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美食

大人物 作者:DaMan Staff 2017-12-04 15:06

茶1

饮食作家麦可.波伦(Michael Pollan)曾说:「在我们这个时代,饮食变得很复杂」,追根就底,食的问题终究离不开产业文化与环境——台湾食品长期以代工生产模式为主,层层外包,以降低成本为优先考量,不论是食品本身、或是生产者甚或孕育作物的自然与土地,都在无形中成了牺牲品,久而久之累积的问题一一浮现。

近年来则多了不少标榜着在地、有机、小农等消费项目,人们常说的 ”You are what you eat.” 已不再只是口号,而是每日生活中的选择题,在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人选择以不同的方式,实际投入「从产地到餐桌」的这段历程,创造新型态的运作模式,企图挑战并翻转积习已久的产业生态与消费习惯。

看见优势,发现问题,理想与商业的交集

茶2

蓝鹊茶的柏钧是台大城乡所的博士生、鲜乳坊的阿嘉是兽医、土生土长的顾玮则是台大分子医学硕士,三个年轻人背景迥异,但都不约而同的投身饮食农创。谈起这一切的开端,顾玮说最初只是很单纯地认为台湾的农产品,特别是水果,非常具有优势,因此从果酱品牌开始,就一头栽入,踏上了往产地的这条路,了解得越多就越觉得有趣,相对的也发现更多问题,但依旧希望能够用自己的方式走下去,进而改变些什么。

与顾玮不同,柏钧与阿嘉则是目标明确的问题解决者。阿嘉说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投入乳品业,在担任乳牛兽医初期,每天早起开车到各处巡诊,到了下午就可以找间咖啡店看看书,生活步调很规律;然而因为每天在牧场工作,与酪农有了深入的接触,他发现酪农产业面临了人口流失、不合理的低价收购、牛只饲养环境不佳等问题,为了找到问题的根源,他试着跨足乳品产业,进而提出解决方案。

柏钧更有趣了,热爱自然的他,喜欢登山赏鸟,加入了野鸟协会,因缘际会下协助执行坪林茶农的多元就业项目,后来发现世代种茶的坪林茶农,根本不适用多元就业方案,因此从改善茶农生计开始,柏钧发现的是一连串更庞大复杂的结构性问题,与人、与环境、与未来子孙都有关系,该如何着手?就还是从土地开始吧!

茶3

创业维艰,初期资金如何筹得?柏钧一口气贷款 200 万,作为创业基金,展现决心与魄力。顾玮稳扎稳打,以小成本经营,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做到最好。阿嘉则搭上了议题的热浪,透过群众募资得到超乎预期的热烈响应,群募是一剂强心针,一方面验证了乳品市场的缺口与需求,但另一方面阿嘉也坦白地说,巨大的压力随之而来,不论是产量、出货、客服等等都超乎当时的负荷,得被迫在短时间内升级,这也意味着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那么,创业至今,最重要的是什么呢?顾玮说「不断地进步」是她对自己的要求,心中的期待则是,若有机会成为立下标竿的那个人,就有机会带动产业的提升,或鼓舞更多人投入,创造更好的环境。柏钧与阿嘉以现实的角度切入,认为虽然创业初期可以靠理想支撑,也可能因为理念与美好的愿景而得到外界支援,但最终目标仍不能偏离「创造可长可久的商业模式」,唯有如此才能真正符合产业运作条件。柏钧说这就是「带着右派的思维,走入左派的生活」,过程中少不了妥协与挣扎,但界线在哪里,自己心中得有一把刻度精准的尺。

“一连串庞大复杂的结构性问题,与人、与环境、与未来子孙都有关系,该如何着手?就从土地开始吧!”

