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在没有「朋友圈」的文艺复兴时期,如何高逼格晒品味?这就得请教大名鼎鼎的Hans Sloane爵士了。他可是晒啊晒的,晒出了一个伟大的「大英博物馆」。

这位来自爱尔兰的爵士本身是一位很厉害的医师,除了干好自己的本行之外,他还疯狂地热爱收集各种东西,尤其是动植物标本等等。他把这些收藏都放在一个一个玻璃展柜里,这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有钱人里很流行。

人们管这种小柜子叫「Cabinets of Curiosities」,直接翻译过来就是「好奇心橱柜」。有一本说汉斯爵士和大英博物馆的书,封面就描绘了一个文艺复兴时期典型的「好奇心橱柜」。

这些热爱收藏的人终日收集、归类、陈列这些藏品,然后邀请朋友来家里参观,还给他们画这种超现实主义的画,我觉得就和现在发朋友圈差不多。

「Scarabattolo」 by Domenico Remps, circa 1690

收藏这件事,会上瘾,汉斯爵士的「好奇心橱柜」从一个变成两个,两个变成无数个,直到后来藏品们塞满了一整个一整个房间。据说光是他拥有的贝类标本就多达5843种。

这是另外一位医生、艺术家Ole Worm的「好奇心橱柜」

他设立了遗嘱,在他去世后,将自己所有近80,000件藏品,统统「上交国家」,而这批藏品,就成了建立「大英博物馆」之初最重要的馆藏来源。

大英博物馆最初所在的Montague House

而美第奇家族的「好奇心橱柜」则更是逼格满满,包罗万象。其中绘画和雕塑等艺术收藏尤其厉害,这也便顺理成章有了后来的乌菲兹美术馆。

后来「好奇心橱柜」这种密密麻麻的藏品陈列形式被一直保留了下来。比如超现实主义创始人之一的André Breton,家里居然是这样「复古」的画风。

这张图很难让我不联想到Gucci创作总监亚力山卓·米开理(Alessandro Michele)的家。

他家应该是非常真实地还原了文艺复兴时期「好奇心橱柜」的样貌。

尤其是沙发上面这面墙,以相对对称的方式陈列了许多藏品,强迫症看着觉得很爽。

《Vogue US》还在米开理家这篇收藏前取景拍过片。

除了这面墙,他家里其他地方也处处遍布着他的「好奇心」。他好像对头骨和鸟类特别着迷。

米开理对「好奇心橱柜」这种形式感的喜爱,在2017早秋的lookbook里也有体现,这组片的取景地分别是罗马的一家旧书店Antica Libreria Cascianelli和一个16世纪药剂店Antica Spezieria di Santa Maria della Scala。

而今年的假日季,Gucci把自己的橱窗也整个换成了一个迷人可爱的「好奇心橱柜」!「假日献礼」单品们像收藏家的藏品一样,被小心翼翼、分门别类地摆放。

其实Gucci现在的设计本身就像一个移动的「好奇心橱柜」,每一季都有各种奇花异草、奇珍异兽,看起来好像每季都差不都,但如果你足够有「好奇心」去探寻它们的故事,就会发现超多乐趣。这是比视觉上的好看繁复更吸引我的地方。

Gucci把这组橱窗叫做「搜奇百宝箱」,之后全球的Gucci精品店都会陆续换上这个节日橱窗。下载他们的官方APP,找到「搜奇百宝箱」的页面,扫描橱窗里的指定sticker还会有好玩的互动!

其实这个橱窗的点子是来源于艺术家Ignasi Monreal为Gucci「假日献礼」系列绘制的一副画,可以点开视频看,非常短小又可爱。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上面的精品店的真实橱窗是不是基本还原了这个神秘的「好奇心橱柜」?

