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美术报 作者:向井周太郎2017-12-11 14:38

一贯以来,作为对新技术、媒体的设计统合的先驱,胜井三雄的所有设计展,可以说向我们展示了对设计构成系统的再构筑和传达方式的新的地平线。这种对于设计的态度,也就是卓越的现代设计的根本原理、方法意识之核心。

那么,如果要问什么是现代设计的根本原理,应该说就是对于造型语言与造型手段的新的认识和探求,以及新的传达方法论的建立。这里我们需要稍微回顾一下的是,在西方近代史里,把“造型”作为“语言”来看待的问题意识和其发生的社会背景。这又与西方近代对精神危机的克服、向全新技术文明的转换,两项巨大的变革关键时期有极大的关联。

mszb2017120900020v01b003

胜井三雄 摇曳与摇曳展 海报

因上述两项变革而特别联想到的,应该是十九世纪末两位诗人的尝试。一位是诗人马拉美,他解体了线性诗的传统形式,在纸面上如星座一般排列了大小7种活字所组成的语句,真正创造了革命性的空间诗。另一位费诺罗萨则在日本学习了汉字,在汉字的图像式的表意性里发现了语言的原始能量,展开了极具冲击力且富有直观性与洞察力的象形诗论,并对西方表音语言的线形特性和工具性给予了强烈的抨击。

对于这这两者的尝试,雅克·德里达认为就是对西方的逻格斯中心论的最初的解体宣言。因此,当下的时代需要寻求被逻格斯中心论所排除的原始性的图像思考的再生,以及新视觉语言的形成与多种感官的再统合。这个时代,同时也是以照相为代表的新式复制媒体的出现而致使古腾堡银河系终了的时期,因此重新构筑新媒体下的读写分析能力,以及形成新的传达方式就成为当务之急的重要课题。

mszb2017120900020v01b004

视觉的领界:胜井三雄的设计 展览现场

就如艺术抛弃了自然的摹写和远近透视,而转向探求由形与色、肌理、光、运动等最根源的造型手段(素材)而组成的造型语言那样,语言文字正处在从书籍的线性发展到更为广阔的图文空间之前夜。现代设计的根本原理,就是由这些近代艺术之革命所唤起的,把造形作为语言、而又把语言作为造型来看待的多种感官功能混在的造型语言(或者说视觉语言),以及为了形成其文法而进行的各式各样精神冒险之集约化。

在这些造型语言的尝试中,如果去探寻胜井三雄之设计语法的源泉,可以感受到他对于造型语言向非物质媒体的进展与可能性的认识,与很早就预见这一发展的埃尔·利西斯基和莫霍里·纳吉之洞察间所产生的共振。尤其是莫霍里·纳吉把照片称为“光之造型”的同时,又因其相对于文字的特性而称之为“Type-photo”“Photo-type”,提示了文字与照片的结合及造型手段的诸多关系,以及由相关构成系统的表现性而形成的新的传达方式。我想就是在那里可以读到与胜井在思维上的最初的源泉及精神上的连带性。

胜井的成名之作《纽约的人们》,表现方式上的革新性至今看来依旧新鲜,那是因为他有意识地以强烈空间感为前提,采用高对比度照片与文字的结合,从而形成了非常生动的构成。这不仅仅是为了传达信息,也因为作品本身极具创造性地体现了现代设计所固有的传达方式。而且令人颇感玩味的是,在作品摇曳的光的动态中,已经隐约可见胜井现在数码视像的生成根源。

把从形与色到新的媒体都作为素材来认知,是现代设计的根本原理。1960年以后的多样化表现中,胜井把现代设计的构成原理作为自身设计语法的源泉,不断地在先驱性的媒体里发现了新的构成系统,并为这些素材注入了特有的生命力。这些作品,是对现代设计之根源的彻底追求和展开而生成的特有的设计宇宙,也是在日本这样的风土所提出极其优美而又具有普遍性与多义性的世界范例。另外,毋庸多言的是胜井特有的设计思考的另一个源泉,是来自极具特色的——在东京教育大学所学的——构成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