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收藏快报 作者:黄素梅,毛恳忠2017-11-30 13:49

崇拜着鸟的人类在距今4700年前已经开始驯化鸟类。《史记·五帝本纪》记叙黄帝时期:“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庄子·至乐》描述《鲁侯养鸟》“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伴随着人类的养鸟,鸟食罐应运而生。东汉永元十三年墓中出土的黑釉鸟食罐见证着《李义山杂纂》“至汉而养鹦鹉者纷纷矣。”

沈怡萱《历代鸟食罐精品鉴藏》认为鸟食罐成型于汉唐,兴盛于宋代,融合于元代,改革于明代,鼎盛于清代,衰弱于民国。宋代,特别是南宋定都临安后,社会经济有了显著的发展,皇室、官僚和富豪们的生活日渐奢侈,赏鸟、养鸟成为皇室官僚贵族所追求的一种雅趣。龙泉窑为迎合这种社会需求生产了质量精美的鸟食罐。

浙江省博物馆典藏大系《瓷源撷粹》中记录有四只南宋龙泉窑鸟食罐,其中一只为橄榄形鸟食罐,两只为莲花纹鸟食罐,还有一只为“长命富贵,金玉满堂”款鸟食罐。橄榄形鸟食罐和其中的一只莲花纹鸟食罐为象生瓷,橄榄形鸟食罐外形就为一只橄榄,上开如意形口,一侧置小穿;莲花纹鸟食罐外形就是一朵含苞欲放的莲花,外壁塑层叠仰莲纹,罩以粉青釉,形成“出筋”现象,莲瓣尖釉薄处呈朱红色。另一只莲花纹鸟食罐和印“长命富贵、金玉满堂”款鸟食罐外形呈水盂形。四只鸟食罐造型都小巧精致,装饰繁缛,迎合着当时上层人物的审美情趣和奢华追求。

南宋龙泉窑青瓷莲花纹鸟食罐2

图1 南宋龙泉窑青瓷莲花纹鸟食罐

本文要介绍的这只莲花纹鸟食罐(图1),与浙博的象生莲花纹鸟食罐如出一撤,外形也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莲花瓣上刻着五道“出筋”,口径2厘米,底径2.6厘米,高3.3厘米,但在1.5厘米处有一圈接胎痕,满釉,底部(图2)不施釉,胎釉结合处有垫烧痕以及火石红,内施半釉,露胎处可见胎质坚硬,烧结温度高,釉色偏黄。远在周代器物上就有了莲花纹饰,春秋时期陶器上开始用莲花纹饰,东汉时期,佛教自印度传入我国,随佛教的兴起,西晋晚期开始,与佛教题材相关的装饰在瓷器上大量出现,莲花作为佛教文化中的重要文化象征,莲花图案造型随处可见。

南宋龙泉窑青瓷莲花纹鸟食罐

图2 南宋龙泉窑青瓷莲花纹鸟食罐

经过百年的发展,到宋代,瓷器上的莲花装饰受宗教的影响有所减弱,以装饰题材推崇“优美、高雅”的形象逐渐展现并且深入人心。宋周敦颐《爱莲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翟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莲,花之君子也。”龙泉窑所出的青瓷在宋代盛行刻划莲花纹饰。浙江省博物馆典藏大系《瓷源撷粹》中共展出宋代龙泉窑瓷器41件,其中有15件装饰有莲花纹饰,如北宋龙泉窑青瓷刻花瓶,弧形盖面,平沿子口,花朵形钮,瓶直口短颈,肩腹部塔式三层,一、二层刻直线纹,第三层装饰以覆莲纹,并填刻篦纹。下腹圆弧,上半部刻缠枝牡丹纹,下半部刻仰莲纹,均填以篦纹;再如南宋龙泉窑青瓷莲瓣纹钵,外壁刻重瓣凸脊仰莲纹,莲瓣瓣面较宽;又如南宋龙泉窑青瓷莲瓣五管瓶,莲瓣饱满,中脊凸出,富有立体感,恰如一朵盛开的莲花。

由此可见,南宋龙泉窑青瓷中“中脊显明而挺拔,瓣面自中脊坡向两侧,大小相间,形成双层仰莲,像一朵盛开的荷花”式的半浮雕刻花莲瓣纹成为当时一个时期的装饰风格。在经历了唐朝繁华绚丽的文明后,宋代文明转向了圆熟而厚重,内倾而尚理,宋人的审美情趣追求着简约,崇尚着淡雅。具有中国美学标准典籍之称的宋严沧浪《沧浪诗话》提出“镜花水月”的淡无味却至味的空灵之美,而莲花的清净之美,君子之道,正契合了宋人的心灵境界和精神追求。那这样一只用所谓的“天色本蓝,有时为青”的幽静淡雅的青釉罩下的含苞欲放的莲花鸟食罐,正应合了宋瓷的“清气所萃,乃臻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