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澎湃新闻 作者:廖阳2017-11-28 16:04

拥有近200年历史的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在俄罗斯古典音乐发展史上始终扮演着中流砥柱的角色,其对俄罗斯本土音乐的解读和演绎,也在世界范围得到广泛认可。

11月28日,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将在指挥大师瓦莱里·捷杰耶夫带领下,登台上海大剧院,带来“斯特拉文斯基之夜”。

除了奏响斯特拉文斯基为芭蕾舞剧谱写的《火鸟》组曲、《彼得鲁什卡》,俄罗斯钢琴家丹尼斯·马祖耶夫也将登台献演斯特拉文斯基《随想曲,为钢琴和乐队而作》。20世纪初俄罗斯音乐的风貌,都在这场音乐会里。

瓦莱里·捷杰耶夫和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

三部芭蕾性音乐

《火鸟》和《彼得鲁什卡》均取材于俄罗斯民间故事。

《火鸟》是斯特拉文斯基的成名作,与浪漫主义传统大相径庭,体现出强烈的戏剧性。1910年6月,米哈伊尔·福金编排的舞剧《火鸟》在巴黎歌剧院首演,轰动一时。

《彼得鲁什卡》紧随其后诞生,取材于俄罗斯“忏悔节”集市上的木偶戏。斯特拉文斯基在作品里加入了俄罗斯民歌和仿民歌风格的旋律,充满了民俗色彩,但在曲式上又比《火鸟》更现代、更前卫,直接预示了《春之祭》的问世。

马祖耶夫即将献演的《随想曲,为钢琴和乐队而作》也是芭蕾性音乐,戏剧性强、旋律自由、玩性十足,是一部大型炫技之作。

自1998年赢得“柴可夫斯基国际钢琴大赛”冠军,马祖耶夫便是俄罗斯当代最活跃的钢琴家,他是捷杰耶夫的好友,也是马林斯基剧院的常客。

“斯特拉文斯基在俄罗斯很有影响力,他的《火鸟》《彼得鲁什卡》《春之祭》至今在俄罗斯盛演不衰,有个问题是,斯特拉文斯基有很多曲子,俄罗斯的古典音乐家也很多,但观众总希望听那些最受欢迎的,比如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诺夫、普罗科菲耶夫,斯特拉文斯基最常演的曲子除了那三首,其他的也经常被忽略。”

马祖耶夫认为,捷杰耶夫的伟大,在于他把俄罗斯音乐的“百科全书”都放在曲目单里,“这是很了不起的,俄罗斯音乐之多,很难面面俱到,但他一直在挖掘和重现。”

贝加尔湖和蒸桑拿

在俄罗斯,捷杰耶夫有“指挥沙皇”之称,不仅因为他是俄罗斯音乐的捍卫者,“音乐王国”遍及世界,更因为他超于常人的旺盛精力。音乐学者王纪宴甚至形容捷杰耶夫是“永动机”,永不停止演出的脚步,“在你是疯狂,在他是常态。”

马祖耶夫和捷杰耶夫相识十多年,两人携手去过五十多个国家,和不同乐团——包括马林斯基剧院、柏林爱乐、慕尼黑爱乐等世界名团,合作演出过32部钢琴作品。

“认识这么多年,我一直把捷杰耶夫当大哥看,我们不仅谈论音乐,还讨论其他问题。他也像我的老师,每次和他出去,我都像是在上大师班,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马祖耶夫视捷杰耶夫为俄罗斯音乐甚至世界音乐的“顶梁柱”,在世界范围内,很少有人可以像他进行如此高频次的演出,“他简直是住在舞台上的人。”

其实,身形高大如西伯利亚棕熊的马祖耶夫,精力之旺盛也不输捷杰耶夫。

单是去年一年,马祖耶夫就演了260场音乐会,要知道,中国钢琴家里演出频率最高的郎朗,一年也不过120场。对马祖耶夫来说,一天之内奔赴两个城市演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都说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这种“战斗性”是怎么炼成的?

“我出生于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捷杰耶夫出生于高加索地区,两边的男性都很强壮。”马祖耶夫哈哈一笑,特意提到自己的家乡离贝加尔湖很近,那里生态条件好,湖水既深且干净,甚至可以直接饮用。

除了自然条件好,“俄罗斯的桑拿很有名,我们蒸完桑拿会用白桦树叶子拍打身体,然后从高温桑拿直接跳进贝加尔湖,这对健康有益。”这些年,马祖耶夫常常真诚邀请世界各地的音乐家尝试这种保健方式,包括捷杰耶夫,“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生病了。”

马祖耶夫

一年260场音乐会,如此高强度的演出量,如何调整自己,保护自己?

“我不是很需要休息。”马祖耶夫一如既往地彪悍,只说每次音乐会之前他都会喝很多水,一到舞台上就兴奋,能量满满,不演奏时反而觉得没劲,还不如在台上欢腾,“音乐会结束时,观众给我的肯定以及舞台上的收获,都能让我一扫疲倦,满血复活。”

除了世界巡演,马祖耶夫还热衷于音乐教育。每年9月,他都会在贝加尔湖举办“贝加尔之星”音乐节,他还办“俄罗斯钢琴家大奖赛”,比赛每年两次,一次在莫斯科,一次在哈萨克斯坦,参赛选手来自世界各地,都在16岁以下。

“我为俄罗斯的音乐教育担忧。”马祖耶夫认为,俄罗斯音乐教育的巅峰在苏联时期,而他做音乐教育的目的,是为了把苏联时期音乐教育的精髓和传统保留下来,培养后代。

在他看来,音乐教育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必须的,“既然每个人都学字母、都学数字,音符也是需要的,它对人的大脑的成长,对人今后理解整个世界都很有意义。”而那些极具天赋的人只是极少数,“他们是需要被挑选的天才,必须有非常明确、非常系统的训练,和谁学,听什么曲子,都是需要独身打造的。”

天赋和勤奋,对琴童来说哪个更重要?

“这是因人而异的,即便是天才,每个人达到高度的途径也不一样。”马祖耶夫坦言,自己每天练琴2小时,练完就去踢球了,但有些人要练六七小时,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天赋,只是每个人的训练方法不一样而已。

“这其中起到很大作用的是琴童的家长和老师,他们会给他提供怎样的辅导和训练,决定了他能走向怎样的发展程度。”

不管是马祖耶夫还是捷杰耶夫,两人对推广俄罗斯音乐都有很强的使命感,“一来,就像斯特拉文斯基,有些曲目不常演,我们有必要在世界范围推广俄罗斯音乐。另外,音乐能够治愈人,无论你在生活中遇到什么问题,音乐都有自愈的能量。”

和捷杰耶夫一样,马祖耶夫对足球情有独钟。只要有时间,他就会踢球,他在莫斯科甚至有足球队,球员都是音乐家和演员。

来上海之前,他就听说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柏林爱乐乐团和上海交响乐团踢了一场球赛,很遗憾没看到现场。“如果有机会,我很愿意把德国人打得落花流水。”马祖耶夫大笑,2018年世界杯将在俄罗斯举办,他很想在世界杯期间组一个乐手级的联赛,邀请世界各地乐团的乐手来踢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