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西浦裕太,《记住紫色》,2017

“创作时,我总觉得自己步入了一个故事,或者说是走进了一片风景。我不会去决定要做什么,只想进行一次散步;我决定往南还是向北,却不会明确地址。有时我在行走中迷路,但最终总能达到不错的地方。这对创作来说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对生活亦是如此。”

—— 西浦裕太(Yuta Nishiura)

西浦裕太,《那天她明白为自己而生,怀着新的梦》,2017

人们常用梦境或者奇遇来形容日本艺术家西浦裕太的雕塑世界。

枯萎后被魔法复生的花朵,漫长漂流之后终于望见的海中岛屿,头上顶着绵羊的异族女人......一块块带着古朴气息的木料,在经西浦之手后,成为了未完待续故事中一个个生动的形象。不同人看西浦的作品常会留下相近又些微不同的印象:细腻、浪漫、忧伤,沉静的雕塑世界里仿佛有着类似中国画的留白,给人以无限遐想。

西浦裕太,《当粉色天际线分割天地,北方森林将你的名字告诉星辰》,2016

西浦裕太,《他们问,他答:为什么?为什么不呢?》,2015

西浦与雕塑的缘分源于童年。因为父母都在学校当老师,工作十分忙碌,西浦大多数的闲暇时光都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爷爷收着不少旧物,还会用木头为他制作小玩具——这成为了日后西浦用木头进行创作的源头。

不过,那时侯的西浦还没有“艺术家”的概念。只是单纯觉得,“既然喜欢画画,要不就当个漫画家吧。” 在他的回忆里,想要做艺术“就好像觉得喜欢吃面包就想当面包师一样,是很孩子气的想法。”

西浦裕太,《天空不知何时显现一道金色划痕》,2014

西浦裕太,《昨夜天空破碎,今晨冷雨拍打》,2015

大学期间,西浦着迷于电影。修读比较文学的他为了有机会更多的学习电影制作,只身前往苏格兰交换一年。谁想,在当地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一位即将重返校园的50多岁长者,却激发他走上了纯艺术创作的道路。

“开学第一天,我们都在公交站等车。攀谈中他告诉我自己之前曾在监狱度过10余年岁月,现在出狱返回学校继续生活。我并不知道他具体修读的专业,只是对他的自我介绍印象深刻。直到被邀请至画展,才得知对方是一名画家。”开幕派对上,西浦看到了朋友的创作,深受感动。“那一刻我第一次非常确信,自己想要成为一名像他那样可以做出触动人心作品的人。”

西浦裕太,《勇士的一声叹息,滚落在地,消失于沙尘中》,2017

西浦开始了绘画,并继续着旅居的生活。从苏格兰回到日本完成学业后,和多数急于找一份稳定工作的同龄人不同,西浦决定前往非洲坦桑尼亚。“我一直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有什么是和非洲息息相关的。我曾幻想去非洲开个幼儿园,但现在,我想我可以去非洲的马孔德部落(Makonde)学习艺术。” 西浦本希望通过非洲雕塑获取绘画灵感,自己的马孔德老师却坚称他应该进行雕塑创作——自然而然地,在兜兜转转之后,这个曾在儿时看着祖父做木玩具的男孩,重新拾起了和木作的缘分。

西浦裕太,《用于记日记时抬头看天,例如》,2016

西浦裕太,《用于记日记时抬头看天,例如》,2016

结束在非洲的学习生活后,西浦先后回到日本学习中国画,又前往德国两年尝试观念艺术。尽管居住地不断变迁,木质雕塑却再也没有离开他的生活。

学习马孔德部落雕塑时,西浦曾很羡慕当地人艺术中所蕴含的悠久历史,亦以此为契机开始反观东方文化,生发出对中国古代水墨的浓厚兴趣。有趣的是,西浦认为马孔德雕塑和中国水墨之间有一种神奇的相似,即它们都有“即兴”的部分存在。自由不拘束的创作仿佛不设定地址的游走,随心性而创造——这无疑对西浦产生了很深的影响。

“不管是看、闻还是触摸,我都接受我对所见之物的第一印象,哪怕它和事实有所出入。”西浦说,“或许我会不小心一眼将传统的非洲服饰错看成桌椅,但并不会为此感到担心或尴尬。这为我带来了故事,或者用一个更佳切题的词:风景——误会了世界的风景。当然,我读很多书,做很多梦。很多时候书没读完,我却已经通过想象补全了整个故事。”

西浦裕太,《只第一声,我复得了旧时与旧地》,2016

西浦裕太,《小小的树们等距蹲下,像是在开什么会》,2017

在德国,西浦曾大量接触、创作观念艺术,但后者总是无法带来如同木质雕刻所具有的“实感”。西浦说,感受“制作某物”的专注和“把它给予他人”的喜悦,是自己创作的初心。观念艺术虽然同样有趣,却无法体现真实的自己。于是,在结束德国的生活之后,西浦回到日本,全身心投入于木雕创作。而今天,我们则有机会看到了西浦在游历了世界之后进行的创作。

西浦裕太把自己作品中所呈现出的意象总结为“风景”,这些“风景”来源于他的所见、“误读”和想象,又与他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充满想象的木刻既有东非原始粗砺的勃勃生机,亦渗透着日本与德国的简约干练与质朴天真的风格,触动人心,令人过目不忘。

西浦裕太,《那天她明白为自己而生,怀着新的梦》,2017

西浦还喜欢将自己的作品比作一扇扇窗户:它们正是一个个通向未完待续故事的入口,引领着人们踏上旅途,前往未知的风景。西浦与雕塑的缘分源于童年。因为父母都在学校当老师,工作十分忙碌,西浦大多数的闲暇时光都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爷爷收着不少旧物,还会用木头为他制作小玩具——这成为了日后西浦用木头进行创作的源头。

西浦裕太的作品在北京梵几进行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