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澎湃新闻 作者:阿水2017-12-15 09:36

今年的各大欧美音乐榜非常年轻,或许是乐评人们想用年轻血液冲淡不快的社会氛围,新人带来新希望。

综合《Pitchfork》《Slant Magazine》《Vulture》《纽约时报》《NME》等外媒的年度榜(加上一点私心),做成这份年度欧美专辑榜单。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Higher Brothers上了《Slant Magazine》榜单23位。入榜理由是:他们的处女作《Black Cab》满载人人皆能接受的beat和flow,但歌词涉及中国文化的细节。国外乐评人听不懂普通话更不懂成都话,还不是因为马思唯酷似Kendrick Lamar的少年Q弹嗓音和中国好奇。可以听完Lamar听Higher Brothers,深潜十日,一朝出水。

1. Kendrick Lamar - DAMN.

感官为血肉,思考为骨架。换句话说,Kendrick Lamar给你Hip-hop的零门槛享受,同时保有领你到高处一览众山小的气魄。

名声再次向他侵袭,但这次他找到靠山——上帝。他塑造了一个沉溺自我的罪人想象,重生但得不到救赎,孜孜不倦地寻找神的恩惠和自由。

乐评人们对Lamar的喜爱高度一致。他的rap天赋无懈可击,提供源源不断的激灵。他兼具宏大叙事和讲故事的能力,似是探索个人和种族命运的先知。

2. Lorde - Melodrama

17岁的新西兰少女Ella Yelich-O’Connor凭《Pure Heroine》(2013)一举成名的时候,还不知道她可以走多久,四年后她20岁,二专《Melodrama》让人确定她的天赋不是青春期的灵光乍现。

《Pure Heroine》是少女站在青春期边缘对成人世界的远眺,也是对青春时代无限自由的庆祝;《Melodrama》进入更幽暗的境地,以一次戳心戳肺的分手剖开自己,在与自己的反复交锋中试图寻找完美境地。

整张专辑以穿越失控派对为线索,在合成器和鼓声为主导的冷色调音乐氛围中,Lorde在真假声的切换中分裂为几个不同的自己。

好的音乐人和歌手之外,Lorde首先是个优秀的写作者。她的词顺畅上口,机智俏皮是表象,高度的敏感和情绪化也只是扑面而来的第一印象。她笔下的这场失控派对有很强的画面感,不断闪回如卢浮宫墙上的永恒画像和稍纵即逝的夏日午后之景象。

缤纷画面里有很多个Lorde。有的Lorde切齿前任的不守诺言,叫他颤抖吧,因他将被封印在一个写作者的心中;激烈至“I'll be your quiet afternoon crush./ Be your violent overnight rush./ Make you crazy over my touch.”,她又能抽身而出,叹这一切不过是生命里一闪而过的残影。

理智的Lorde和跟踪狂神经质Lorde,在派对里纵情和冷眼旁观者的Lorde,想寻找完美之地又觉不过在徒劳消耗生命的Lorde,让我们想起自己20岁的Lorde。

3. SZA - CTRL

第60届格莱美奖的提名名单里,黑人女音乐人SZA以五项提名成为本届格莱美提名最多的女歌手。

出生于1990年,她还非常年轻,已经为Rihanna、Beyonce、Nikki Minaj等大牌写歌,得到TDE的一纸合约成为Kendrick Lamar的师妹。

很多人盼望她的首专,她的焦虑和完美主义倾向却差点让这张专辑胎死腹中。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厂牌的营销策略,但《CTRL》一出街就收到乐评人们的一致好评,就像当年的Amy Winehouse。

《CTRL》向世界敞开一个年轻姑娘的脆弱和彷徨,几乎每篇乐评都赞赏了她的诚恳。但更重要的是SZA的天赋,她极具辨识度的嗓音,她远超出年龄的老练,她音乐的高度整体性。R&B、Jazz、Hip-hop,她喜欢的同在一个深深湖泊荡漾,她的声音特别适合被不完美的灵魂听见。

4. LCD Soundsystem - American Dream

美国乐队LCD Soundsystem2002年成立,2011年宣布解散,还在纽约举行了盛大的告别演唱会。2015年乐队重组,今年的这张《American Dream》再次擦亮大家的眼睛。

