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阿姆斯特丹是名副其实的博物馆之城,大大小小总共400家博物坐落在此,使得阿姆拥有了一股无与伦比的艺术文化气息。

复古风格的Katten Kabinet猫博物馆

这座超过20年的猫咪博物馆,位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是一座私人博物馆。当你走进这里,会感觉到时光被凝固了,身边都是缓缓流动的猫的气息。

阿姆斯特丹Katten Kabinet猫博物馆

位于荷兰西北部的阿姆斯特丹是荷兰首都,兼最大城市。这里有很多旅游景点,包括历史悠久的运河网、荷兰国家博物馆、凡·高博物馆、安妮之家、红灯区以及许多大麻咖啡馆。但对猫奴而言最有吸引力的却是隐藏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绅士运河的猫博物馆。

阿姆斯特丹Katten Kabinet猫博物馆

这家博物馆位于阿姆斯特丹街巷497号的一栋很古老的建筑里。据说,博物馆的主人Bob是一位富有的男人,之所以成立博物馆是为了纪念他最爱的那只猫咪Morgan,Bob不仅为它特别定制画像、铜像、书籍,竟然还特制1美元钞票。来到这里,你会见到一位极品猫奴对猫咪的挚爱。

阿姆斯特丹Katten Kabinet猫博物馆

博物馆面积不大,只有几间屋子,里面却填满了各种关于猫咪的物件:、海报、书籍、玩具、雕塑、铜器、陶瓷、刺绣……博物馆里还养着几只猫咪,有的酣睡在角落里,有的和来访游客一起玩耍。

阿姆斯特丹Katten Kabinet猫博物馆

15岁的时候,Bob以Morgan的名义发行了一本书,并且还为它特别定制了1美元钞票,目前在猫博物馆不仅可以看到这个特制猫咪主题钞票,还可以买回家作纪念哦。中间的猫咪头像就是Morgan本尊了,看,钞票上赫然印着“我们相信世界上没有狗”,而不是那句大家耳熟能详的“我们信仰上帝”,足见对猫的尊重与爱。

Katten Kabinet猫博物馆的猫咪钞票

Katten Kabinet猫博物馆的猫咪钞票

让人眼花缭乱的猫咪艺术作品遍布在猫博物馆的各个角落,其中还有毕加索、伦勃朗等大师的画作呢。在主厅的一角,陈列着音乐剧《猫》葛莉莎贝拉中曾穿过的经典戏服,仔细探索还会发现埃及的猫咪木乃伊、中国苏州的猫咪双面绣、日本的经典招财猫。

阿姆斯特丹Katten Kabinet猫博物馆

另外还有一些比较有设计感的猫咪主题物件穿梭其中,比如猫咪弹球机,猫咪地砖、猫咪酒标等。

阿姆斯特丹Katten Kabinet猫博物馆

一层还有纪念品商店,这里主要售卖猫咪主题的明信片、海报和书籍。其中很推荐猫咪版大师名画系列明信片,比如猫咪版《梵高自画像》、猫咪版《蒙娜丽莎》、猫咪版《撑洋伞的女人》、猫咪版《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猫咪版《春》等等。

阿姆斯特丹Katten Kabinet猫博物馆

另外还有书籍,内容是关于名人明星与猫咪的照片,适合资深猫咪控收藏。维多利亚时期和法国印象派之后,猫在绘画中开始成为了女性角色怀里宠物的专属模特,比较著名的有爱德华.马奈、皮埃尔-奥古斯特、基斯·梵·邓肯等等。

爱德华.马奈,《女人和猫》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女孩儿和猫》

基斯·梵·邓肯,《女人和猫》

现代艺术家中最有名的猫奴可能是亨利.马蒂斯,他养过很多只猫,最亲的三只叫做米怒诗,库西和一只黑猫叫“小跳蚤”,每天早上吃早饭他都给这只小黑猫喂牛油面包。马蒂斯和毕加索有着深厚的友谊,这友谊不光建立在艺术上,也和交流铲屎技巧有着一定的关系,不同的是毕加索虽然养猫,但可能更喜欢狗。马蒂斯晚年的时候受直肠癌的折磨,常年居家卧床和坐轮椅,在这一点上也很好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和猫在一起。