以品牌作为沟通,改变逐渐发生

以务实的经营层面来看,如何创造品牌价值、与群众沟通几乎是营运成败的关键,特别是对新创品牌而言,更需步步为营。三人都认为,以整体食品消费市场来看,目前锁定的目标群仍然属于所谓的「小众」,但透过精准地沟通与讯息传播,对整体产业仍然具有带动的效果。

蓝鹊茶以茶叶为媒介,推动生态小旅行,每次活动至少都能影响 20 个人,深入了解坪林的制茶生态与环境永续发展的重要性;除了一般民众外,蓝鹊茶也积极邀约企业参与,目的是建立一个对话的机会,让企业有机会认识茶农,透过契作、认购或是各种可能的方式实践社会性。

阿嘉认为观光发展并不适用于酪农业,而鲜乳坊也不能只是贩售牛奶,更要提供正确透明的信息,建立彼此信任的产销关系,对消费市场的正向循环十分重要,另一方面,鲜乳坊也藉着积极对社会议题表态与发声,形塑品牌性格与认同感。顾玮强调,产品本身会说话,而土生土长唯一擅长的就是把产品做好,透过设计提升农产附加价值,从生产者、加工者、通路到消费者,让每一个有关联的环节都感到「合理」,产品与品牌就会自然而然地活下去。

茶4

蓝鹊茶现有 12 位茶农,以有机无农药的方式耕作茶园;鲜乳坊目前与三个农场合作,通路据点不断扩增;土生土长积极参与相关活动与展览,除了原有的店铺外,前些日子也新开了一间以米食为主的小食堂。当向水里使劲投一颗石子时,总会激起一些涟漪。那么他们投入的气力,又带动了什么改变?

阿嘉自信地说,最初驱动他的便是希望能提供酪农合理收入,改善乳牛饲养环境,而现在也正一步步地朝当初的目标实践着;顾玮则发现身边有越来越多朋友在意作物、在意土地,有意识地选择每一口要放入嘴中的食物,或是陆续有些新品牌诞生,这些在她看来都是很好的改变。柏钧流露感性的一面,他说,以流域收复的目标来看,现在的成效还不到百分之五,实在无法说嘴,但是当看到茶农破掉的屋顶终于修好了、辅导的茶农孩子考上了国立大学,这些别人难以注意到的事,对他而言都是最宝贵的转变。

“提供正确透明的信息,建立彼此信任的产销关系,对消费市场的正向循环十分重要。”

饮食问题永远都在,而吃的主导权,始终在自己身上

吃什么?怎么吃?终究还是得回到我们自身。柏钧说「举个例子,你不一定喜欢喝茶,也不一定要买蓝鹊茶,但你一定要喝水,坪林集水区位于翡翠水库上游......农药、化肥不止伤害地力,也影响水源,这些问题最后会回到哪里?如果有更多人开始思考这些问题的关联性,改变就一定会产生。」顾玮提到,现在食品的信息其实已经相对透明,对于食品安全,民众不是信息不足,而是太过爆炸了,身为消费者只要愿意多花一点心思去了解和筛选,其实并不如想象中的难。

阿嘉说鲜乳坊很简单,提供的是一个不一样的选择,可以买到比较好的商品,但另一方面阿嘉也说,实际来看,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做这样的选择,则跟国家整体的经济状况、消费水平、教育程度有关,阿嘉笑着说,「这已经不是鲜乳坊能做的事了,得靠政府和大家多多打拼!」

茶5

最后,我们问到,一路走来怎么定位自己扮演的角色?阿嘉说「我还是一个兽医,大部分的时间做着兽医该做的事,解决动物的问题。」顾玮说自己至始至终都是一个「爱吃的消费者」,也会用这样的角度去衡量一切的合理性。柏钧则说,「想当一个航海王」,即便遇到再多困难,也不放弃地通往伟大的航道。

谈及对土地的爱,三人很有共识,台湾的鲜奶质量与同纬度国家相比一点也不逊色,农产品的多样化与优势早就有目共睹,茶叶的独特性与风味独一无二。在这片土地上,有群人不但能看到优点、也发现问题,然后不断地提出方案、挑战现况、解决问题、改善环境,一步又一步,永远没有终点。但我们相信,每一分努力,终究能导引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朝着更好的方向去。至于「从产地到餐桌」的距离到底有多远?有多近?则取决于我们对于饮食与土地的在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