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FT中文网 作者:张璐诗2017-11-29 15:30

巴黎玛索大街5号,19世纪时曾是一家酒店,从1974年开始,那里成为了伊夫•圣罗兰服装公司所在。而今年10月3日起,这里作为伊夫•圣罗兰博物馆(Musee Yves Saint-Laurent Paris)对公众开放。但从三年前就牵头策划与筹备博物馆计划的圣罗兰亲密伴侣与工作伙伴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e),却在9月突然辞世。我最近到此约见了现任博物馆总监奥利维耶•弗拉维安诺(Olivier Flaviano)。他跟我说起八年来在贝尔热麾下工作的第一印象:“他对工作细节要求极高。”弗拉维安诺在圣罗兰逝世后翌年加入,在他眼里,这个空间不仅与时尚有关,“每件衣服背后都有一些故事,有时是对于女性的观念,有时关于艺术的历史,时常给人带来深邃的感觉。”

这很可能与圣罗兰与贝尔热的私人爱好有关。比方说圣罗兰是作家普鲁斯特的铁杆粉丝,他与贝尔热曾在诺曼底有一幢房子,每一个房间都以一个普鲁斯特笔下的角色命名。而贝尔热曾有六年担任巴黎一个歌剧院的总监,他最喜欢的书是《包法利夫人》,私底下,贝尔热会跟弗拉维安诺说,有什么戏剧、歌剧和图书值得去看。

弗拉维安诺提起,最初与贝尔热计划开放博物馆时,首先确定的并不是展览内容,“贝尔热不仅希望展示圣罗兰的服饰,让大家更了解高级定制女装(haute couture)的创造过程,还希望人们在走进来时能够想象一个老沙龙空间曾经的盛况。”因此,这个计划最初请来的是蓬皮杜中心和阿布扎比卢浮宫的展览设计师娜塔莉•克莱尼埃(Nathalie Crinière)与圣•罗兰私宅的室内设计师雅克•格朗格(Jacque Grange),共同商榷如何对这幢建筑空间进行再设计。

自从博物馆开张后,今日的玛索大街5号门前经常排长龙。进门后往左拐,就踏入了水晶吊灯下昔日举办时装派对的沙龙空间。如今这里摆满了椅子,供游客观看纪录片。如果进门往右拐,在安迪•沃霍尔画作的凝视之下,观众便径直进入了圣罗兰的高级女装展示大厅。圣罗兰毕生从事设计的高级订制女装(haute couture),大约在1860年代开始兴起。当时家境富裕的女性会根据每日不同场合的需求去订制服饰。“我会说,这种从前的生活方式今天已经不复存在。”弗拉维安诺解释:“当年圣罗兰会向有意做定制的女士们展示一百件女装,今日我们看到广告宣传中的高级女装,要么是兜售香水品牌,要么只是兜售已经制作好的服装。”因而从某种意义上,圣罗兰博物馆也是对20世纪生活方式的一种呈现。

走进展示大厅内,除了看见大量呈现在玻璃板后面的素描、设计手稿之外,还有大批立体剪裁与人形模特上的定制女装:一排鸡尾酒会礼服、一排早晨的着装,以及午茶套装、晚礼服等。这时也不妨回忆只穿圣罗兰设计服饰的法国影星凯瑟琳•德纳芙、不久前辞世的让娜•莫罗等人的优雅。博物馆开张时,德纳芙也是座上客之一。

024-yves-saint-laurent-theredlist

“这里不仅是一个时装博物馆,还是一位艺术家的私人空间。”弗拉维安诺将我带到顶层的圣罗兰工作室。1974年至2002年间,圣罗兰就在这里办公。今日,宽大的书桌上铺满了圣罗兰的设计手稿、眼镜与数卷布料,抽屉里装满了珠子和蕾丝。椅背上还放着白衬衫,墙角摆着放狗粮的盒子。 弗拉维安诺告知,当年圣罗兰在此设计下的七千件女装,如今还在原处收藏,但并不对公众开放。整幢房子开放的只有大约25%的空间。

2002年圣罗兰宣布退休两年后,皮埃尔-贝尔热•伊夫•圣罗兰基金会创办,日常打理3.5万件品牌相关藏品,也先后举办了24场小型艺术、摄影与时装展览。2008年圣罗兰去世,贝尔热成为圣罗兰的遗嘱执行人。2009年,贝尔热开始出售两人的共同收藏,包括家具、工艺品、私人酒窖里的葡萄酒等。贝尔热的私人图书收藏目前也正在拍卖,所得除了收入贝尔热•圣罗兰基金会,也将捐赠给同性恋权益等贝尔热关注的基金会。

值得一提的是,在巴黎的圣罗兰博物馆开幕一周后,摩洛哥马拉喀什的另一家圣罗兰博物馆也已开门迎客。半个世纪前,圣罗兰与贝尔热正是在这座城市一见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