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北京青年报 作者:剀弟2017-12-26 10:17

预计2022年建成的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是故宫博物院在内地以外首个以“故宫”名义兴建的场馆。博物馆位于西九文化区西部海滨,将有7600平方米的展厅,用于展出故宫博物院的部分藏品。开馆大展将包括书画、陶瓷、青铜器等在内的900件故宫珍藏,同时,这里将优先展出故宫收藏的外国文物,与海上丝绸之路有关的展品和与香港有文化联系的文物藏品。

1

建筑是一种处理关系的艺术。不仅对于建筑本身,由公共建筑引发的各种问题和讨论,都说明了“关系”这个词的分量。

自从2016年西九文化区管理局董事局及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委任严迅奇作为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建筑设计代表之后,因为没有采用惯常的公开招标形式,引起了一些争议,建筑师本人也成为众矢之的,虽然各种原因均被陈述,例如资金的限制,避免不可控因素,文化因素考虑等等,但是有些人还是不买账。

严迅奇是香港本土长大成才的建筑师,被誉为香港神童式国际建筑大师,毕业不到十年,就在国际性的公开设计比赛——巴士底歌剧院国际竞赛方案中获得一等奖,之后基本都在香港发展,设计主持项目遍布整个香港。

故宫背负太多的文化政治含义,遥想当年台北故宫建筑方案竞标始末,便知道建筑理念最好的作品,并不一定能最终实现,从文化角度来看,设计一个故宫文化博物馆,肯定逃不掉处理传承和都市的关系这一议题。

与北京、南京、西安等历史古都相比,香港其实并没有什么非看不可的文物,其街道文化也很难进“大雅之堂”,兴建博物馆,其实是提供一个交流教育的场所,对于不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国际化”香港人来说,在岛内坐地铁就能看到祖国千年文物,确实是一件让人期待和关注的文化事件。

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要如何既体现中国文化内涵,又反映作为国际都市的香港的当代性呢?不可能复制一个故宫。传统文化在建筑中,不是比照一套古代形制,而是一种空间关系的递进演化。

严迅奇在巴黎巴士底歌剧院、日本东京国家剧院、香港半岛酒店二期等早期知名设计之后,近年来在内地开展了不少项目,有大有小,有实验性质的,也有大型公共建筑,比如长城脚下的公社、广州图书馆新馆、上海九间堂等,设计理念上,严迅奇注重传承与空间的表达,社群和密度的关系,最后排位才是素材选择。

北京紫禁城正是以水平延展的壮阔,层层递进的群落,让人体会到自身的渺小和建筑的纪念属性,沿着中轴线,越过一个个殿堂,崇敬之心油然而生。在建筑师眼中的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把北京紫禁城的中轴线变成垂直递进关系,通过三层中庭串联起展馆和香港的都市自然风景。博物馆外形像个倒扣的四面体,内部将北京故宫的中轴线概念,以空间立体串联的方式,融入新展馆设计。整个建筑包括七层,地下一层用来举办教育活动,地上一层包括演讲厅、活动室、商店、餐厅等,二楼可观赏香港天际线,港岛景观一览无遗,四楼中庭可欣赏大屿山景观,展览则围绕中庭布置安排。在视觉关系上,完成了一次次的变化和递进。

2

未来的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所在地——西九文化区,对寸土寸金的香港来说,真是奢侈豪华的巨型空间。但是奇怪的是,这块土地空置了至少十年,作为文化新地标的规划方案也几经改动或重来,可见香港对于这种大型空间方案的规划还是拿不太准,似乎存在各种不同意见。不管最终方案如何,故宫文化博物馆俨然是其中一环,看建筑的实际效果,也要到时候亲临才可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