紫色的橱柜居中对称,主体结构像极了一座古希腊的神庙,却又有现代文明的霓虹灯装点,处处充满着Gucci式的融合和违和。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在这座小型「神庙」的门头上,有一尊Janus的头像,他是罗马人的门神,长有两幅面孔,一副在前一副在后,一副看着过去,一副看着未来。同时掌管着开始和结束、入口和出口,所以他也代表着世间看似矛盾的万物。Janus左边写着「HERI」右边写着「CRAS」,分别是拉丁语的「昨天」和「明天」~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而整个画面中最醒目的就是路边小店随处可见的「OPEN」霓虹灯和GUCCY五个字母了。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GUCCY可不是typo,它是GUCCY在中世纪的拼法。2018早春和春夏,它都有出现,之后看到人家背GUCCY的包包可不要洋盘以为是假冒的。

既然读懂了门头的含义,再分别看左边和右边的「藏品」,就觉得很有意思了,很多东西都能找到对应的存在。比如大名鼎鼎的罗塞塔石碑在「过去」是用来记录的,而在「现在」,Ignasi Monreal画了一个电脑的「文件夹」。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过去」的上帝之眼和「现在」无处不在的摄像头。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还有打开和关上的信封、归鞘和出鞘武士刀、破碎和完整的鸡蛋、蛇蜕和刚蜕好皮鲜艳的珊瑚蛇。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当然,Ignasi Monreal也有悄悄地植入了一些Gucci 2017假日献礼的产品,比如对应即将燃尽的烛火的,是Gucci新出的家饰系列里的香氛烛杯。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还有两只一粉一黑风格迥异的GG Marmont手袋低调地站在其中。

西班牙艺术家Ignasi Monreal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和Gucci合作了,2015年那次#GucciGram的项目里,他就有参与。

这是他当时画的Gucci「电视导购」,这幅画现在还被印在了T恤卫衣上在2018早春系列里出售。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另外,9月份的Gucci Art Wall也都是他以Gucci Bloom花悦女士香水为主题创作的画作。

在纽约和米兰的街头都有,又复古又写实的风格回头率超高。

为了这次的Gucci 2017假日献礼系列画册,Ignasi Monreal绘制了差不多80副的作品。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Ignasi Monreal和米开理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们迷恋过去,又对未来未知的东西充满好奇。他的画作色调充满了复古感,却全部是数码绘制。他的灵感来源丰富又庞杂,但总能完美地糅合在一副画面里。

比如这一副我就印象深刻,它看起来是一部地铁,但椅子却怪怪的。窗外是佛罗伦萨,天空里还有一个UFO在飞...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这画面是不是似曾相识,它的灵感正式来源于《千与千寻》的这一幕。

而那些怪怪的不像是存在于地铁上的椅子,则是来自于米兰Gucci Hub的前台接待处。

《千与千寻》里的无脸男,也以一种诡异的形式出现在了「2017 假日献礼」的Lookbook中。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我第一次拜访Gucci Hub的时候,利用等待开会的时间到处逛了逛」,显然这里也给Ignasi Monreal带来了不少灵感。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他的脑子里总有天马行空的故事,比如这个独角兽是某位员工上班骑来的,现在停放在停车场...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而酒神本人和酒神包们都被关在了集装箱里...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在他绘制的「节日献礼」画册里,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灵感来源于希腊神话。当然了,这也是米开理最爱的那一挂。

在Ignasi Monreal的笔下,众神都在当代穿上了Gucci。比如经常奔走在丛林里的狩猎&月亮女神戴安娜就很需要这条猫咪的围巾...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而打开了魔盒的潘多拉蛮需要一条紧箍咒一样的闪亮发带来冷静冷静。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被宙斯降罪,不得不终日用双肩擎天的阿特拉斯,偶尔也想穿着舒服的Princetown拖鞋放松一下。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司旅之神墨丘利骑着非常60's年代MOD风格模特车,像极了外卖员。是的,Ignasi Monreal直言不讳地说,他的灵感就是送外卖的小哥,因为他在疯狂作画的日子里,每天都与外卖作伴。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闪亮的连衣裙,或是只要换上一双闪亮的鞋,就能应付那先年末多到不行的派对行程。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以及哪会有小姑娘不爱这些美丽的饰品。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新推出的家饰系列里的烛杯香氛也是每一款都爱,是那种连香型都没有在管放着看看就开心的爱。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

蜡烛燃烧完毕后,这些杯子都可以当装饰或是小物件的收纳,可以说是Gucci家饰里性价比最高、最容易入手的单品了...

还有同样是陶瓷瓶子的、非常特别的Gucci Bloom香水,拿在手里超级有分量有质感,粉粉嫩嫩,不太会有女生能够拒绝吧?!

Artworks by Ignasi Monre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