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杨璐2017-12-03 15:16

就像马拉松和慢跑遍地开花一样,可以预见滑雪也会成为很多人的健康积极生活的标配。

朋友圈里的“运动健儿”们已经换了季,晒潜水、晒马甲线、晒慢跑的纷纷晒起机票和雪服,秋去冬来,正是滑雪场开板仪式的高峰时段。

从锻炼体能和雕刻肌肉的角度比,滑雪不如朋友圈的常驻运动,它的动力来自于势能转化为动能。对于偏爱速度的人来讲,不用费劲儿就能获得快感,并且不像坐在汽车里那样隔着金属的外壳,而是身体零距离的与自然接触,从崇山峻岭极速下降就像一种飞翔的艺术。可滑雪运动的风靡,不仅仅是速度崇拜,它从一开始就同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捆绑在一起。

1

滑野雪不仅需要设计道路,也需要随机应变的能力

工业革命和城市化产生了一个新的阶层,工作特性让他们久坐于办公桌前,从保持健康考虑出发,他们得重视运动,现代体育活动也由此生发。滑雪运动也在这个大背景下,从更小众的贵族运动走向公务员、办公室职员、律师、会计们组成的中产阶层。二战后,因为运动风尚的变化,它从一众运动项目里脱颖而出,迎来了更大的普及。这时候,人们从强调肌肉锻炼转向内在修炼感觉,追求全神贯注体会自己的肌肉,准确操控它,并寻求内心的安宁。

滑雪正是一种具有优雅姿势和精细技巧的运动。我采访的于光东曾经是360最年轻的高级副总裁,他在创业繁忙的时候,坚持每周六早上5点半出门,开车去崇礼,滑到下午3点钟雪场关门再开车回北京。吸引他持续滑雪的原因,除了爱玩,滑雪也是一种减压的方法。他说:“很少有一种运动,你周围是没有人的。在整个下滑的过程中,我享受那种空旷的场地,心里会非常自由,特别舒畅。尤其是去日本滑雪的时候,早上7点多我就背着板子上山了,那山连缆车都没有,整片山没有人滑过,那种很安静的状态里,可以去感受自己。”

滑雪也是消费社会的宠儿,它是一种具有生活方式属性的运动。不同滑法和雪场需要使用不同的雪板,雪服也在时尚体系之中,如果按照社会学家的说法,消费具有娱乐的功能,可以抵抗无聊。从事滑雪运动,不但让身体得到适当锻炼,内心归于平静,还在精心挑选雪具、雪服中获的购买的愉快。

2

西藏羊八井附近的无名峰,这样的美景是登山滑雪的吸引力之一

2016年单单在阿里的零售平台上,就有1300万人购买了滑雪商品。在滑雪发烧友当中,雪具分成软件和硬件,护具和雪服这些有时髦属性,并且入门滑雪必备的属于软件,而头盔、雪镜、雪靴、雪板就属于硬件。单板和双板各有门道,不同的雪场、雪质,讲究的人还要用不同的雪板。滑到于光东的水平,他家里专门有架子陈列他的各种雪板,每个雪季还要买上2、3套雪服。他是滑单板的,单板起源于美国,跟嘻哈、庞克有渊源,讲究服装的炫酷时尚。

滑雪场通常深藏山中,是山地度假的好主题。最早一批滑雪发烧友已经从国产高级道滑向了日本、阿尔卑斯山,见最好的雪,见最好的山。乐点滑雪的创始人于景明雪名“高山速降”,雪龄20年,已经去过30多个世界知名的滑雪目的地。他说:“滑雪是个水平越高,乐趣越多的运动。水平高能滑的地方就多,从前只能在雪道滑,后来能滑树林、滑悬崖、滑山谷,地形不同乐趣不一样。水平越高对装备的要求也高,我有很多板子,用途都不一样,这个组装的过程也是乐趣。日本有个词叫生涯运动,意思是说一辈子的运动,滑雪就是。”

3

“乐点滑雪”的创始人于景明

他的清单上有100个目的地,这既是他个人的追求也是事业的计划。他从2008年开始组织滑雪发烧友出国滑雪,在他看来,世界上最好的雪在日本,最好的山是阿尔卑斯山。“日本西边是俄罗斯,周围是太平洋。冬天刮西北风,冷气流经过海面带着潮气,只要一碰到山就变成降雪,日本列岛上山又很多,它下雪就很频繁。对滑雪的人来讲,天天下雪就等于这地方没人划过,雪特别松软。你很难想象这个雪是有弹性的,滑在这样的雪里就跟做游戏一样,感觉是在跟雪互动。”于景明说。

阿尔卑斯山脉脚下的村庄海拔最低500多米,超过4000米的山峰有82座。雪道落差超过2000米的雪场超过20座,它们不但有浓密的树林,激动人心的陡坡,还有延绵不绝的冰川,国内雪场稀罕的野雪更是不用争抢,随便滑。国内的滑雪高手,得在阿尔卑斯经过1600米以上雪道落差,被复杂地形磨练过,才能成熟自信。

滑雪的特性让它有了朋友圈运动之消费升级的势头。一大波后来者在城市近郊的初级雪场上奋力的练习,以便早日能熟练的操控肌肉、驰骋雪场。滑雪也不再是东北、华北人的运动,因为雪场在往南推进,人造雪的使用已经很娴熟,许多人都能在城市周边的山头上开启自己的滑雪生涯。

4

登山滑雪往往会进行快速攀登,一两天时间便可从山脚达到山顶再滑回山脚

伍斌是滑雪行业的资深专家,现在是卡宾滑雪的总裁,他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雪场规划、设计和售卖雪场装备。他的工作十分忙碌,全国各地的政府和投资者频繁来拜访、邀请去考察建雪场的可能性。伍斌说,大部分雪场的垂直落差都不到100米,这类小雪场在成熟市场几乎不存在,但对中国滑雪普及作用很大。它们分布在全国各地,甚至是长江以南,每年能产生一、两万的滑雪人次,这些人中一部分从此对滑雪有了兴趣,慢慢收集信息,滑向万龙、长白山、北大壶等国内大雪场,滑向日本、阿尔卑斯山。

就像马拉松和慢跑遍地开花一样,可以预见滑雪也会成为很多人的健康积极生活的标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