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美食

澎湃新闻 作者:钱成熙2017-12-21 09:51

“我们新斯科舍省的人过圣诞节从来不吃什么火鸡或是鹅,我们只吃……“Pam一边开车一边说,难掩兴奋之情,我帮她补充完了这句话,“你们只吃龙虾。”

“太对了!”

来新斯科舍刚刚几天,我已经接受了一番关于龙虾知识的洗礼。甚至,新斯科舍省的龙虾很可能在我意识到之前就已经和我有过亲密接触了。打开谷歌输入“新斯科舍省 龙虾”这样的关键词,无数新闻会告诉你中国人在过去的几年中消费了多少来自此地的加拿大龙虾,比如,仅2016年一年,中国人就吃了7亿人民币的新斯科舍龙虾。其中恐怕有不少,是以“波士顿龙虾”之名进入我们的口腹的。

来自缅因海域的真正的波士顿龙虾据说口味不佳,只能被做成龙虾罐头。而被冠以其名的新斯科舍省的龙虾成长于北大西洋的冷水中,才是我们餐桌上的真正主角。

新斯科舍省在哪儿?它位于加拿大的东南角,属于加拿大的大西洋四省之一,面积很小,但海岸线绵长。每年,全世界消费中几乎一半的大西洋硬壳龙虾都产自新斯科舍省。在新斯科舍出生成长的Pam毫无疑问是吃着龙虾长大的。她的哥哥是个钓龙虾好手,从小,龙虾就是家里所有大日子的节日美食。“我们从来不在餐厅吃龙虾。”她自豪地说。

当然这不意味着餐厅没有龙虾吃,事实证明,在这里,顿顿都可以吃龙虾。

龙虾初体验

在Cape d’Or,我第一次看到新斯科舍省壮美的海岸线。在这里,芬迪湾并不那么平静的海水拍打着嶙峋的峭壁和铅灰色的海滩,松林生长在悬崖边缘,为山崖上的火棘、醋栗和忍冬遮挡海风。新斯科舍省的名字Nova Scotia是拉丁文,意为新苏格兰。眼前的冷冽、萧肃似乎确实不难让甫到这片新大陆的苏格兰移民想起家乡的山山水水。

从远方眺望灯塔所在

一座白色灯塔出现在悬崖顶部的一片平坦草地上,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Darcy在此运营着只有四个房间的家庭旅馆,以及一间餐厅“灯塔厨房”。房间很舒适,共用的客厅尤其有家庭气氛。安顿好后,我们来到餐厅,让Darcy给我们上一堂龙虾课。

龙虾被放在盘子里,它们刚被捕捞不久,还活着,在空气中伸展它们的大鳌。严格来说,它们并不是真正的“龙虾”,而是海鳌虾。和龙虾的区别之一便是这对大鳌。此外,不像它们这些加拿大亲戚,真正的龙虾生活在温暖的海域,比如加勒比海,或者澳大利亚,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澳龙”的产地。

产自新斯科舍这片水域的龙虾即便离开海水,也可以在低温下存活两到三天,这也是它得以大量出口的原因之一。

第一课是区分公母,这一招十分有用。因为一路上总有人用这个问题来测试我们的加拿大龙虾知识。实际上并不复杂,最直接的做法是翻过来看龙虾的肚子,有籽的当然是雌性龙虾。此外,雌龙虾的尾部更为宽扁,便于产卵。还可以摸摸它们的触须和腰部,雌龙虾的这两个部位相较雄性龙虾都更为柔软。

Darcy和刚刚煮出的龙虾

学完了理论知识,当然是实际体验。Darcy灌了一桶新鲜海水,将桶放到室外的炉子上,水开之后,所有龙虾都被倒了进去。

龙虾没有大脑,神经系统十分分散,据说它们因此感受不到进入热水的疼痛。人类用这种理论自我安慰。

Darcy一边和我们聊天一边掐着表,一到十二分钟就赶忙去将龙虾出锅。这一顿龙虾餐是最为简单,也是最为北美日常的龙虾做法。用海水白煮,配柠檬汁和黄油吃,当然,不配任何佐料的龙虾肉只要足够新鲜,就很可口。

