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收藏快报 作者:蓝山2017-11-27 14:31

我国是最早酿酒的国家,数千年来,古人祀天地、祭宗庙、奉嘉宾,无不用到酒,且制定有严格的饮酒礼节。杜康、欢伯、醍醐、壶觞等数十种富于内涵的酒之别称,历代以来数不清的以酒为题材的诗词歌赋,李白斗酒诗百篇等酒之历史佳话,宴饮上以助酒兴的酒令,以及民间习俗中内涵丰富的各种酒俗,更是构成了丰富多彩的中国酒文化。古人喜欢饮酒,要想“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陶醉酒乡,乐在其中,自然离不开盛酒的器具,所以自古以来,先民们创造出青铜、陶瓷、玉、犀角等多种质地的酒器,五花八门,丰富多彩,为酒文化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商代青铜觚、爵、斝酒器组合

商代青铜觚、爵、斝酒器组合

图为出土于湖北武汉黄陂商代盘龙城遗址的一套商代酒器组合,包括铜觚(左)、铜爵(中)、铜斝(右)各一件,距今已有三千五百余年,它们同时也是商代重要的礼器。铜觚,口径12.9、通高18.2厘米,喇叭口,细腰,高圈足。铜爵,通高15.2厘米,形似鸟雀,前长流,后短尾,两柱,腹下三尖足外撇。铜斝,圆形,通高21.2、底径14.4厘米,形体较大,有两柱而无流、尾。这三件青铜器均饰饕餮纹、夔纹,觚腰部饰弦纹,纹饰精美,体现了商代青铜器冶炼技术的精湛。

爵、觚都是饮酒的器具,斝则是温酒的小型容酒器,《诗经·大雅·行苇》曰:“或献或酢,洗爵奠斝。”斝初见于夏代晚期,斝的侈口较同类的爵要宽,与爵配合使用,专向爵内注酒,并兼作温酒器使用,也是祭酒的一种重要的祭器,盛酒灌地,以降神灵。《礼记·礼器》记载:“尊者献以爵,卑者献以散。”这个“散”指的就是斝。商人的青铜器冶炼与制造技术相当成熟,各种饮酒的器具达到前所未有的繁荣,出现了“长勺氏”和“尾勺氏”这种专门以制作酒具为生的氏族。斝、觚、爵作为酒器组合,一直沿用至西周时期。

商代的农业和畜牧业发展较快,尤其是手工业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以致商代酿酒业十分发达,当时的酒精饮料有酒、醴和鬯,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就多出现有“鬯”“醴”字样。商人饮酒风气很盛,特别是贵族饮酒极为盛行,《史记》中记载商纣王建有酒池肉林,《尚书·酒诰》中也曾记载商代统治者崇尚酒食醉饱的生活,为后世留下了儆戒为鉴的“酒色文化”。被专家论证为“华夏文化南方之源,九省通衢武汉之根”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商代盘龙城遗址,自1954年被发现以来,已出土青铜器、陶器、玉器、石器等三千余件,包括青铜大圆鼎、大玉戈、绿松石镶金片等国家一级文物数十件。出土的具有酒器功能的主要有青铜尊、爵、卣、斝、盉、觚等,其中,青铜爵、斝、觚,多以成套出现,这也是商代青铜器以爵、斝、觚为核心的重酒器的体现。这三件青铜酒器器型俊拔秀逸,浑厚凝重,有的装饰花纹繁缛富丽,可见3500年前生活在武汉地区的商人的尚酒风气和宴饮生活的奢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