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这款香水有着梅·韦斯特 一样的丰满性感的身材,并且还装进了别致的粉赤色包装盒里。

Elsa Shciaparelli 设计的香水

这就是时尚鬼才夏帕瑞丽Elsa Shciaparelli 设计的以梅韦斯特的身材曲线为原型的香水“Schiaparelli Shocking香水”!

Elsa Shciaparelli 设计的香水

这款香水亮相便轰动一时,周街都是shocking的宣传海报。

Elsa Shciaparelli 设计的香水的宣传海报

梅·韦斯特在时尚圈以及后来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之前提及的性感红唇已经是现如今最能代表性爱的符号了。

梅·韦斯特

此外,对她痴迷的达利和设计师Oscar Tusquets,还尝试创作一幅梅·韦斯特的三维立体画,也是以电影侬本多情《She Done Him Wrong》的造型作为灵感!

菲格拉斯达利博物馆里的 Mae West Lips Sofa

1937 年,“会画画的裁缝” 和达利合作设计了“龙虾裙”,灵感来自达利前一年创作的龙虾电话。这个奇特的超现实创意迅速走红,直到现在依然影响着时尚界,几十年风潮不衰。

Skeleton Dress,1938

第二年,他们再次合作,设计出了“骨架裙”,以人体骨骼为灵感来源,让部分骨架元素在面料表面凸出。

泳装秀《噩梦》中,一名模特背后背着一个充气的棒球捕手人偶

做过了高订,还想做比基尼。于是,在1965年,达利在巴黎举办了一场以“梦”为主题的泳装秀。“梦”是达利永恒的主题。他不仅在画和电影中描绘梦,还想让它融入时装。只不过这场泳装秀的名字叫——《噩梦》(Nightmare)。

达利在秀场展示模特的“平胸比基尼”

达利设计的“超前卫”泳装,震惊了当时的时尚界:一名模特背后背着一个充气的棒球捕手人偶,另一位的胸部被完全绑成平的,还有一位模特胸前挂着牌子,上面画着两只大眼睛。的确足够超现实,也足够调皮了。

达利自己也喜欢戴泳装秀上的眼镜配饰

尝试过服装设计后,达利还是不过瘾。于是,跟着他的老朋友 Elsa Schiaparelli 做起了香水。达利在香水领域的第一次尝试,是为“Shocking Radiance”系列做包装和标签设计。

Schiaparelli 香水 ''Shocking Radiance"系列,1943

他给这些迷人的标签命名为“The Sirens”,意为塞壬女妖,是希腊神话中拥有天籁歌喉的海妖。但是,听到塞壬歌声的水手,就会丧失心智,沦为海妖的腹中餐。

Schiaparelli 香水 Le Roy Soleil ,1947

又过了几年,达利为 Schiaparelli 做了这样一个香水瓶身设计。八只鸟儿,组成一个太阳的五官,可爱又略带点忧伤,名为 Le Roy Soleil,意为“太阳王”,指的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这个造型奇特的香水瓶,还配有一个贝壳形状的外包装。

《维纳斯的幻影》(Apparition of the Face of Aphrodite of Knidos,1981)

1983 年,达利推出了自己的同名香水品牌,并设计了不下十款香水瓶。其中最经典的,是他从自己的名画《维纳斯的幻影》中提取出鼻子和嘴唇的轮廓,设计而成的 Aphrodite 系列。

Aphrodite Collection

Aphrodite 就是爱与美之神阿芙洛狄忒,她在罗马神话中对应的名字是维纳斯,看来达利真是太爱神话人物了。

Dali Fabulous Collection ,2011 金色限量款,延续了Aphrodite 的经典造型

还有达利为 Elsa 设计了一个电话拨号形的粉盒,赶脚像是后世手机的雏形,超现实主义大佬的眼光简直跨时代!

达利为 Elsa 设计了一个电话拨号形的粉盒

当然, Elsa 的跨界合作名单绝非只有达利一人,让•考克多、阿尔伯托•贾科梅蒂、克里斯汀•贝拉尔等艺术家好友也常常与 Elsa 合作,设计了风格迥异的艺术系时尚单品。

曾在1935 年时,达利为法国家具商 Jean-Michel Frank 设计了著名的 Leda 扶手椅。它的灵感来源是著名的神话故事《丽达与天鹅》。达利把它转化为画作《头戴玫瑰的女人》,再把它带入现实世界。

Leda 扶手椅和矮桌

Leda 扶手椅和矮桌

用黄铜铸成的 Leda 扶手椅,重达 45 公斤。整把椅子就是一个女人的身体:长发环绕着背颈,顺延下一条柔美的手臂,三条纤细长腿构成了椅子的支点,每只脚上还配有小巧的高跟鞋。达利 30 年代的设计稿,直到 90 年代才被做成实物。矮桌,同样由女性肢体组成,以手和脚为支点。

加拉与达利面对面沙发

达利设计出这件“加拉与达利面对面沙发”,设计的初衷就是与妻子加拉优雅地相对而坐。

伽宙斯灯

毕加索建议她把报纸作为图案印刷到纺织品面料上,她立即照做,结果非常特别,出现了报纸图案的流行,日后这种有报纸图案的面料一时成为时尚,迄今还能看见。

把报纸作为图案印刷到纺织品面料上

Schiaparelli位于旺多姆广场的门店入口处

Elsa Schiaparelli在家中

2012年5月,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以“Prada与Schiaparelli:不可思议的对话”(Schiaparelli and Prada: Impossible Conversations)为题,将Miuccia Prada与Elsa Schiaparelli——两位处于不同时代,但同样杰出并创造力非凡的女性设计师相提并论,让她们的作品同处一室,相互“对话”。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以“Prada与Schiaparelli:不可思议的对话”展览

这场展览唤起了人们对这个拥有重要历史地位时装屋的关注和怀念。这也无疑是Schiaparelli回归的最好契机。

2015秋冬系列以“艾尔莎剧院”(Le Théâtre d’Elsa)为主题

Schiaparelli 2015秋冬高级定制系列的灵感版

Tod's集团的老板Diego Della Valle在2006年将Elsa Schiaparelli买下,并对品牌的重建踌躇满志。

Tod’s集团CEO Diego Della Valle、设计师Bertrand Guyon、Schiaparelli品牌大使Farida Khelfa

在Schiaparelli的设计中,给人印象深刻的有:1938秋冬的Zodiac刺绣外套、1939春夏的A Modern Comedy里大量夸张的帽饰等,以及她在1952年推出的最后一个系列“震撼的优雅”(The Shocking Elegance),更是运用了其标志性的“Shocking Pink”来营造震撼的视觉效果。Schiaparelli的每件作品都有着鲜明的个人特色,她的艺术创造力和想象力,使时装屋在现代时装史上一直占据着独特的地位,她本人也一直被看做是时装史上最有创造力的大师之一。

Schiaparelli的经典设计

HOKKfabricacn

Elsa Schiaparelli

Elsa Schiaparelli擅长从身边的艺术家朋友处获取灵感,并将超现实的幽默融入到时装中。从最著名的“龙虾裙”到“眼泪裙”,Dalí在她的创作生涯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她也曾设计过一款由毕加索指点的报纸图案面料,这样的创意后来也被无数次地模仿;将Jean Cocteau设计的图画和诗歌作为刺绣纹样,并通过法国著名的Lesage刺绣工坊将她的创意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