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尽管民族主义、分离主义和制造业回归本土的声音此起彼伏,全球化的步伐并不会因此放缓。伴随着跨境交流的和信息流的爆炸性增长,全球化的游戏规则发生改变,部分玩家将获得竞争优势,全球化步向了全新的发展阶段。

img-une-fashion-business

在这个全新的商业环境中,全球化很容易被当成一个负面的词。在全球很多地方,我们看到民族主义势力抬头,许多国家提出带有保护主义色彩的立场和提议,比如“美国制造”。一个实际的后果便是全球贸易联盟的重组,贸易环境也随之变化。例如,美国退出泛太平洋贸易协定就很有可能影响美国时尚产业的进出口贸易。(影响也会波及全球时尚产业,毕竟美国是全球最大服饰进口国。)该事件的一系列影响,加之在许多传统制造业中心不断上升的劳动成本和科技的进步,会让时装制造业回归美国在商业上变得切实可行。这一点在麦肯基近期出版的《服饰首席采购官调查报告》中得到了印证。与此同时,消费也转向了世界各大生产制造中心,有着本土制造和贸易网络的支持,中国和印度的本土品牌和零售商正在茁壮成长。

但是声称全球化势头正在减弱的观点也显得有些夸张。即使一些国家的分离主义政策愈发明显,全球化依然势不可挡。我们正在进入一个由数联网和信息流所驱动的全球化新阶段,而这将让全世界联系得更为紧密。自2005年开始,跨境流量增加了近80倍,而在过去10年件,信息流让世界GDP增长了至少10%。如今信息流对GDP的影响已经要比全球商品贸易更大。该趋势预计将持续发展下去,跨境流量预计在未来4年翻5倍。新形式的信息交流方式将会出现。比如,思科就预测,40%的全球设备及其联络至2019年将为机器对机器(M2M)的通信。

很大一部分的全球数据流动来自公司内部流量。这包括进行交易、追逐信息以及与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进行内部沟通。多年来,大型的成功企业通过建立自己的系统来进行跨界互动而节省了大笔的成本,对于小型公司来说,这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不过近期信息交流的快速发展为企业提供了低廉而开放的沟通工具,不管是平台运营系统还是社交媒体。不仅是企业,个体在新一轮的全球数字化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超过9亿人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了跨境交流。截止2020年,消费者将预计在跨境电商消费超过1万亿美元。最大的线上生态网络,诸如Facebook、Youtube、微信和Whatsapp的用户数量与国家人口数达到了同一量级。在2013到2015年间,Facebook上的中小企业超过了6000万个。这些生态系统的出现不仅强化了全球市场的透明度和效率,还通过减少国际交流和交易的成本实现了全球联网的民主化。

能够轻易完成全球联网也让时装产业变得竞争激烈。大公司从实体渠道到专有系统再到跨境交流的优势,都将不复存在。在2018年,越来越多的时装企业将抓住新的机会进入新的市场,互联性允许他们通过自身或第三方平台与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顾客建立联系。公司将能够在没有任何实体接触的情况下进入新的市场。这种改变对于年轻时装品牌来说尤为有利。他们如今有潜力获得全球市场并成为“小型的跨国企业”。在麦肯锡近日公布的全球研究调查中,86%的新晋企业表示他们至少在从事一项跨境活动。一个值得关注的案例是电商平台Matchesfashion.com。其一开始仅为一间位于伦敦的小型社区连锁精品店,如今却通过线上渠道拓展到了全球190个国家。来自亚洲的制造企业直接开发品牌并直接与消费者建立联系。没有了那些传统优势,老牌时装企业需要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竞争,并迎战越来越多元化的创业公司,他们都靠着互联网而变成了有力竞争者。

African_Fashion_in_Uganda_03

成功的跨国企业也将从不断加强的互联性中受益。他们可以通过虚拟连接简化现有的时装运营体系和内部沟通流程,并通过实时信息获取进行系统升级。与小公司相似,大公司的领导者亦可以通过数码生态系统与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取得联系,尤其是新的产品领域或者高速增长的新兴市场。时装企业和境外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之间的线上合作模式将变得更为透明及高效。时装产业价值链中的透明度、可跟踪性和信任将能通过区块链技术得到进一步提升。企业将更轻易抓住散落全球的好点子,跟上流行趋势,高效挖掘国际人才,众筹全球创意,并与地球另一端的创意社群合力完成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