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12副本

新疆 古于阗地区 公元五至六世纪 彩绘泥质影塑双佛陀像,高19厘米 犍陀罗 约公元三世纪 灰片岩浮雕燃灯佛授记图,长44、高23.5厘米 唐 灰陶彩绘骑马马球俑一对,高20厘米 犍陀罗 约公元三至四世纪 灰片岩浮雕药叉女像,高17.5厘米 北齐 绿釉高足杯,高7.5厘米 公元十世纪 伊斯兰透明松绿色玻璃执壶,高10.8厘米 阿富汗 约公元五至六世纪 铸青铜镶银佛陀站像,高23厘米 犍陀罗 约公元三四世纪 灰片岩浮雕佛陀头像,高22厘米 唐代 灰陶彩绘牵驼胡人俑,高40.5厘米 犍陀罗 约公元三世纪 灰片岩浮雕双婆罗门或供养人像,长27、高36.5厘米

丝绸之路的古老传奇正重新回到世界的视野之内,这是一条长约7000公里连接起欧亚大陆的大动脉。这是一条在纪元第一个千年掌握着全球财富、政治、军事、文化、艺术和宗教的命脉,世界四大文明体系—— 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汇聚在这条绵延万里的欧亚通道上,诞生在印度的佛教与璀璨的佛教艺术也沿着商旅的道路东传至中国,使中印两个伟大的文明连接在一起,佛教艺术也随之一路西来,与佛教一同融入了中国文化中,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个传播之路,实质上也是一个财富与艺术之旅,见证了人类文明史上第一次的全球化浪潮。

由香港梵亚艺术主办的专题特展“商旅与朝圣:丝路的贸易与艺术传播”日前在香港举行,展出了一批极富特点的古丝路艺术珍品,从商贸的物质文明与佛教的造像艺术两个主题来呈现丝路的繁华盛况。

公元4世纪至8世纪,是丝绸之路最辉煌的鼎盛时期,来自中亚与欧洲的豪华奢侈品是中国上流社会人士趋之若鹜的珍品,地中海地区生产的琉璃器与华贵的西亚金银器最受珍爱。本次展出的两件银碗,分别是萨珊王朝与安息帝国出品,富有浓郁的时代与地域艺术特征;三件琉璃器更是莹澈动人,它们曾经是豪门望族用来斗富炫耀的象征物,风靡一时。西域进口的金银器与琉璃器甚至在艺术形式上启发了中国的艺术工匠,将这些域外的艺术特征融入到了中国艺术品的设计之中,展出的一件珍稀北朝绿釉高足杯,就是北朝晚期河南相州窑的作品,它的棘刺纹即是吸收了萨珊或粟特纺织品上联珠纹的样式,可谓中西艺术融合的典范之作。隋唐帝国时期,人们不但使用来自西域的物品,连生活方式也大受影响,掀起“胡风”热潮,展出的一系列唐代彩绘马球俑,就是这个风潮下的产物,他们身着鲜艳的胡服,神情自信沉着,颇有上朝大国的威严仪态。

诞生于现今巴基斯坦西北部地区的犍陀罗佛教造像艺术,是另一个对中国古代艺术影响深远的重要西来元素。犍陀罗造像艺术,沿丝绸之路随西来东往的传教僧侣进入中国,对中国的石窟艺术与造像艺术影响深远。本次展出的一件极其珍贵的铜造像,来自公元五世纪前后阿富汗地区的佛陀站相,是深刻的犍陀罗艺术影响下早期的金属造像之一,传世极少,具有重要的图像学意义价值。另有一铺来自新疆古于阗的彩绘泥塑佛像,带有浓郁的犍陀罗风格,属于最早期的西域佛教艺术作品之一,极其珍贵,在大英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及东京国立博物馆均珍藏有相同作品。另有两件犍陀罗地区独有的青灰色片岩雕刻的佛教故事石板,充分显示了犍陀罗艺术的魅力,来自上世纪70年代伦敦著名收藏的燃灯佛授记,其全景式的构图与供养人高度写实的雕刻手法,都是希腊罗马雕刻的遗风。另一件面容俊秀安详的佛陀头像,显示出极为细腻生动的技法,波浪式的卷发与肉髻是佛陀圣象的标志,这件感染力极强的作品来自上世纪70年代著名的日本收藏家无尽藏的旧藏,十分难得。

本次特展推出的这些展品,荟萃丝路东西方艺术菁华,将古丝路的意义与价值,通过这一组精选的艺术珍品呈现出来,可以看到东西方文化元素、概念、技法的相互影响、启发、融合,物质文明与精神智慧,在这条古老的欧亚通道上并肩通行,昭示了人类命运一体化的理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