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NOMA的大名,鼎鼎于世界。这个来自丹麦文“nordisk”(北欧)和“mad”(食物)的名字,代表一间丹麦餐厅:它拥有米其林二星,在顶级美食杂志《Restaurant》“世界最佳餐厅”榜单的首位,多年蝉联。

去年,任性的老板兼主厨Rene Redzepi,却突然将这间人均约4000人民币,需要至少提前三个月订位的人气餐厅关张了(别担心,他已经另寻新址,要筹备一间自带农场的“进阶版NOMA”)。

今年11月2日,Wright拍卖行为旧NOMA举行了一场特别的拍卖会——对餐厅桌椅、杯盘刀叉甚至围裙等近500件日常用品进行了拍卖。来自世界17个国家的500多位竞拍者的热情回应,令这些“二手闲置”的拍卖总价以倍数超出预期,达到了惊人的61万美元(还有好几个大件没拍完)。

Space Copenhagen工作室的主理设计师Signe Bindslev Henriksen与Peter Bundgaard Rützou,在2012年为NOMA餐厅重新设计了室内空间——当时主厨Rene Redzepi只有一个要求:让客人与食物一对一真诚相待。

可是,这个短短的句子,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要求。

NOMA创始人、主厨Rene Redzepi

这种“不简单”就像NOMA的料理一样,看上去很直接、还有些原生态,但背后却蕴含着主厨对道德和可持续性的思考——Rene Redzepi根本就是个艺术家。

比如,NOMA会用安康鱼肝代替鹅肝制酱;也喜欢用自然美感的野草取代精美却无聊的装饰香草;坚持只用当季、当地的食材烹饪(即来自冰岛、法罗群岛、格陵兰岛和丹麦本土的有机农产)。

如果说NOMA的食物重新定义了“北欧料理”,改变了世界对美食的认知——那么,NOMA隐匿于250岁的古建筑中的室内空间,则无可挑剔地颠覆了传统意义中有关“高级”或是“奢华”的概念。

NOMA空间的设计师一定是完完全全领会到了主厨的食物哲学和NOMA的精神,才造出了这样的空间。这样的精神氛围,在一桌一椅一盘一叉之间,大大小小所有细节和体验之间显现。

那么,NOMA难以复制的空间是怎样炼成的呢?

有机的材质

与有机料理一脉相承,NOMA的空间既不富丽、亦不堂皇。深色调的木、石,温柔的羊毛、亚麻,冷感的金属,平实的皮革,叮叮当当的玻璃、不规则的手工陶器……融合着审美与功能,掌握着粗与细、精与拙之间恰好的“火候”。

有机材质的妙处,在于它们是时间愈久才愈美的“终极奢华”:生活的气息和岁月之美,会随着时间悄悄渗透其中。而当这样的浪漫参与到最终的食物体验,客人会变得专注,倾听它们诉说过去是如何被好好使用。

天然的颜色

NOMA的空间和器物都没有高饱和的色彩,取而代之的,是柔和的灰白、静谧的深黑和温柔的大地色——这看似随意,实则精心的色盘,令整个大空间或是每个小容器,都充满包容性。

一方面,对于进入这个空间的客人,大面积安静平实的颜色,成为了一种“请放松下来”的温柔关照;另一方面,对于核心的食物体验,颜色柔和静谧的餐具“不抢戏”,更能将被人忽略的细节呈现出来,从而烘托食物的缤纷。

北欧的意趣

NOMA餐厅中,大到20英尺长的定制餐桌、小到装裹餐前面包的布兜,一桌一椅一花瓶、一杯一碗一羹匙,全都是主厨Rene Redzepi延续NOMA的美食哲学和审美意趣,以近乎偏执的方式搜罗而来。

这些在审美和精神上,同时拥有朴实和高级两种特质的物件,同NOMA的食材一样,也全都来自北欧艺术家、设计师和品牌。无论大众小众,这些家具和器物出现在NOMA空间里的唯一理由,就是其中蕴含的“北欧感”,与自家料理一脉相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