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2017年是中德建交45周年,《德国8:德国艺术在中国》(Deutschland 8 – Deutsche Kunst in China)金秋在北京太庙正式开幕。两年前,由中德共同策展的“中国8”当代艺术展在德国8个城市的9家博物馆成功举办,“德国8”是对“中国8”的回访与继续,也是德国当代艺术迄今在中国最大规模的一次集中展示,展览全面回顾了“二战”后德国艺术的发展历程,展出囊括德国1950年代至今最具影响力的55位艺术家的近320组作品,涵盖油画、水彩、素描、雕塑、装置、摄影和新媒体等形式。

展览现场

“德国8”包括7个既彼此独立又相互关联的学术主题展和一场学术论坛,在北京元典美术馆展出的《对话——色彩的空间维度》(Dialogue – TheSpatial Dimension of Colour)是来自柏林的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Katharina Grosse)与其老师戈特哈德·格劳伯纳的首次跨越时空的艺术对话。戈特哈德·格劳伯纳早在60年代便以“床垫画”享誉国际,但他已于2013年逝世,在《对话》中,不难看出,作为卡塔琳娜老师的戈特哈德的“色彩空间体”理念对其影响颇深,卡塔琳娜也在不断创新和延续着色彩空间的对话与摩擦。卡塔琳娜用极为大胆的方式打破了绘画界线,将明亮的颜色和环境结合起来。可以说,平面与空间的界线被她完全打破,但又可见端倪,一种若隐若现的色彩美学绽放在空间中。在美术馆广阔的空间中,两代艺术家用色彩谱写了从现代到当代的艺术传奇,展开了跨越时空的艺术对话。

2015/1058L,卡塔琳娜·格罗斯,2015年, 布面丙烯, 394 x 786 cm

2015/1025L,卡塔琳娜·格罗斯,2015年, 布面丙烯和土, 394 x 796 cm

1961年出生的卡塔琳娜,在她的生命中,伴随着二战后留下的深刻社会印象。在采访中,她自然地表露出对于柏林墙的历史印象。柏林墙倒塌的前后,她正好生活工作在柏林,她说:“正值青年时的我,经历了柏林墙的倒塌,经历了德国历史的变故。”而柏林墙上那些涂鸦和壁画,也给了卡塔琳娜展开自己艺术创作的契机和灵感。二战的结束正是她创作的开始。

洛科威海滩上的装置艺术

德国的设计风格似乎偏向色彩鲜艳但又是不拖泥带水的简洁并且有规则可循。卡塔琳娜的艺术作品看上去是随性的,她一般都是用喷漆的方式进行创作,而创作的主题往往也是不存在的。“我享受的是创作时思考的过程,而这些或快乐或悲伤的想法,就在绘画中与我个人融合在一起了。”卡塔琳娜说,“我的绘画跟我的性格一样,都是快乐的,我觉得人生中没什么事能让我放弃快乐和明亮的生活。”

2014/1031L,卡塔琳娜·格罗斯,2014年, 布面丙烯和土, 396 x 800 cm

这些看上去就像街头涂鸦一样的绘画,让卡塔琳娜在国际上收获了极高的赞誉。国内的观众可能还没有感受,可在国外的社交媒体上,她在英国伦敦的南伦敦画廊(South London Gallery)所进行的“粉红色河流”,让她一夜之间收获众多粉丝。这也是她的第一个个人展览,卡塔琳娜用明亮的粉色将画廊的内外连接起来,网友评价她:“打破了传统绘画的界限,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洛科威海滩上的装置艺术

脱离流行文化的范围,从艺术的角度上来看,卡塔琳娜的展览还是主要放在了画廊内部的展览空间中,她借用一个最中心的位置放空她的作品,用大大的泡沫模具为地板装上一层新衣,而这些颜色又巧妙地连接着画廊内部空间的墙面和地面。好像这里一丝空白都没有,却又觉得一切都是空的。用卡塔琳娜的话说:“随你怎么想,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反正我有我的想法就行了。”卡塔琳娜对自己的粉丝没有任何要求,就像她不给自己的创作添加任何条条框框一样。在创作过程中,她需要移动泡沫模具,那么地面上就会显现出明亮的白色画面,但又不会改变颜色和面积,反而将整个画面推向一种无限的延伸。

洛科威海滩上的装置艺术

卡塔琳娜有自己独特的创作方式,她会一层一层地过滤和覆盖之前的绘画,仔细观察她的大幅画作,可以发现其中还有很多没有“藏住”的痕迹。而这些通过过滤和覆盖手段创作的作品,是这几年卡塔琳娜主要的创作形式,模具就放置在画布的主要或者中间区域,然后她就可以开始一场她的思想旅行,随着她的思想变化,通过她创作的行为来为作品着色。在不同的阶段,当然就会有不同的色彩和线条。“我的创作就像我在和瑜伽老师练瑜伽一样,自在且快乐,让我觉得舒服。”卡塔琳娜一脸享受地说到自己创作的过程。

洛科威海滩上的装置艺术

当一个艺术家选择非传统的工具取代传统的刷子在画布上进行创作时,这已经会让人感到惊喜了,更别说展览地点又选在了教堂周围。这就是卡塔琳娜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个展览。她依旧选择工业用的喷漆枪进行创作,传达出“一个完整联通中的部分”,在有限的画布上释放出不稳定的能量。这是卡塔琳娜在圣艾格尼丝岛上的第二个展览,这里的教堂是一个为纪念而建在60年代的野兽派老教堂。教堂内的展览空间中,都是卡塔琳娜今年全新创作的作品,可以明显看到墙上都是卡塔琳娜式的纵向或横向延伸,充满各种鲜艳色彩的条纹和形状强行映入眼帘。

洛科威海滩上的装置艺术

卡塔琳娜大幅画作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从多个方位和角度去观赏,从不同方位和角度,可以看到另一个轮廓或画面出现在眼前。这就与她多层次的创作手法存在着很大关系,她多层次的过滤和覆盖使画布具有了更大的透明度。正因为是大幅画作,才让观众可以在空间中有放空自我的享受,在拥挤的城市生活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空间。这些空间是虚拟的也好,是真实的也罢,但只要心中有这一片净土,就不乏一片宁静的空气。正如创作者卡塔琳娜那样,她用自我创作时的空灵让观众拥有自由的空间对话形式,感受艺术与空间的结合,也感受自我与安静的祥和。

在卡塔琳娜随意的挥洒下,可以明显感受到她内心的奔放与快乐,更可以感受到女性在近代生活重所获得的更大的解放空间。想象一下,一个穿着工装,在一望无际的广阔空间里任意挥洒,一定是件很过癮的事。

卡塔琳娜·格罗斯早期的展览现场

2017年对于卡塔琳娜而言是忙碌的一年,采访最后她提到自己即将在年底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做今年的最后一个展,即参加第三届的SchwartzCarriageworks视觉艺术项目。届时,将会有一个特定的公共空间来展现卡塔琳娜用悬浮纤维所做的创作。卡塔琳娜介绍说:“她将会在占地8250平方米的折叠空间上,用原始的调色板,在被折叠、打结、悬挂或覆盖着编织物的褶皱上进行一幅更巨大的画作,让她的空间与环境融为一体,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真实感。”

“我之所以还会接这个项目,是因为我被这个折叠空间的想法所吸引了,我对这个巨大的表面很感兴趣,通过折叠或其他手段,又可以隐藏起来某些东西,缩小它。”卡塔琳娜说,“我所理解的绘画,就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通过我一次次的旅行也好,还是生活经历也好,创作就是要重新认识我们与这个世界之间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