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美国女权主义运动和艺术创作历史悠久,而美国第一家以女性主义艺术作品为主题的公共场所——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的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Elizabeth A. Sackler Center for Feminist Art)至今才不过十年的光景。

伊丽莎白·赛克勒女士(左)与好友朱迪·芝加哥,在2014年布鲁克林博物馆举办的艺术家活动中相聚

一般认为,在西方世界,女性主义艺术史开始于20世纪70年代初。1971年,琳达·诺克林(Linda Nochlin)发表文章《为什么没有伟大的女性艺术家?》,首次提出了“艺术家成就和性别是否有关系”的问题。诺克林将艺术史缺乏伟大女性艺术家记载的矛头指向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文化及制度,认为女性在艺术史中处于被观看与玩赏的地位,她们被生育与家庭的责任所束缚,甚少作为艺术家载入史册。这一探索为女性主义艺术提供了一个理论支点,也让艺术史的叙述开始对女性投入更多的关注。女性主义艺术家朱迪·芝加哥,1979年的作品《晚宴》,则是欧姬芙花朵的延伸。这件作品耗时6年,耗资25万美元,是一个划时代的女性主义艺术作品。

朱迪·芝加哥《晚宴》,1973-1979年,意在邀请西方神话和历史中,从原始女神到乔治亚·欧姬芙等39位杰出女性共进晚宴,同时将999个杰出女性的名字记录在装置中央的白色陶瓷地板中。

欧姬芙的盘子显得尤为丰满,如油彩颜料堆叠起的花朵,具有她标志性的深邃色彩

《晚宴》最后的一个席位,留给了乔治亚·欧姬芙,她也是当时的晚宴名单中,唯一在世的女性。70年代,随女性主义运动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女性主义艺术家与作品,以激进、大胆的面貌走入了公众的视野。在这之中,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无疑是领军人物。其代表作——《晚宴》,为一个公众艺术计划,在三年间邀请了400余位志愿者参与其中。

晚宴(入口处海报)

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展厅局部)

朱迪·芝加哥,晚宴,1974-79,陶瓷、纺织品,146.3 × 146.3 m,布鲁克林博物馆藏

作品虚构了一场盛大的晚宴,晚宴的场所由三组长14.63米的桌子围成一个巨大的等边三角形。三角形象征女性,等边象征平等。每张桌子分成13个单元,配置一块绣着女性名字及与其贡献相关的图形或符号的桌旗,以及餐巾、餐具、酒杯和陶瓷盘子。晚宴拟邀请三组,共39位女性参加。坐在同一张桌子的13位女士对应《圣经》“最后的晚餐”中的13位男士,整个装置意味着邀请从原始女神到乔治亚•奥基弗等39位杰出女性共进晚宴。晚宴所用盘子中,盛有像蝴蝶或花朵一样的女性生殖器。

《晚宴》局部

它们按次序从平面逐渐从变成高浮雕,象征现代女性逐渐获得独立与平等。此外,999位杰出女性的名字记录在装置中央的白色陶瓷地板中。作品还包括一系列补充文字信息,如横幅、时间表及由3本书组成的展览出版物,提供了每位女性的背景资料,及作品创作过程的相关信息。

《晚宴》局部

《晚宴》局部

在1974到1979年间,《晚宴》这件作品在六个国家举行的16场展览中,被超过百万人观看。观众的热情却与出版杂志、刊物的消极评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作品备受争议,毁誉参半。直到2002年,在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士的支持下,《晚宴》在布鲁克林博物馆展出,才受到了纽约艺术界的广泛关注与肯定。此后,伊丽莎白·A·赛克勒基金会将这一作品捐赠给布鲁克林博物馆。布鲁克林博物馆位于美国纽约市布鲁克林区,是一座综合性的艺术、历史博物馆。其复杂艺术风格的建筑是一种混合型的新古典主义建筑形式。这种形式多用于大型纪念建筑,在此却成为了博物馆立足多元文化共存现状,有机融合美国本土艺术、亚非艺术与欧洲古典艺术的形象代言。

《晚宴》局部

《晚宴》局部

2007年,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士在布鲁克林博物馆四楼创立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晚宴》成为了中心的镇馆之宝,同时也是中心整体设计的核心,与中心内的其他展览交相辉映。作为全球首家女性主义艺术博物馆,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的创立在艺术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

埃莉诺Eleanor of Aquitaine 欧洲中世纪最有财富和权力的女人之一

《晚宴》(局部),瓷盘中描绘的女性生殖器图案

《晚宴》(局部),瓷盘中描绘的女性生殖器图案

这种意义既反映在中心的展览中,更体现于中心的创始人——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士身上。伊丽莎白·A·赛克勒是朱迪·芝加哥的伯乐,也是其事业的合作者。作为女性主义艺术的开山鼻祖,芝加哥曾谈到:“我创作《晚宴》的目的就是要用艺术来表明女性在人类历史进程中的贡献以及所取得的成就,并使作品永久地保存下来。我在对历史的研究中发现,女性的很多成就被历史所忽略,历史的文献与资料中也鲜有女性成就的记载。