马蒂斯和他的猫

亨利.马蒂斯,《猫和红色的鱼》

亨利.马蒂斯 ,《猫的剪纸》

另一位著名猫奴是安迪.沃霍尔,在他父亲去世之后,整个五六十年代,他一度和他母亲在纽约的住所养了25只猫。1954年的时候他私人出版了一本石版印刷图书叫做《25只叫山姆的猫和一只蓝咪》,不过书里只画了16只颜色各异的猫。他母亲则自己出版了一本叫做《神圣猫咪》的绘本。和马蒂斯一样,安迪.沃霍尔的晚年也是和猫狗一起度过的,那是一栋五层楼的别墅,房子里到处都是古董、艺术品、成箱的假发,还有猫。

安迪.沃霍尔,《25只叫山姆的猫和一只蓝咪》

安迪.沃霍尔他妈,《神圣猫咪》

也发生过不幸的故事,胡安.米罗就被踢出了爱猫艺术家的队伍。传说他曾经养过一只猫,但是有一次出远门儿的时候他把房门锁上就走了,一走就是六个月,当他回家的时候,他的猫因为断水断粮早已经变成一句干尸了,面目狰狞惨不忍睹。他保留了这只猫的尸体挂在厨房的墙上,提醒他自己疏忽大意犯下的罪行,和“死亡的不可避免”(但是这猫的死完全可以避免)。米罗在他的作品里画了很多猫,很可能就是为了内疚和负罪感。

胡安.米罗 《幸福的猫》

胡安.米罗 《迷路的猫》

胡安.米罗 《被鸟的飞行轨迹包围的猫》

对了,那么二十世纪的艺术家究竟是如何铲猫屎的呢?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大概,也是那么铲的呗。

居斯塔夫·库尔贝 《猫与女子》

2014 年 7 月 30 日,就有人发起了一个“博物馆猫日”(#MuseumCats#)的活动。

全球各大知名博物馆纷纷晒出自己的镇馆之“猫”,从绘画到雕塑,工艺品到木乃伊。

MediaSpaceLDN镇馆之“猫”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镇馆之“猫”

梵高博物馆镇馆之“猫”

古根海姆博物馆镇馆之“猫”

安迪·沃霍尔博物馆 镇馆之“猫”

1909 年 2 月 到 1929 年 1 月,这只叫 Mike 的猫咪一直担任大英博物馆的「门卫」。Mike 的讣告还登上了《时代》杂志。

艺术圈这股致敬猫咪的复古风潮两年后又卷土重来,英国 Worcester Art Museum 近期做了一个关于艺术作品里的猫科动物的展览,展的名字就叫作“喵”。

展览负责人 Adam Rozan 在展览手册里写到:“在社交网络里,猫咪早已成为网络红人的第一灵感来源,无数的搞笑视频、艺术作品都有它的出现。只能说互联网的病毒传播速度之快让猫咪迅速地火起来,但它并非互联网的新现象,早在过去的艺术作品里,就已有所体现。”

比起猫咪的幽默感,艺术家往往更偏爱它们丰富古怪的表情,并将之收入作品之中。在几个世纪前的艺术品里,猫便已经是缪斯。

Helen Hyde,《墨西哥风情女子》,1912 年浮世绘

Will Barnet,《冥想的米诺》,1994 年

罗伯特·纳尔逊,《猫和老鼠》,1976 年

泰奥费尔·亚历山大·斯大林,《冬天的猫》,1909 年

科内利斯·德菲斯海尔,《猫》,1657 年

藤田嗣治 ,《无名》或《女孩,猫和瓷砖》,1982 年

伍斯特艺术博物馆馆藏,《埃及猫》,埃及第二十六王朝(公元前 672-525)

吉田古原,《黑豹》,1987 年

除了线下展览,爱猫成痴的艺术家们还把热爱延续到了网络上。旧金山猫咪博物馆(CatMuseumSF)就是一个专门搜集猫咪的前世今生的艺术作品的网站。

他们称自己是探究人与猫科动物的关系研究者。主创们都是爱猫成痴的达人,连自我介绍里都用带猫的照片。

网站首页赫然挂着知名猫奴马克·吐温的话——“在所有上帝创造的生物中,唯一不能当成奴隶驱使的,就是猫。如果人、猫可以混血,人的品质将提升,猫的品质就会下降。”网站按照艺术品类别细分,古埃及艺术品、猫科电影节、猫咪出版物、猫咪卡通、猫咪儿童读物等等,事无巨细地搜集关于猫咪的一切。

他们定期结合网络推出关于猫的艺术作品展览。年初的时候他们做了一期关于电影里的猫科动物展览,以配合互联网猫咪电影节( the Internet Cat Video Festival )的进行。猫咪电影节在 1 月举办,期间博物馆都布置成电影剧照的展厅。

电影里的猫科动物展其中两幅《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和《蒂凡尼的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