迪斯科的外衣,摇滚的心,中年男的诗意和社会责任,还有对David Bowie的热爱。这可不是一张成人俱乐部的跳舞专辑,虽然它诱惑你迈开脚步。轻快多变的鼓点是水面上的闪光涟漪,水下是深邃的变形世界,引人长久凝视。

5. Vince Staples - Big Fish Theory

时机合适的话,黑人的音乐传统和天赋总能大放光彩。今年是个井喷年,24岁的Vince Staples出了二专《Big Fish Theory》。格莱美忽略了他,乐评人们可没有。

他把自己成名前在加州长岛的生活,社会议题和族群思考装进big-beat和house里。制作团队包括实验制作人Flume和Sophie,Bon Iver的Justin Vernon。他有很多问题,比如:“死亡和毁灭当前,要怎么才能享受好时光?”“我的格莱美他妈的在哪里?”

几十年前在纽约、底特律、芝加哥的俱乐部用电子和Hip-hop度过青春的年轻黑人们,Vince Staples向他们致敬。

6. Mount Eerie - A Crow Looked at Me

Phil Elverum坐在亡妻的房间,用她的乐器写了这张悼亡专辑。

他的妻子在生下小女四个月后被确诊为胰腺癌晚期,死时只有35岁。

Elverum一度无法唱出自己写下的这些歌,但时间过去,他终于鼓起勇气办了一场小小的新专辑巡演。在芝加哥Thalia Hall几百个人的现场,他唱了专辑里的歌,还有数量相当的其它歌,都与亡妻有关。他全部唱了下来,展现惊人的勇气。

这张专辑里有太多细节,他唱得又太清晰,他把别人不忍卒听的往事和丧妻的现在都唱了。现代音乐不作兴这样赤裸裸,能够听完的人都是勇士。

Phil Elverum以Mount Eerie的名义与不同音乐人合作,在自己的厂牌下发表作品,风格随心所欲从民谣、摇滚、电子到黑金属、暗潮。但这次只有一把琴,几首歌,死亡的诗。面对死亡,这是人所能倚赖的全部。

7. The Magnetic Fields - 50 Song Memoir

1999年名垂唱片史的《69 Love Songs》之后,The Magnetic Fields乐队主创Stephin Merritt再作大计。《50 Song Memoir》是他为自己50年人生所添的脚注。出生开始一年一首歌,1960年代迷幻、1970年代迪斯科、1980年代合成器流行乐,他母亲的嬉皮灵修公社时代倏忽飞到自己的纽约同性恋俱乐部岁月,私人时光之旅处处惊喜,兼具小说、回忆录和戏剧的魅力。

8. St. Vincent - MASSEDUCTION

Annie Clark以St. Vincent之名出的第五张专辑,过去十年来从未有人比她更像David Bowie。

她从音乐世家的全能才女起步,介入社会议题乃至成为社会议题。她是博学者,她是icon。

当cult音乐人大步跨向流行,《MASSEDUCTION》变成一张第一耳朵就能听进去的时髦专辑。

第一张个人专辑里就用一人包揽13件乐器向人证明自己的Annie Clark,已经过了炫耀不知节制的阶段。这张专辑自然也是丰富的,但不再比较克制。《Los Ageless》绝对惊艳,它一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流行金曲的面孔,是皮夹克和大书包,是“哐当”一声拉下的铁门帘彻底隔绝外面的世界。

9. Sampha - Process

2017年的水星奖给了Sampha的《Process》,他的声音也终于从Drake、Kanye West、Solange等大牌的和声里走到前台。

Sampha今年27岁,伦敦人,父母都已去世。母亲死于2015年,她是这张专辑里的游魂。悲伤和诚实,自省与冷静是风向,音乐人和乐评人们一致以此对抗浮夸和无脑。

Sampha的风格是“新灵魂”,但他有一颗老灵魂。他的假声脆弱又坚强,音乐像玻璃缸里的金鱼闪闪发光。如果只能听一首歌,听《Kora Sings》。多层旋律叠加,女声和声像夕阳余晖缓缓下沉,热带植物园里的蝴蝶翅膀折射最后光华。

10. Kelela - Take Me Apart

冰冷电子和温暖的R&B女声在Kelela身上毫不矛盾。这是她的第一张录音室全长专辑,制作团队里有厉害的电子音乐人,你可以在里面听到想象中的未来场景,合成器制造有序和混乱并存的超级大都会景象。但Kelela的感性声音,包含人类热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