《晚宴》(局部),瓷盘中描绘的女性生殖器图案

《晚宴》(局部),瓷盘中描绘的女性生殖器图案

《晚宴》(局部),瓷盘中描绘的女性生殖器图案

因此,我希望通过我的作品改变人们对女性的看法,确保女性的历史能被公正地书写,女性能得到人们的尊重和保护。”这一理解显然与伊丽莎白·A·赛克勒本人的思考与理念是相符的。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的创立正是要为优秀的女性主义艺术作品提供展示平台,为杰出的世界女性主义者创造良好的发展空间。

《晚宴》(局部),瓷盘中描绘的女性生殖器图案

《晚宴》(局部),瓷盘中描绘的女性生殖器图案

中心创始人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士本人就是一位卓越的女性。她是一位公共史学家、艺术抗议者、美国印第安人保护者、阿瑟·M·赛克勒基金会主席,家族因长久致力于艺术慈善与资助,而拥有良好的名声。亚瑟·M·赛克勒的艺术赞助对象包括以收藏亚洲各国艺术品为主的亚瑟·M·赛克勒美术馆,及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伊丽莎白·A·赛克勒则更关注女性主义艺术与女权运动的历史文献。

朱迪·芝加哥在制作《晚宴》入口处的海报

2000年,她被选举为布鲁克林博物馆董事会主席,成为博物馆近200年历史上的首位女性董事会主席。在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建立后,伊丽莎白·A·赛克勒更频繁穿梭于世界各地,物色优秀的艺术作品与艺术家,同时建立了免费开放的世界女性艺术家网络数据库,致力于向外界传达不同的女性对世界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朱迪·芝加哥在创作中

2012年,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设立了赛克勒中心年度最佳奖项(Sackler Center First Awards)。这一奖项由伊丽莎白·A·赛克勒与葛萝莉亚·史丹能(Gloria Steinem)设立,奖座由朱迪·芝加哥设计。奖项每年颁发给不同领域的杰出女性,以表彰她们打破性别的藩篱及在专业领域所作出的卓越贡献。该奖项曾授予百老汇音乐剧导演朱丽·泰莫(Julie Taymor)、律师安妮塔·F·希尔(Anita F. Hill)、社会活动家安吉拉·Y·戴维斯( Angela Y. Davis)等杰出女性或女性权益的捍卫者。2015年中心创造性地将这一奖项颁给了纽约时尚界的木偶“猪小姐”(Miss Piggy),以褒奖这一银幕角色在40多年来,用闪烁女性主义光辉的形象,坚韧、富有决心而不失幽默地激励了世界各地的一代代女性。发展至80年代,女性主义艺术开始否定传统女性主义的男女平等概念,强调两性差异的绝对性与阶级、民族等因素。这其中受到了全球化浪潮的影响。而在创立初期,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已凸显了对“全球化”的关注,及广阔的国际视野。其开幕展览名为“全球女性主义”,邀请了来自50个国家和地区的90多位艺术家参展,其中包括:中国台湾的张夏翡、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米歇尔·玛吉玛、印度的戴阿妮特·辛格等艺术家,回顾了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世界范围内的女性艺术家的不同作品。

“赛克勒中心年度最佳奖项”颁奖现场

为世界各地少数族群未受关注的女性发声,也是该中心策展的一个愿景。2015年,中心策划南非女性艺术家Zanele Muholi的个展“ Isibonelo/Evidence”。艺术家通过摄影、视频和装置,将艺术作品与人权活动结合,将南非黑人女同性恋和变性人社区的现状与困境展示在世人眼前。2017年,中心又聚焦美国的黑人妇女,策划了“我们需要一场改革:黑人激进妇女,1965–85”(We Wanted a Revolution: Black Radical Women, 1965–85)。展览考察了1965–1985年以来,第二次女权运动浪潮中黑人妇女的社会、文化以及审美,为主流社会所不曾关注的黑人女艺术家提供了发声的契机。

朱迪·芝加哥

2017年,伊丽莎白·A·赛克勒女性主义艺术中心迎来了它的10周岁生日,布鲁克林博物馆也计划推出一系列关于女性主义的展览项目,并将之命名为“这一年,只对女性主义说YES”。回望历史,较之20世纪70年代,今天的女艺术家与艺术品无疑得到了更多的观众与公开展览的机会。然而,现实中的女性却远未摆脱“第二性”的身份。或者,直到我们不再需要一座女性主义博物馆来展示当代女性主义的艺术品时,女性主义才算获得真正意义的凯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