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澎湃新闻 作者:陈彦君2017-12-27 09:50

在这森林中呆了不到一个小时,《丛林之书》中的故事便开始在我脑海里上下翩飞。刚在这边看到一只雄性孟加拉虎,又在那边窥到老虎妈妈带着两只幼崽。不远处,是它们刚刚觅食后留下的血淋淋“大餐”,快速穿梭的吉普车载着我们在各种大型猫科动物间飞驰,但是一切却如电影般飘渺迷离,亦幻亦真。

傍晚的狩猎旅行,吉普车行驶在泥泞的小路上,车轮掀起层层尘埃。

位于印度中央邦那格浦尔市郊外的坎哈老虎自然保护区(Kanha Tiger Reserve),以丰富的野生孟加拉虎资源闻名。该保护区建立于1955年,是印度最早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同时也是全国管理最好的一批林区。印度近十年来最伟大的动物保护成就之一,沼鹿就是在这里从几近灭绝的边缘被拯救了回来。

让坎哈老虎自然保护区变得知名的,除了沼鹿,还有《丛林之书》。这本由鲁德亚德·吉卜林在1894年创作的经典儿童读物,讲述了一个小男孩被狼群养大的故事,坎哈就是故事发生的背景地。

开车经过高耸笔直的婆娑双树

我们乘坐通宵列车,从德里到贾巴尔普尔,之后又开了三个小时的车,才最终到达坎哈,这个吉卜林笔下的神秘森林。我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激动地欢呼着。我曾经反复阅读这部小说,又被电影中的镜头深深吸引,在这个故事中,动物们团结一致,和谐共处,最让我着迷的是“丛林之王”谢尔汗,目前保护区公园中共有78只老虎,在本州五个主要的老虎保护区中名列前茅,我猜想自己将会在这里遇到谢尔汗的后人。

清晨6点,天还没有亮,我们把车开到森林入口,找机会跟当地导游汇合。我们在微寒的晨雾中瑟瑟发抖,待晨光渐渐收起寒气,整个园区则慢慢张开沉睡的双眼,在我们眼前苏醒过来。

郁郁葱葱的草地间点缀着葳蕤的森林和清澈的小溪,我们的目光好似被钉在了画卷上无法离开。一对白斑鹿在穿过眼前蜿蜒的小路,步伐轻盈,不慌不忙;一群印度野牛在一旁悠闲地吃草,看到我们开车经过,漫不经心地抬起头;银色乌叶猴列队站在路两边,想来它们应该早已习惯每天早上“二脚兽们”列队路过的固定节目了。

一群白斑鹿警惕地看着我们

竹子和婆娑双树遮天蔽日,形成了一条葱葱郁郁的隧道,在里面行驶的时候,我们的向导说,中央邦这条绵延千里的绿色走廊一直延伸到印度的另一个邦,马哈拉施特拉邦,在吉卜林的时代,也就是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早期,这里庇佑了成千上万的野生动物。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距离坎哈140公里的蓬其老虎保护区(Pench Tiger Reserve),也自称是《丛林之书》故事发生的场所;300公里外,西面的萨特普拉国家公园(Satpura National Park),则自称是充满喜感的树懒熊(丛林之书中的巴鲁)的核心生活区,虽然这种熊在坎哈也能找到不少。

可惜的是,巴拉西,书中狡猾慈爱的黑豹,在整个区域里销声匿迹了,人们只能前往印度南部的热带雨林以期觅得它们的踪迹。我还记得卡奥阿,那条狡猾无比的巨蟒,因为拥有催眠敌人的能力而在所有动物中脱颖而出,但是和猎豹一样的是,巨蟒也从坎哈消失了。

一只成年叶猴和她的宝宝,在安静的早晨依偎在一起。

我们一边开车,一边寻找老虎的脚印,有些还是夜里新留下的。司机经过某个地方时,在路边停了下来,举起手指示意我们安静。

一群在灌木丛中吃草水鹿首先发出了微不可闻的警报声,但是这信息迅速被挂在树上的叶猴接收到了。突然我们听见了一阵喧哗,其他几辆吉普车也开到了这个地方,马上这里就聚满了对野生动物翘首期盼的人们。“嘘”,我们的向导示意,并努力解释着水鹿发出的越来越强警报信号。

眼前一阵眼花缭乱,一只雌性老虎从森林里跳出来,径直站在我们的车前。我们被吓得动弹不得,几秒钟后才记得要掏出相机,咔嚓咔嚓记录下她的飒爽英姿。我回过神来,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一只老虎小崽从它的家长身后跳出来,小心翼翼的在我眼前走过,虎妈妈似乎也并不着急,慢慢地踱步,伸个懒腰舒展黄褐色的身体,就像是故意表演给我们这群观众看似的。看起来,谢尔汗的后代们仍然是这片森林的统治者。

威严的谢尔汗出现了

一开始我们忙于寻找老虎,忽视了此地丰富的鸟类。寿带鸟、白领翠鸟、大盘尾雀在树上栖息,横斑腹小鸮在其筑巢的树洞里唧啾,一群蛇雕低空盘旋,一只印度棕胸佛法僧起飞,它亮蓝色的翅膀在天空中闪闪发光。除此之外,我们还邂逅了著名的沼鹿,它们多叉的鹿角直冲冲地指向天空。

快到正午时,我刚开始要在暖和的阳光中打瞌睡,向导突然喊了一声“花豹!”

藏在棕色的草丛间、目光炯炯的盯着我们的,正是另一种大型猫科动物——花豹。花豹是很难看到的,这也算我们这次行程的额外福利了。但是和老虎不一样,这只豹子可没有什么表演欲,在听到我的声音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一只印度棕胸佛法僧在空中飞翔

无论如何,可以确定的是,现在的坎哈和吉卜林时代的坎哈并无二致,这里仍有一块不为时间所动、神秘且充满传奇的土地属于那些被作家与读者们爱过的野生动物们。看到它们繁衍栖息,相安无事的共存,就足以令人感到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