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新京报 作者:杨畅2017-11-28 09:54

专辑封面“流行”反写着,被设计成一个大LOGO。

在《流行》专辑面世后,记者第一时间与李宇春工作室约定好了专访时间。这是她首次深入解读这张新作品。从专辑概念到十首歌创作过程,从歌词的文学性到向内生长的音乐思考,立体在我们眼前的,不是登上西方杂志的“时代标志”,不是闪耀在聚光灯下的“舞台皇后”,也不是出现在时装周里的“时髦偶像”——此刻坐在沙发对岸的李宇春,是一位对音乐极度负责的创作者,是一位不停汲取着养分、眼里闪烁着光芒的纯粹音乐人。

专辑概念

“流行”反写,并非要“反流行”

从上一张《野蛮生长》完整发布至今,整整一年。李宇春告诉新京报记者,在筹备专辑的日子里,她把80%的精力和时间给了创作,同时,为了完美呈现自己的思考和心境,她也推掉了不少音乐节目、真人秀节目,“我自己就觉得,虽然那些(节目)可能是大家会关注的热点、热度,但是到了一定的阶段,我还是希望可以把精力放在一个更有成长性和创造性的事情上面,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所以作品对我来说,还是一个更有价值的东西。”

专辑名叫《流行》,但“流行”这两个字本身不具有任何价值和意义,在这次的视觉里它被设计为一个大大的LOGO印在封面上,因为它对李宇春来说仅仅只是一个符号,被这个符号所代表和影响的现实生活才是她在这张专辑里想要关注和表达的。所以很多人觉得专辑封面上“流行”反写,是不是意味着“反流行”?在李宇春看来,相对于把它理解成“反流行”,她更愿意的解读方法是,站在它的反面,以不同的视角去观察和感知。

看戏的坐稳 我要打开流行之门

存在感加一 什么鬼都欲动蠢蠢

不分他她 直播里自由评论

玩儿摇滚的迷恋娱乐新闻

C位以待又一轮好戏纷呈

——《流行》

《流行》描写的是人们在数字时代对碎片信息的过度消费。发这首歌时,她花了很长时间来说服自己,因为这首歌词不是她喜欢的写法,也不是以前会写的写法。所以最开始,写了七八版的歌词,有比较正向、严肃或者是沉重一点的写法,因为这些可能都是“流行”所承载的。甚至到了录音时,也丢给制作人三个版本的词,不知道该录哪一个。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个版本,也是《焰火》写的第一个版本。

这个世界 究竟怎么了

左手忏悔 右手杀戮

夜空中爆裂的焰火

绚烂宛如星河

谈笑间天使的坠落

写满悲伤之歌

——《焰火》

这首歌的歌词其实来源于一次恐怖袭击,就是曼彻斯特爆炸案。可能对于很多孩子来说,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这也许是他们人生当中第一次的演唱会,可是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对她造成的触动很大。

一转眼又冬天

今年大雪有点狂野有点乱

睡过了好几站

一个人逆方向走很远很远

我家乡偏南

闯北的眼泪偏咸

在这个陌生城市间

到底哪才是终点

——《口音》

《口音》面对的是一个更广的群体,它唱的是北漂的故事。首先,这首歌和她自己有关系,李宇春是一个从四川到北京来生活的人,而且身边的朋友、周围的同事也有很多来自各地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口音。这就关乎到身份认同的问题,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无论是北京上海,或是纽约,可能都会拥有一个同样的孤独感,或者面临同样的或温暖或尖锐的声音。

《年轻气盛》

愿你一世清高 两鬓斑白艳阳照

三月春天不老 伸手摘星

疯一疯闹一闹

温顺尚早

死于二十五岁的少年

终于在七十五岁那年下葬

——《年轻气盛》

《年轻气盛》是李宇春很喜欢的一部电影,保罗·索伦蒂诺导演的作品。创作这个歌曲,会或多或少受这部电影的影响,但跟这个电影本身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它其实更多还是来自于同龄人的一些现状。就是突然发现,有些同时出发的同龄人,他们现在可能面对着完全不同的现实,有些在过着很“正常”的生活,有些可能在经历失业,也有人已经会面临死亡的问题了。这个没有谁高谁低,谁对谁错,但是现实就是真的不一样。

包揽作词

我的敏感还是在文字方面

11月7日发布那天,《流行》释出了前九首歌,最后一首要在12月1日北京首唱会当天发布的《一趟》,便成为了整张专辑中最神秘的曲目。问及原因,李宇春透露道,《一趟》对她而言,其实是一个意义非凡的作品,“在我心目当中,其实它跟别的九首歌是非常非常不一样的。我觉得它其实才是流行的魂,才是我做这张专辑的魂,所以我觉得它应该是要单独发布。”李宇春在沉思片刻后,继续说: “我其实没有跟别人分享,创作这张专辑时我的内心更多是悲伤的,因为这张专辑是我所有音乐作品里离现实最近的一张。作为一名旁观者,我将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和思考写进歌中,而现实的荒诞往往是悲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