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澎湃新闻 作者:钱雪儿,乔梦婷2017-12-12 10:32

上海博物馆东馆的屋顶之上会有一个小型的“苏州园林”,上海图书馆东馆的设计则像公园里漂浮的一块石头、上海大歌院剧的设计灵感则来自于中国扇子,浦江足球场则借鉴了传统“中国碗”的造型等等。

12月9日,在浦东“八万吨筒仓”举行的论坛上,来自世界知名建筑公司的建筑师们分享了这些未来文化地标背后的设计历程。在他们看来,文化建筑应该以人为核心,并且同场所相融合,为市民创造丰富的公共空间,为未来的世界留下属于当代的文化财富。

作为上海城市空间季的重要活动之一,12月9日,“文化点亮城市——浦东重大文化设施详解”论坛发布了未来浦东的十大文体项目,其中包括三个市级文化设施和四个区级文化设施。论坛现场,建筑师们分享了这些建筑背后的细节与设计思路,讲述了建筑如何与场地融合,并成为以人为本的空间:上海博物馆东馆打破博物馆威严封闭的刻板定位,在“几经易稿”后呈现出兼顾多方需求的体验式博物馆形态;上海大歌剧院从人的动态与中国扇子中得到灵感,富有戏剧张力的造型同时也造就了开阔的公共空间;浦东美术馆将杜尚作品中的“第四维度”转化成设计巧妙的巨型玻璃,回应建筑所处的当下与外滩建筑群的历史……透过各位建筑师的讲述,人们能够感受到,一座建筑在落成之前,已经经历了与这座城市的融合,拥有了自己的故事,而在未来,人的使用与城市的发展将会赋予其更多的意义。

上海图书馆东馆:就像公园里漂浮的一块石头

丹麦SHL建筑事务所在世界各地设计了大量公共文化类建筑,其中不乏地标性图书馆项目。SHL合伙人陆蓉表示,他们对于图书馆的设计理念经历了“从收藏到联系”的转变,图书馆不再以书为本,而是注重人的体验。1993年,SHL设计了里程碑式的图书馆——丹麦哥本哈根皇家图书馆,之后的二十多年里,他们先后建成了超过二十个不同大小的图书馆。在这些项目中,SHL以人的感受为核心,试图将人的需求作为设计的要求。而在上海图书馆东馆的项目设计中,他们的目标是把人带到各个空间,让人和空间产生联系,并建立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上海图书馆东馆效果图

上海图书馆的地块被绿色环抱。根据陆蓉的介绍,地块周边的文化区域和整个世纪公园面积加起来,基本相当于整个陆家嘴的大小,所以他们认为这就是一个城市规模的公园,由此他们产生了一个想法:图书馆在这里就像公园里漂浮的一块石头。“这有点像中国的园林,会将某些石头作为焦点。当你向建筑走去,旁边的树会慢慢退去,呈现出建筑的立面。”而在外立面的设计上,他们的灵感来自于“玉琢成器”的成语。“育人也像雕琢石头,我们希望将这样一个概念运用到图书馆的形体和立面的设计上。图书馆如同一块不断被雕琢的玉石,人在其中也将得到升级。”外立面采用不同层次透明度的玻璃,远看像是石材自然的肌理。

图书馆的立面上嵌有四个大视窗,从很远的地方看,会让人感觉建筑和城市是在对话的。内部七层的中庭空间层层退叠,周围由统一的格栅包裹,具有很强的体积感和围合感。旁边有很多开洞,与中庭的空间相联系。陆蓉表示,这一设计灵感来自太湖石。“太湖石的孔洞之间融会贯通,形成不确定的关系,非常有意思,我们把这一点运用到图书馆的中庭。不确定的联系可以成为驱使人去发现和探索空间的动力。”

上海图书馆东馆室内空间效果图

图书馆的三层是其最主要的阅读广场。旁边的视窗点亮了三层挑高的空间。沿大楼梯可以走到四层,“人们可以一边欣赏外面的公园景观,这有一种登山观景的感受。”在图书馆的顶层,还设有城市客厅,面向世纪公园。通过外立面与内部构造的设计,SHL试图呈现一座立于公园之中的亲人图书馆。

上海博物馆东馆:建筑屋顶有个小尺度“苏州园林”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李立是上海博物馆东馆项目的主设计师。上海博物馆东馆位于世纪广场文化圈的核心位置,目标是打造一个世界顶级的古代艺术博物馆。根据李立的设想,这座新的博物馆应该是一座漫游式、体验式、园林般展开的开放博物馆,在形态与构造上有别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建成的上海博物馆。“我们希望它是一个多中心的博物馆,形态上区别于高大威严封闭的博物馆,形成亲切开放丰富的形态。”

