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漆:从中国到列支敦士登 一滴泪的华丽旅程

凤凰艺术

教育 >政策

美术报 作者:钱初熹 2017-11-30 10:20

在人工智能飞速发展的背景下,我们直面如何深入推动我国视觉艺术教育发展的课题。由于我国在视觉艺术教育方面的学术研究基础比较薄弱,近期一些国外经验的介绍也未能真正揭示出国际视觉艺术教育改革与学生21世纪技能发展的密切关联,因此,教师们对如何实现高品质的视觉艺术课程与优质教学感到困惑,难以把握进一步前进的方向。

20150820181133_35483

从“美术课程”到“视觉艺术教育”

创意思维是指以新颖独特的思维活动揭示客观事物本质及内在联系并指引人去获得对问题的新的解释,从而产生前所未有的思维成果。它给人带来新的具有社会意义的成果,是一个人智力水平高度发展的产物。创意思维与创造性活动相关联,是多种思维活动的统一,发散思维和灵感在其中起重要作用。创意思维一般经历准备期,酝酿期,豁朗期和验证期四个阶段。

我国现行的中小学美术课程内容,既包括纯粹艺术(绘画、雕塑、书法、篆刻),也包括实用艺术(工艺和设计)等。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2011年公布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美术学、设计学并列为艺术学一级学科。换言之,“美术学”不再包括“设计学”在内。在高等院校中,美术学和设计学已经分离。如果中小学仍然采用“美术课程”的称谓,其内容又涉及设计学科的话,容易产生概念混淆,不利于中小学生对美术学科和设计学科的认识与理解。

cover03

总之,学科发展顺应社会的发展,学校教育理应跟上时代的步伐,视觉艺术教育的提法对应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学科发展的趋势,涵盖不断出现的新门类,具有包容性与前瞻性。因此,本研究采用“视觉艺术教育”的称谓。

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欧盟(EU)等国际组织先后开展关于核心素养的研究,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芬兰、新加坡等国积极制定核心素养框架,其中包括对艺术素养的研究。美国提出的21世纪技能(简称6C)包括:创造力与想象能力(Creativity and imagination)、批判性思维与问题解决能力(Critical thinking and problem solving)、沟通(Communication)、合作(Collaboration)、品质教育(Character education)、公民的权利与义务(Citizenship)。

21世纪的学校应该教会学生掌握并运用理解和解决真实世界各种挑战的21世纪技能 。在培养21世纪技能的教育中,视觉艺术教育承担不可或缺的重要任务,为全体学生提供发展21世纪技能的机会。

视觉艺术教育的优先目标是发展学生的创意思维

世界经济论坛(WEF)总裁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指出:“技术革命带来的急剧社会与经济变化将导致职业的概念发生根本性改变”,“各国若想避免出现大规模失业等最坏的情况,比起向学生传授可能被机器人取代的单纯技术,更应该设法通过教育和训练提高学生的创造力和高度的问题解决能力”。

为迎接人工智能的挑战,视觉艺术教育必须开启新的变革。对艺术教育的首要辩护应当是艺术的内在价值以及它们开发的相关技能和重要的思维习惯。艺术教育存在的意义在于艺术思维习惯的获取,这是经合组织国家课程中艺术教育当前的优先目标。这里的艺术思维习惯不仅指对手艺和技巧的掌握,还包括诸如仔细观察、想象、探索、坚毅、表达、合作和反思等能力,比如艺术中开发的思维和创造力以及社交和行为能力。相对于科学和其他文化课程,艺术容许存在不同的理解方式。因为艺术是一个没有绝对正确或绝对错误答案的领域,它使得学生可以自由探索和尝试,还促人内省,让人发现自身存在的意义。

因此,在视觉艺术教育目标群中,我们确定创意思维是视觉艺术教育优先发展的目标,由此提出“开展以创意思维为核心的视觉艺术教育,青少年经历具有挑战性的高品质视觉艺术课程的学习,获得在21世纪中生存、学习、工作并为社会发展、实现全球共同利益作贡献所必备的视觉艺术素养”的观点。

以创意思维为核心的视觉艺术单元课程开发与教学实践

综览近几年的中小学美术课堂教学,我们发现一些美术教师已超越教科书的局限,教学设计注重发挥自己的创意,并付诸于教学实践中。但从学生学习的角度来看,一些美术课堂教学仅仅局限于教师的创意,并没有真正激发起学生的创意。换言之,美术教师扮演着艺术家的角色,每位学生只是“艺术家”作品中一部分,为完成教师的作品而努力。这是值得引起充分注意的现象。

在此,笔者阐述华东师范大学美术教育专业本科生教育实习的典型案例,提出以创意思维为核心的视觉艺术单元课程开发与教学实践的具体可行的方法。

以石库门文化为主题的绘本创作:2016年9月-11月,华东师范大学美术教育专业本科生谢伊宁在上海市中远实验学校教育实习期间,开发了以石库门文化为主题的绘本创作单元课程,并进行了教学实践。这一单元课程由鉴赏课、博物馆探究课、剧本编写课、人物及场景造型课、展示评价课组成。作为“综合·探索”学习领域的课程,谢伊宁认为合作学习是课堂教学中运用的重要学习策略。学生以小组合作的形式初次尝试绘本创作,小组内进行合理分工,充分发挥个人的特长,共同完成了绘本剧本编写以及绘制十几页有故事连贯性的画面。每组最后呈现出来的绘本在故事和画面的创意以及表现力等方面都很精彩。

这一单元课程的教学效果显著,学生在合作学习中发挥创意,提高了写作能力、造型能力、绘本制作技能以及合作创新能力、展示发表能力等21世纪技能,激发起热爱上海的情感,并获得了对上海文化的认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