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玉器

在我国玉器史上,向以“金镶玉”器为重宝。而今天所见的金玉合制器却少之又少,这件玉碗被认为是其中最为精美绝伦的一件。

金玉均为贵重材料,向来经济价值极高。加之玉碗出自帝陵,规格较高,工艺不凡,是我们研究明代宫廷生活和玉作工艺的第一手资料,其历史文化价值更不容忽视。此器由玉碗、金碗盖、金托盘三部分组成。玉碗微呈青白色,壁薄如纸,圆形,敞口,圈足,内外光素,造型与常碗相同。金盖直口卷沿,与玉碗扣合无缝,盖顶饰一盛开莲花钮,花芯镶红宝石,盖身錾刻三排蛟龙纹并镂雕波涛纹及水草纹。金托盘圆形,撇口,盘中央突起一圆形碗座,并饰以如意云纹,盘底也錾以龙纹,边沿满饰祥云纹。

玉碗材质名贵,造型别致,玉作工艺、金属工艺均可称巧夺天工。金盖及托盘纹饰满密,玉碗光素无纹,两相配合,金白相间,虚实相生,相得益彰,宫廷气息浓郁。玉碗形制依稀仿自唐宋瓷托盏,这表明一个上自皇帝,下至坊市的以玩古摹古为乐事的时代的到来。

金盖金托玉碗,明神宗万历帝定陵陪葬品,1956年定陵出土,现为明定陵博物馆藏品。碗高7厘米,直径15.2厘米,圈足径5.9厘米,重337.5克;盖高8.5厘米,口径15.7厘米,重148克;托高1.6厘米,口径20.3厘米,底径16.7厘米,重325克。玉碗白玉制成,圆形,敞口,弧腹,圈足,周身无饰纹。金盖镂空,弧面形,短沿外折,从沿到顶呈阶梯状分作3层,顶部饰一莲花形钮,连云纹圆钮座,钮中心嵌红宝石1块。沿上浅刻连云纹1周,盖面以镂空云纹为地,下层饰三龙赶珠,中层及上层各饰二龙赶珠纹。金托盘,沿边外卷,浅弧腹,平底,底部正中由外壁向内压出一圈足形碗托。盘腹内壁刻八组整齐的云纹图案,盘底为沙地,刻二龙赶珠及云纹,正中碗托内刻云纹,托外饰浮雕式连云纹一周。

明定陵是明代第十三帝神宗显皇帝朱翊钧(年号万历)的陵墓。这里还葬有他的两个皇后(孝端、孝靖)。位于北京昌平区,十三陵之一,北倚大峪山,面对山峰浑圆的蟒山。地面建筑的总布局,呈前方后圆形,含有中国古代哲学观念“天圆地方”的象征意义。定陵早在万历帝生前就开始营建。

地宫是定陵的主要部分,深27米,由前、中、后、左、右5个厅组成,建筑面积1195平方米。其中左、右配殿是相对称的两个殿,中间各自有一个用汉白玉垒砌的棺床,两配殿有甬道与中殿相通。中殿内有3个汉白玉石座,并摆放皇帝和皇后的五供和长明灯。后殿是地宫内最大的一个殿,殿内棺床正中央放置有万历皇帝和两位皇后棺椁。棺椁周围放置有玉料、梅瓶及装满殉葬品的红漆木箱。出土的随葬品包括帝后服饰、册宝、明器、木俑、甲胄、刀、箭、金、银、玉、瓷器皿以及大量丝织品。

陵区的主要建筑有石桥、碑亭、陵门、裬(líng)恩门、裬恩殿、明楼、宝城和地下宫殿等,主体建筑均坐落在一条中轴线上。此外,在陵墓四周还有神厨、神库、宰牲亭、祠祭属、神宫监等附属建筑。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定陵被当做“牛鬼蛇神”批斗,万历皇帝及两位皇后的尸骨棺椁被毁。且由于当时人们文物保护意识不强和当时特定的历史时期(主要指文化大革命和破四旧),使定陵出土的大量丝织品未得到有效保护,迅速风化,因此,定陵的发掘也被认为是考古史上的一大悲剧。

朱翊钧是明代历史中在位最久的皇帝。明代历史中以万历纪元的时间,持续将近48年之久。明神宗在位期间,前十年奋发图强,中间十年由勤变懒,最后近三十年“万事不理”。他的主要特征,是贪酒、贪色、贪财而又贪权,始终“魁柄独持”,可谓操权有术,从这一点说,他不是一个庸人之辈。但他又缺乏明太祖、明成祖那样的雄才大略。他即位于十六世纪七十年代初,终于十七世纪二十年代。当时,正是整个世界处于翻天覆地的大变动时期。中国封建社会也已经发展到晚期,“天崩地裂”,新的生产关系开始萌芽,生产力有了巨大发展,也同样处于由古代社会向着近代社会转型的剧变前夜。在这个历史的大变动中,由于几千年中国封建制度的顽症根深蒂固,加上他沉溺酒色、财货的心理病态,非但未能使中国跟上世界新潮流,迎来新时代的曙光,相反在他的手里把明朝推向绝境,加快了其终结的历史进程。

1596年,时任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写了一封亲笔信,派使者约翰·纽伯莱带给明朝万历皇帝,信中表达了英中两国更好开展贸易往来的愿望。可惜的是,约翰·纽伯莱在途中遭遇不幸,虽然信件没有丢失,但却成了伊丽莎白一世的终身遗憾。此后,信件被英国国家博物馆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