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漆:从中国到列支敦士登 一滴泪的华丽旅程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对于上海的音乐剧粉丝来说,2017年绝对是置身天堂的一年,百老汇原版音乐剧、法语音乐剧、经典音乐剧中文版一部接着一部,那些年收藏在手机里听过一遍又一遍的经典之作,就这样漂洋过海地来见你。

说实话,但凡一部音乐剧可以进行全球巡演,并且来到上海与观众们见面,品质都不会差。

可有这么一部作品,纵观整个音乐剧演出史,都算是里程碑式的杰作,那就是在12月1日迎来全球巡演上海站首演的《西区故事》(West Side Story)。

故事讲述了(轻微剧透!):在纽约西区,有两个势不两立的帮派杰茨帮(Jets)和鲨鱼帮(Sharks)。分属于这两个不同帮派的两个年轻人玛利亚(Maria)与和托尼(Tony)产生了感情,为了爱情他们阻止帮派斗争。但斗争不断升级,最终酿造了死亡的惨剧。

半世纪以来,这部剧都被称之为纽约西区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这部经典音乐剧自1957年首演至今,经历了整整一个甲子。最令观众们惊喜的是,本次登陆上海的版本可谓“归来仍是少年”,担任此次巡演版的导演乔伊·马可尼里(Joey McKneely)说,这个版本的《西区故事》融入了21世纪的全新审美。

这边杰茨帮的小哥哥们穿着清爽的白t和飞行员夹克,那边鲨鱼帮就用休闲裤和背心玩个低饱和度撞色,顺便露个手臂肌肉给迷妹们养养眼。现代化的服化设计让观众有了更强的代入感,比起上个世纪的纽约西区,这更像是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

当然,要想演出经久不衰,光是穿的好看是远远不够的。这部“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音乐剧”早在上个世纪首演之初,就是颠覆观众视听的存在。

当时主流的音乐剧,多数是以皆大欢喜的结局收场,观众们走进剧场聆听两个多小时的欢声笑语,最后正在主人公喜结连理/实现梦想/走向人生巅峰的光辉时刻心满意足的离开……

而《西区故事》颠覆性地以一场意味深长的死亡作为句点,将惊愕与惋惜抛给观众,留下了对暴力冲突、移民问题、甚至是不同种族的隔阂等深刻社会问题的思索与讨论。

《西区故事》美好的阳台场景

除此之外,《西区故事》也打破了传统音乐剧中“伴舞”的概念,大段的舞蹈融合在叙事之中,与剧情的展开紧密结合。几乎每一位剧中人物都有高难度的舞蹈段落,每个角色都是“舞林高手”。

高难度,是贯穿整部音乐剧最终呈现的关键词。

此次来到中国的版本由杰罗姆·罗宾斯(Jerome Robbins)的学生——托尼奖最佳编舞提名乔伊•麦克尼利(JoeyMcKneely)创作于12年前,这也是目前全球唯一复排罗宾斯原版编舞的版本,剧中融合了大量的芭蕾舞元素,导演表示在当初选角的时候,身体素质和芭蕾功底是非常重要的考核标准,仔细观看场上的演员,你会发现他们的肌肉形状都很棒。

这次文化广场还特别推出了一个“西区跳”的活动,鼓励观众模仿西区故事中《Cool》的著名场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跳过才知道,那些活力十足的舞蹈动作不仅仅是”看起来难“。

标志性的“西区跳”特别考验舞蹈功底

看过首演的观众们可能还发现,剧中对立的两个帮派的舞蹈呈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其实《西区故事》的编舞除了人们熟悉的百老汇著名编舞大师罗宾斯,还有一个一位鲜为人知的幕后英雄,他就是为“鲨鱼帮”部分编舞的皮特·热那罗(Peter Gennaro)。

充满着浓郁的波多黎各风情的《America》就出自皮特·热那罗之手。

富有波多黎各风情的舞蹈段落

有了极具张力的舞蹈,震撼人心的音乐更不能少。《西区故事》中的音乐,品类多元,大量融合了歌剧元素。首演前的发布会上,饰演男主角托尼的凯文·哈克(Kevin Hack)用一曲《Maria》技惊四座。

怎么形容这首歌难度呢?凯文表示当初选男主角的时候第一个标准就是:“能不能唱《Maria》?”听说光是这第一关就淘汰了不少面试者。

面对好戏的专访,这个阳光的美国大男孩的回答总是轻松直率,难怪他说本次出演西区版的“罗密欧”让他在舞台上找到了更多的自我。他觉得最具挑战性的部分时结尾时要将失去爱人的脆弱和绝望展现给观众。

我想,如果一位演员在舞台上感受到了一种“不安全感”,那这或许是对他本身信念感的最好证明。

饰演托尼的难度在于情绪的宣泄,饰演玛丽亚的难度就在于转变。

短短的两个小时,一位豆蔻少女,先是深陷于懵懂的爱情,继而在爱情和家族中两难,再到最后失去爱人濒临崩溃。

也许你会说这样保持一晚这样饱满丰沛情感并不难,但要知道本版《西区故事》来到上海之前已经进行了将近十个月的全球巡演,在高强度的演出中,饰演玛丽亚的娜塔莉·巴伦杰(Natalie Ballenger)依旧保持了高水准的演出状态,绝对不会令任何一场的观众失望。

《西区故事》发布会上的娜塔莉·巴伦杰(Natalie Ballenger)

在看戏的时候,我们发现一个特别可爱的细节,因为剧中的玛利亚来自波多黎各,所以说话的时候带有口音,就连很多唱段中都带着大舌音。

娜塔莉在采访中说,练习口音对她来说难度不小,受家庭影响,她从小都在带有墨西哥口音的语言环境总长大,这两种语音非常难以区分。

好在她剧中的哥哥伯纳多,就由波多黎各演员沃尔德玛·卡诺内斯-维拉努埃瓦饰演,他是剧组里的“语音担当”,在排练中确保鲨鱼帮的各位都能说出正确的波多黎各口音。

飞起来的就是他!

《西区故事》就是这样一部音乐剧,每一个细节都精雕细琢,在延续经典的基础上追寻新的体验。也难怪在刚刚结束的巴黎巡演后,《巴黎人报》的评论道:

“如果你今年只看一部戏,就选《西区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