Thomas W. Bechtler来自一个古老的德国家族,老家是以制作钟表珠宝闻名的Pforzheim。Bechtler家族,在19世纪时将制作珠宝的技术带到瑞士的St. Gallen,之后甚至远布印度的Allahabad。家族中还有些移民到美国的北卡罗来纳州,从西方到东方,从古老的欧洲到美国新大陆。Thomas W. Bechtler创立GEMS AND LADDERS的宗旨就是要让这个数百年家族传统与当代艺术结合,由于他对当代艺术的热爱,用心聘请了当今最重要的艺术家为他设计项链、戒指、耳环,由瑞士一流的工匠来完成。目前Gems and Ladders已经代理了10位当代艺术家以及Meret Oppenheim、Jean 杜布菲以及Alighiero Boetti等人生前的设计。与GEMS AND LADDERS合作的艺术家们绝大多数都是国际双年展的常客,他们的作品不是大型的空间装置,就是以概念取胜的“高智能型艺术”。对他们而言,设计小小的珠宝具有相当高的挑战性,有些甚至必须花好几年的时间构思。他们所使用的材料不一,有传统的金、银、铜,有珍贵稀少的黑铑金,但也有长毛象的骨头做成的项链以及貂皮制成的手环等。所以对传统金匠而言,制作艺术珠宝也是一种挑战。

2017年代表瑞士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美国雕刻家Carol Bove从纽约林肯表演艺术中心内David Koch剧院内重达1800多公斤的吊灯取得灵感,用银与熏黑的铝创作一对8.5公分长,可以轻柔摇摆的耳环。Bove 的艺术作品价格从数万到数十万美元不等,但是这对耳环(25个版号)却只需要6000多美元。 2009年代表德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英国概念艺术家Liam Gillick 用18K黑铑金制成的手镯《A Fragment of Future History》是GEMS AND LADDERS所有珠宝中价位最高的。手镯看起来像只劳力士表,但是完全没有报时的功能。Liam Gillick的作品多半探讨形式与功能间的异同,手镯的名称来自于法国社会心理学家Gabriel Tarde在1905年出版的《Underground Man 》。此书在2005年被Gillick重新修订,新版已经被列入纽约MoMA 的收藏。新版发行10年之后,Gillick 将他乌托邦式的超脱理想投入珠宝设计,Tarde的书中描述了由于生态的灾难,人们必须退缩到地底下生活,将他们的时间全部献给艺术与哲学,不再受到工作干扰,无需准时上班工作,与现实生活比较,时间对这些人的意义全然不同。Gillick手镯的重量和手表相当,有着皮革纹路的阴黑色“表面”也与亮丽迷人的珠宝大异其趣。但是这个外表仅仅是个障眼术,因为经过摩擦,黑色的外皮会渐渐脱落而显露出黄金的真面目。

德国艺术家Tobias Rehberger是最新一位与GEMS AND LADDERS合作的艺术家。他设计了三款分别称为《YES》、《NO》、《MAYBE》的戒指以及一串叫《It’s very warm when the sun comes out》的肚皮项链。戒指的灵感来自他向未婚妻求婚时,戒指上的绿宝石不慎掉落,未婚妻的皮肤从镶嵌宝石的凹洞显露出来。对他而言,爱人的皮肤比任何宝石更美丽。《YES》、《NO》《MAYBE》是用金、银、铜铸成,但是没有宝石的戒指,艺术家在戒指的外表涂上了紫色(18K金制的YES)、橘红色 (纹银制的NO)、青绿色(青铜制的MAYBE)等看起来像是塑胶制品的颜色。他的另一件设计肚皮项链并非新作,在1998年的柏林双年展中已经出现了。当时是被展厅内的保安穿戴,参观双年展的人必须征求保安的同意掀起衣裳,才看得到项链。 今年已经75岁的美国艺术家Lawrence Weiner坚持艺术必须与人产生互动,所以他用阳极氧化铝与不锈钢制成,标了“ Perhaps They Don’t Matter At All”以及“Perhaps They Do”等口号的《人权项链》也是一件互动珠宝,如果你花455英镑买下的话,部分收入就会自动捐赠给捍卫世界人权的机构《人权观察》。

所有珠宝中价格最实惠的是瑞士艺术家Thomas Hirschhorn的“意识形态珠宝”,这些是一组用白桦木制成的徽章,徽章上刻了《Energy = Yes! Quality = No》、《Friendship Art Philosophy》、《 Love, Philosophy, Aesthetics, Politics》等艺术格言,由于白桦木很轻,爱好艺术与珠宝的人可以一次戴一个或同时戴上好几个徽章。 与传统珠宝不同,艺术珠宝的价格不能用钻石的克拉衡量,也不是从色泽、透明度或是纯度来决定价格,因为它本身的价值就是艺术。也就是如此,1940、50年代艺术家像是考尔德银制的项链可以拍到198万美元。不仅仅是市场,艺术珠宝也被博物馆认可,纽约的艺术设计博物馆以及巴黎的装饰艺术博物馆都特别为艺术珠宝举办过展览。有许多原因造成艺术珠宝的诞生,但是最重要的是艺术家们的挑战与好奇心,想看到自己的作品被佩戴在人体上的效果。大多数的艺术珠宝都有版号限量,和艺术品没有差别。下一位与GEMS AND LADDERS 合作的艺术家Doug Aikens将会设计出可以吹口哨的戒指,看来,继艺术之后,音乐也有可能进入珠宝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