除了龙虾,灯塔厨房的其他菜式也十分美味

“穿苏格兰裙的大厨”

虽然穿着苏格兰裙,但Alain Bosse倒不是 这块“新苏格兰”土地上的苏格兰人后裔。他的祖先是法国移民。作为大厨,他圆圆的脑袋,敦实的身材,再加上法国味儿的英语,看上去特别让人信服。

Alain是新斯科舍省的明星主厨,做饭、写书、上电视。除此以外,他还在他位于风景如画的皮克图小镇的家中开展烹饪体验课。体验课名额紧张,一次最多接待七八位“学生”,我们是幸运儿之一。

烹饪体验应当从一早的生鲜市场开始,不过由于行程紧张,待我们在下午五点抵达Alain的家时,餐厅里的食材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

食材已为我们准备好

龙虾依然是这次体验的主角。Alain教我们如何分解已经煮好的龙虾,并拆出虾肉。头尾分离,掰断大鳌,扭转关节……对于有充分拆解大闸蟹经验的我来说,这倒不是难事。所有十几个龙虾都物尽其用:肉质最丰富的龙虾尾用黄油焗作为主菜,虾头、虾脚则在用黄油和香菜翻炒后,用来熬煮厚厚的奶油龙虾汤,装盘时再装上拆下来的虾鳌肉。

用许多香料和黄油炒制龙虾尾

前菜是用多余的水煮龙虾肉,撒上柠檬汁腌制,再配上口感清新的西芹、苹果、黄瓜等食材做的Ceviche。这也是当晚唯一一道不使用大量黄油烹饪的菜。

认养龙虾

离Alain家不远便是渔业博物馆以及龙虾孵化场——Northumberland Fisheries Museum & Lobster Hatchery。这是一座迷你又亲切的社区博物馆,展出了当地的百年来的渔业捕捞史,展品中有渔民们穿的水下作业服,获奖无数的渔船“银色子弹”,甚至还有渔网、渔船。带领我们参观的一位志愿者Dave就曾是一位渔民,指着这些渔业用具,这位已经八十高龄的老爷爷揭露了许多他当年的好朋友的“糗事”。这些高龄的志愿者本身,就是当地渔业的活历史书。

龙虾孵化场则是一个令人大开眼界的所在。志愿者告诉我们,龙虾被认为是长生不老的生物,只要它们可以一直蜕壳,且不遇到天敌,那它们就可以无限长大。龙虾在生命的最初几年中,一年需要蜕壳数次,长大后则是2-3年蜕壳一次。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龙虾便被捕获于新斯科舍省的海域,它长1.06米,有20公斤重。科学家根据它的体型推测它起码有65岁了。

龙虾孵化场里的雌性龙虾已到产卵季

龙虾孵化场里有许多刚刚从龙虾卵孵化出的龙虾宝宝,习惯了成年龙虾体型的人,看到它们时,不,应该说是用肉眼在水缸中好不容易找到它们时,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些刚几个月或者一岁大的“小龙虾”在体型上不会比一只小虾米更大。

好了,重头戏的时间到了,志愿者从水缸中舀出一只龙虾宝宝,它马上要被我认养并放归大海。

即将被放归大海的龙虾

看着它的渺小身材,我心情犹豫。像这样一只小虾米,在茫茫大海中生存下来,并长成一只标准的,至少三四十公分长的成年龙虾的概率是多少呢?我以一位自己不太喜欢的历史人物的名字为它命名,迷信地希望这样增大它生存的几率,将它连同海水,倒入了通向大海的管道。

2015年有一部名叫《龙虾》的反乌托邦电影。电影中,所有在规定时间内找不到伴侣的单身者都会被改造成动物。科林·法瑞尔饰演的男主角不想找到伴侣,只想变成一只龙虾。但是,现在我们知道,龙虾的生活,也并不比在反乌托邦社会中的人类的生活更容易一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