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2017年12月19日晚,中国嘉德2017年秋拍“当代艺术夜场”在嘉德艺术中心举槌,本场共29 件精品上拍。其中,陈逸飞《玉堂春暖》以1800万元起拍,1.3亿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1.495亿元成交,创其作品拍卖纪录,打破了2011年5月中国嘉德春拍陈逸飞《山地风》8165万元的拍卖纪录,也是写实油画作品的纪录,据悉,此画被龙美术馆创始人刘益谦竞得。(拍前估价:RMB 25,000,000-35,000,000)

1

陈逸飞  海上旧梦系列之二《玉堂春暖》 1993 年 布面 油画 169.5×243.5cm

发表:

1、《CHEN YIFEI 陈逸飞》,P68-69,玛勃洛艺术(伦敦)有限公司,1996年出版;

2、《上海油画雕塑院四十年》,P106,上海教育出版社,2005年10月出版;

3、《唯美至上》,P28,天津杨柳青画社,2005年10月出版;

4、《陈逸飞》,P70-71,天津杨柳青画社,2008年4月出版;

5、《陈逸飞》,P314-315,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10年3月出版;

6、《CHEN YI FEI》,图版17,玛勃洛艺术(伦敦)有限公司。

展出:

1、陈逸飞回顾展,上海博物馆,上海,1996年12月22日-1997年1月19日;

2、陈逸飞回顾展,中国美术馆,北京,1997年2月1日-3月1日。

陈逸飞在20世纪90年代正开始创作他的海上旧梦系列、西藏系列,并同时进行视觉艺术拓展的艺术实验,与之同时,其原来的“水乡”和“古典仕女”系列仍持续发展。《玉堂春暖》作为其“海上旧梦”系列之一(同系列还创作了《黄金岁月》《春风沉醉》等),正是该时期最重要的作品,在国内外众多画册中出版,并作为陈逸飞最重要的代表作多次被引用。该幅作品完成于1993年,并于这一年在香港拍场成交。此作高169.5厘米, 宽243.5厘米,是当时陈逸飞拍卖作品中尺幅最大的一件,以近200万港币的价格取得当时中国艺术家油画拍价的最高纪录。

2

陈逸飞

3

陈逸飞 海上旧梦系列之一 《黄金岁月》

《玉堂春暖》用陈逸飞典型的古典写实风格创作而成,在一片橘黄色为主的暖色调中营造出民国时期老上海纸醉金迷的流金岁月。画面左方一青衣,正是经典京剧《玉堂春》里的主角玉堂春(又名苏三),画中11个人物以青衣水袖为界分为两组,左边二位从衣着打扮看应为戏班中人;右侧八位则为看戏众人。

4

5

玉堂春暖(局部)

在人物设计上,特别是画中女士的服饰——玉堂春的青衣打扮与观戏名媛的锦缎旗袍、珠光宝气形成鲜明对比;而圆桌上的传统曲柄长颈鼓腹铜壶和六角刻花锡壶,又与两瓶来自欧罗巴的洋酒形成中西对比,一场堂会观戏的所有细节,都在昭示着二三十年代作为国际大都市的“十里洋场”其兼容并包的时代精神。玉堂春一角作为与画题直接对应的核心人物,可谓油画作品表现的重中之重。显然,陈逸飞创作这幅作品时下了很大的功夫,并通过搜集大量的资料来丰富创作。甚至陈逸飞1993年涉足影坛,完成自传性质的艺术影片《海上旧梦——陈逸飞个人随想录》就因此而来。

7

6

玉堂春暖(局部)

显而易见,陈逸飞在“海上旧梦”系列绘画创作中对传统图像符号的挪用与西方文明元素的杂然纷呈——体态娇媚、身穿盛装旗袍的名媛淑女,麻将、金丝鸟笼、京剧花旦,西洋吊灯、羊毛地毯、明清家具、洋酒、琵琶、香烟等,无疑与他1980年后赴美期间在异域文化中确立的文化身份意识和本土化创作视野密切相关。

8

1995年 陈逸飞导演电影《人约黄昏》

9

陈逸飞导演电影《海上旧梦》剧照 1993年

90年代,陈逸飞回国后,他开始广泛涉足多种领域,并着力推介“大视觉”、“大美术”的理念。在谈到为何产生创作以“海上旧梦”为主题的作品(包括电影和绘画)时,陈逸飞说:“我是个画家,严格说来是个油画家,虽然我现在生活在美国,但跟上海这块土地有着深深的缘。”对于陈逸飞而言,上海不仅仅是一个出生、成长的地方,更是其确立文化身份从而进行艺术创作的思维原点。因此他也就很清醒地意识到:“客居异乡多年,回过头来再看故乡,更冷静,更客观”。陈逸飞对迅猛的社会经济信息从不躲避,更是深度介入其中,并通过电影、服装、网络、纸媒等,在着力打造一个大视觉、大美术的艺术世界。按陈丹青的话说,“逸飞翻云覆雨花样百出调弄这时代,反倒是时代常要看他几眼,这才仿佛晓得怎样跟几步。”

10

陈逸飞音乐家系列作品《弦乐四重奏》

“海上旧梦”系列在人物塑造上与美国期间创作的“西方音乐人物肖像”和“古典仕女”系列是一脉相承的。另一方面,在油画题材上陈逸飞更体现出开创性的精神。他是第一个用油画语言来表现仕女题材的中国艺术家,同时,还把极具中国文化特色的服饰作为中国风情的代表符号表现出来。从《浔阳遗韵》中的仕女人物到《玉堂春暖》中的旗袍名媛,令人陶醉而极富中国传统特色的精神气质流露其间,这无疑是陈逸飞在对欧洲古典写实传统追根溯源,并对油画艺术语言真谛精深理解的基础上的本土化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