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cup 作者:麦敬灏2017-12-21 11:50

荣光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对红色情有独钟,并且极爱穿着红色服装。直到后来为了经营更成熟的形象才更改衣着配色,并反过来命令宫内的人穿上她所爱的红,继续彰显其权力和财力。 

Attributed_to_William_Scrots_-_Elizabeth_I_when_a_Princess_1533-1603_-_Google_Art_Project_16

图片来源:Elizabeth I when a Princess/Google Art Project

光为基督教上帝的象征,所以光就是至善至美。欧洲中世纪时,坊间万事万物因由,全以宗教理论作解说,色彩在黑暗之中看不见,只在白天有光的时候,才看得清楚,所以光与彩,在中世纪欧洲人心中,就是美与善。

当时色彩染料,得来不易,非常昂贵。蓝红衣衫,在现代城市人眼中,或许易「撞色」,引人注目却不一定顺眼,但在中世纪时,这些鲜色衣袍就是美服贵服,「撞得起色」的人非富则贵,所以就算「撞」得不美也是不要紧的。

当时学者汤玛士阿奎拿(Thomas Aquinas)曾说,美有三种元素:第一是比例匀称、第二是诚实完整(integrity)、第三是光彩「清亮」(拉丁语:claritas)。这位学者说,上帝创造万物,万物皆壮丽动人,这种动人之情就由明亮的色彩而来。万物各种色彩和谐交织在世间,就是美。

万物在上帝创世时,就各有色彩,但不是所有色彩都是「清亮」的。人因而认为,事物的「清亮」与否,必与此物的善恶相关。贵族美服,就是有红蓝黄绿之类鲜色,配以金银宝石,鲜色布料令着衣者一身色彩丰富,而珠宝金银闪烁,则能令人变得更「清亮」。在中世纪初期,蓝色与绿色因染料生产技术受限,并不明亮,两种颜色在当时有卑贱的意味。直到 12 世纪之后,因为蓝色在教堂彩绘玻璃窗上显得神圣,彷如与天堂相接,蓝色就渐有贵气。黄色代表的意思有点复杂,代表黄金的时候就是美和富有,但黄色也曾经代表当地的异教徒、疯汉、流民,也令人联想起懦夫,以及受社会排斥的种种异类。红色在中世纪初期,西班牙神学家圣依西多禄(Isidore of Seville)认为最美的发色是红与金,红色的外套(surcoat)及马衣(caparison)代表贵族和气概,不过刽子手和妓女也曾以红色作代表颜色。

绿色也美,圣维克托的休格(Hugh of Saint Victor)在 12 世纪曾写道,绿色比其他颜色美,因绿色令人想起春回大地,万物生机勃勃,欣欣向荣,众新生命一同看着上帝的光芒长大。绿色代表自然,红色代表激情,似乎在今日现代都市中依旧没有改变。

Monstrous_Cavalry

11 世纪僧侣作品 Saint-Sever Beatus,内容题材取自圣经默示录。 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Les_Très_Riches_Heures_du_duc_de_Berry_Janvier

15 世纪「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 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现代人之谓「撞色」,在中世纪前半期是不要紧的,直到 13 世纪之后,才有学者认为不妥,谓鲜色虽美,但每种颜色的「清亮度」不同,绘画者要保持各种颜色「清亮度」的和谐,用色的比例要保持恰当,才能令画作至美至善。若以中世纪初的僧侣画作与中世纪后期宫廷画册作对照,就会发现,中世纪中期之后的画作中,贵族大衣虽依然有红蓝绿鲜色极抢眼,衣色也可能「撞」得不妥,不过画面整体的用色,却有和谐的美感。而在中世纪中期之前,例如 11 世纪僧侣以默示录为题的画作,在今人眼中,各画的用色实在是重得夸张。

近年在公众场所,偶见有广告海报或招牌甚至告示牌用色,居然「复古」,字与底色的红黄蓝配搭,沉重如 11 世纪僧侣的默示录画,使人不禁想起几年前,韩国歌星 PSY 流行音乐录像名作「江南 Style」中种种「撞色」戏谑。中世纪染料与金银皆极昂贵,平民百姓的衣衫不染色,与植物同色,贵族王室的衣衫则用染色布以显贵,染色布是为身份而用,而不是为抢眼而用。现今染料生产技术发达,印刷技术精良,印刷机能印出千万种颜色,且成本廉宜,抢眼招牌广告早已堆满街巷商场。广告招牌的蓝底红字、或黄底红字、或红底绿字,色重如 11 世纪的默示录画,招牌又装有二极管闪灯,令图文闪如金银宝石。「撞色」如此,或能引人注意,或能在一众抢眼广告中更显眼,却难以令人想起那色寡年代的中世纪「富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