在设计外观上,李立选择了长方形,“长方形体量和周边已有的百花齐放的建筑形态形成区别,从而建立相对谦逊的建筑形态。”而在博物馆内部,李立设想在主展区周围创造L型的公共空间,从而让人们在不影响主展区功能的前提下到达南边的商业空间。

上海博物馆东馆效果图

上海博物馆东馆室内空间效果图

李立表示,上海博物馆东馆的设计在竞赛与四轮竞标中经历了不少改变,“我们最初的设想是构建裸露的开放空间,但这一点被否定了,大家认为博物馆还是应该具有基本的安全与内敛的特点。最后,我们意识到,与其纠结于外观,不如对内部的空间秩序进行新的理解,重新理解场地潜在的特质。”最终,建筑师根据东南西北的不同场地属性,为每个面建立了不同的开放关系。而在建筑屋顶,则有一个仿照苏州园林的小尺度“园林”,此外,中间的螺旋形扶梯能够直达空中花园,加强了建筑与自然的联系。通过不断优化,建筑师的设想与博物馆的需求得到了平衡。

上海上海博物馆东馆剖面透视图

上海大歌剧院:从中国扇子获得灵感

上海大歌剧院由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Snøhetta)设计。斯诺赫塔总经理Robert Greenwood表示,设计概念以“动态”为出发点。“第一是人在空间中的动态。不止是舞台上的表演,台下观众也是动态的一部分;第二个是海螺生长的动态过程;第三个灵感则来自中国的扇子。” Robert Greenwood认为扇子很有趣:“它的上面有一个面,下面又可以制造一个空间。因此,打开扇的动态能够制造一个面和一个空间。将这一点运用到歌剧院的设计中,能够让歌剧院容纳所有功能。”

上海大歌剧院效果图

上海大歌剧院效果图

除了将“动态”的概念贯穿于整个建筑,建筑师还关注歌剧院中的活动空间。“歌剧院位于公园里,希望它不止是公园里的建筑,还是公园的一部分。”根据介绍,建成后,从歌剧院的顶部可以看到整个上海。“观众可以从公园走到建筑里,再走到黄浦江边。”

浦东美术馆:呼应场所与历史的“艺术品”

浦东美术馆位由Jean Nouvel事务所设计。Jean Nouvel中国区代表陈晨表示,事务所注重场地与建筑的联系,认为“没有一个建筑可以脱离场所”。浦东美术馆地处东方明珠的前方、沿江的第一线,国际会议中心在美术馆的北侧,东方明珠在东侧,美术馆下方还有一系列旧有的建筑,Jean将这里成为“诗歌级的位置”。美术馆的功能地位以展示近代美术为主,浦东新区政府希望,通过利用陆家嘴金融区留下的唯一一块网球场,带动整个小陆家嘴金融区核心的发展。Jean则希望这里能够传承历史,向未来的世界展示整个人类的智慧,而建筑本身也具有美感,能够被当做艺术品来欣赏。

浦东美术馆地处东方明珠的前方、沿江的第一线(效果图)

美术馆的限高为30米,由于无法在高度上让建筑在金融区产生它应该有的视觉范围,设计师从横向进行考虑。“Jean提出了一个‘领地’的概念:在巨大的城市体量中,浦东未来的美术馆将占有极小的一片地,但是,后方的公共花园,到前场的滨江贯通,都将成为美术馆的空间。美术馆的体量从东方明珠脚下一直延伸到浦江边,垂直地倒映在水面上,从浦西看过来,也能够看到这块厚重的‘石板’,能够感受到它的‘高伟’。”与此同时,美术馆还有35%以上的绿化率,绿化如同“括弧”一般,将美术馆包围起来,从浦西看,如同一块林间空地。

浦东美术馆可以看到一线江景(效果图)

根据市政府的要求,美术馆作为对于面向外滩的新利用,必须做出景观性的设计。擅长美术馆建筑设计的Jean从杜尚的一件作品中获得灵感,将“时间”这一“第四维度”引入了设计中,从而为美术馆赋予独特的景观。美术馆运用“大玻璃”概念——大玻璃深5米,背后是一块镜面,当镜面没有接收到背面的光源时,它就是一块镜子,会忠实地反映出对面的历史建筑;当这块镜面的背后有一块高清的LED显示屏,里面被艺术家用来展示图像的时候,即光源从后面的镜子透出来时,它又会变成一块透明的玻璃,这时可以自主选择哪些部分有图像,哪些部分是镜面。“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艺术展示的工具,它的前方有很多幕布,既是一个镜子,又是一个舞台。”

浦东青少年活动中心和群众艺术馆:跨河的公共文化平台

浦东青少年活动中心和群众艺术馆位于浦东新区文化公园绿地,距离世纪公园2.5公里,文化公园的场地大约有1公里长,500米宽,目前有很多树苗的培育基地。场地内部的文化设施排列成为环状。第一,做了两条清的水系,与场地内原有的两条河道连起来,形成一个环状外圈。第二,沿着水系做了一个长廊,长达两公里,作为各个文化设施间的联系,减少地铁站出来后的步行路程。

