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图片来自 GHYCZY

桌子这件家具历史悠久,一些非常早期的桌子是由埃及人制作出来并使用的,虽然在当时只不过是用来将物品与地面隔离开来的石制平台。 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则更频繁地使用桌子,尤其是用来吃饭。

古埃及供物桌,大英博物馆

古希腊浮雕中的桌子

希腊人发明了一种非常类似于独脚小圆桌的家具,如今叫做 guéridon。他们的桌子由大理石或木头和金属制成(通常是青铜或银合金),有时会带着装饰华丽的桌腿。后来,有独立的台面和桌腿的长方形桌子出现了。古罗马人还发明了一种大型半圆桌,并流传于意大利。

18世纪的guéridon, The Royal Castle in Warsaw – Museum

中世纪的家具并不像其前后的时期那样出名,而且大多数资料所显示的都是贵族所使用的款式。在东罗马帝国,桌子是由金属或木头制成的,通常长约四英尺,并用X型延展结构进行连接。吃饭用的桌子很大,往往是呈圆形或半圆形。在西欧,入侵和内部战争导致从古典时代遗传下来的很多东西被遗忘,而且由于可移动性变得十分重要,大多数桌子都是简单的搁板桌。在哥特时代,大箱子流行了起来,也经常被当作桌子来用。

可用来当作桌子的大木箱

16世纪早期的箱子

当然,桌子在中国的历史也是相当悠久了,中国人最早发明桌子据说是为了绘画等艺术目的;而中式桌子的材料,至今也主要是以木头为主,毕竟我们所说的“桌”、“椅”、“床”、“柜”这些常用家具的名字,都少不了一个“木”字。

文征明,真赏斋图,1559

不过,除了常见的材料,这些必不可少的家具还可能有着不那么一般的身世。在GHYCZY近期发布的2018年系列产品中,缟玛瑙(onyx)的出现让人眼前一亮。

缟玛瑙

缟玛瑙在人类文明历史中早已出现。古罗马人会戴着有红缟玛瑙制成的战神玛尔斯的护身符上战场;而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佩戴红缟玛瑙被认为会带来口才;波斯人的传统观念是它有助于治疗癫痫;英国的助产士则把它放在母亲的胸前来缓解分娩的痛苦。

托勒密雕刻,材质为缟玛瑙,公元前278-公元前269

古罗马奥古斯都石,材质为缟玛瑙,公元9-12

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出现了很多装饰风艺术的雕塑,而这些雕塑的基座,则采用的是来自巴西的绿色缟玛瑙。绿色的玛瑙也用于主要在奥地利生产的托盘和别针盘,通常带有小型的青铜动物或附有数字。

装饰风铜雕,绿色缟玛瑙底座, 1930s

装饰风铜雕钟,绿色缟玛瑙底座,1930

而在室内装饰上也有着缟玛瑙的用武之地。在德国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所设计的位于捷克的图根哈特别墅(Villa Tugendhat)中,就有一面缟玛瑙墙。而巴黎的拉佩瓦府邸(Hôtel de la Païva)也因其黄色缟玛瑙的内饰而闻名。

图根哈特别墅中的缟玛瑙墙

拉佩瓦府邸内景

而至于缟玛瑙制成的家具,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好看与否,其实无法一言蔽之,因为有可能会是下面这样:

这样看来,似乎整体全由缟玛瑙制成的桌椅,并不能带来特别好的视觉效果。尤其是在室内其他装饰无法进行合理搭配的时候,其色彩与质感则会显得比较突兀。实际上,要把缟玛瑙做成好看的桌子可并不容易。相比玻璃、木头或者大理石,缟玛瑙的色彩往往不会非常均匀,而且其纹理相对来说也会比较惹眼。一些老式家具在设计时,往往在缟玛瑙与其他材料的搭配上做得不够好,因而显得并不完美。

缟玛瑙本身的色彩与纹理、木头和金属的色泽、桌面是否包边,边缘切割的弧度,这些都十分影响整体效果。有的缟玛瑙纹理过于奔放,大块地、方方正正地铺过去,可能就像一块冷冻的五花肉。

GHYCZY 2018系列中的两款使用了缟玛瑙的桌子,采用的是将其与金属相结合的设计同时没有进行包边。桌面的棱角比较分明,减少了其相对“油腻”的质感;纹理对比大的设计成小桌,纹理反差小的则成为大桌,这样就避免了过大的视觉冲击。

GHYCZY 2018 Pivot T82 the Collective Studio

GHYCZY 2018 Pivot T82 the Collective Studio

GHYCZY 2018 Pivot T3456 the Collective Studio

从视觉感受上来说,玛瑙显得比较温润,而金属则是略显凌厉,二者相结合,可以让它带来的整体效果相对温和,与周围环境的搭配要求也得到了降低。

图片来自 The Collective Studio

而在缟玛瑙的选材上,也并没有选择纹理过于粗放、颜色过于鲜艳的原料;但也并不是“清淡”到毫无存在感。

图片来自 The Collective Studio

其实,这是GHYCZY首次在其产品中选用玛瑙类材料。相比玻璃的冷淡和木头的沉稳,充满了不规则纹理与多变色彩的缟玛瑙带给了桌面新的可能性。

Peter Ghyczy 与 Felix Ghyczy

GHYCZY创始人兼首席设计师Peter Ghyczy说道:“在2018年的系列中,我的目标是提出新的设计来补充我们现有的产品范围,并且使用现有的新材料,例如缟玛瑙,并发挥GHYCZY美学的触感。一如既往,我的设计从这些角度和目的出发。它们基于我以新的方式应用的技术解决方案。 技术一次又一次地在决定其形式方面起着核心作用——也就是说,理性的力量贯穿整个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