浦东青少年活动中心和群众艺术馆效果图

浦东青少年活动中心和群众艺术馆效果图

负责项目设计的山水秀建筑师事务所主持建筑师祝晓峰表示,青少年活动中心的场地将跨越自然的河道,西边是相对狭窄的一块场地,东边延伸在公园里,主要的场地在绿地中,而群众艺术馆靠近河的一边,两馆用跨越河流的平台联系起来。根据浦东图书馆现有人流量的统计情况,预计青少年活动中心和群众艺术馆周末时的人流量可达10万到13万。公园内将开辟一条20米宽的道路,为场地内的几个馆提供更多的后勤支撑。

浦东城市规划和公共艺术中心:承载对话的空间

戴卫·奇普菲尔德建筑事务所合伙人陈立缤分享了浦东城市规划和公共艺术中心的设计思路。“规划馆是一个大家交流的平台,是城市的窗口,能够让市民们了解城市发展的状况,同时表达他们的诉求。”规划馆主要有两个空间,第一个是模型空间,总共1250平米;第二个是可容纳1200人开会的空间,同样也是一个多功能厅。底层空间、模型空间和多功能空间通过雕塑连接起来。从室外可以看到室内的场景,产生沟通对话的效果。

浦东城市规划和公共艺术中心效果图

张江科学会堂:与环境融为一体

张江科学会堂由包赞巴克事务所设计,项目位于浦东张江区域,属于上海八个楔形绿地之一,是蓝绿交织的生态基地。从整体外形上看比较抽象,从场地上来看又并非孤立。从功能上来讲,张江科学会堂一部分用于会议,一部分用于展览,还有一部分是餐厅。建筑整体是一个圆形的折线,底层完全通透,路面与陆地和环境融为一体。屋顶设置青少年教育互动空间及漫步道,地面运用陶瓷挂板表面,比较薄,与玻璃结合,形成不同的灰度。

张江未来公园:文化与自然的结合

张江未来公园由MVRDV负责设计,MVRDV亚洲区总监Marta Pozo表示,张江未来公园结合了文化和大自然两个元素。项目位于浦东人口密集的一个中心区域,周边有很多小河与陆地,附近很多创新型高新企业,也有众多居民区。除了企业之外,这里还有一些文化设施,包括图书馆、艺术中心、演艺中心,未来公园的一大功能就在于将这些资源整合起来。

公园中间有一条轴线,把两条小河连接起来,轴线上也分布了很多文化设施。公园中的景观设施被设计为抬高,文化设施建于其下,由此,从文化设施的上面看,其实是一个景观设施的外貌。公园内部的建筑群落包含演艺中心、艺术中心、体育中心和图书馆等,每个建筑群落周围的场地也都发挥着其相应功能的辅助作用。屋顶上也安排了不同的景观项目,所有建筑周围都有一条环形道。

上海浦东足球场:未来的上海 “超级碗”

上海浦东足球场位于中环的外围,靠近锦绣路。面积大约10公顷,整个场地包括三片绿地,看台可容纳33000人,场地周边兼具文化、商业零售功能。负责设计的HPP建筑事务所设计总监冯子腾表示,项目注重观众的观赛体验,在观众席入口处设置更多便捷服务设施,并借鉴了传统“中国碗”的造型。将来这个足球场会作为上港球队的日常训练基地。

世博文化公园:都市里的森林

世博文化公园位于浦东后滩区,是将近200公顷的城市绿肺公园,由法国岱禾事务所(TER)担纲设计,建筑师米歇尔·奥斯莱表示,公园的建造有三大因素的考量,第一层是已经被填埋的历史水系;第二层是浦东工业化发展留下来的厂房和工业地表;第三层是世博肌理,这里是2010世界博览会的原址,现保留4座世博国家馆,以及几段参观道路。综合这些因素,世博文化公园将建成为把历史与当代生活相连接的一座大都市的当代中心公园。

另一方面,世博文化公园也是一个坐落于城市中心的绿色森林系统,公园内设置了七个不同主题和氛围的森林区,有着强烈的主题性。公园分为五个大的功能区,包括以歌剧院为依托的歌剧院区,将演变成滨江的文化艺术区,成为21公里的河岸的文化节点;湖区是整个公园的湿地和雨水回收系统,也是水上活动区域;世博园区域,是利用保留的国家馆,结合展览公园,构成一个生态发展风向标;大草坪区为人们提供了广阔的休闲活动区域;最后是一脉相承的双子山与温室区,双子山是公园的生态涵养区,温室将向公众展示不同气候条件下的生态体系。五个空间系统既向公众提供独立的参观内容,又通过公园中的路和各具特色的桥,串联成一个具有序列感的参观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