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成立于奥地利维也纳的水晶玻璃家族品牌Lobmeyr拥有近200年的历史,如今运营品牌的已是第六代继承人。两个世纪以来,Lobmeyr一直坚持最精赞的技术体现水晶玻璃的最佳质感,不断与历史上的建筑与设计大师合作,创作出诸多历史性的经典产品。

Loos legendary No. 248

80多年前,奥地利著名建筑师Adolf Loos为诞生于维也纳的手工玻璃品牌Lobmeyr设计了一套命名为“Loos legendary No. 248”的酒具,杯身极简,只在底部几何纹样。但随后,他又致信给品牌方,希望能改变杯底的方案,换成具象的“蝴蝶、小动物、裸体”等图案进行装饰,对于曾经刻薄地写出《装饰与罪恶》的建筑师来说,此举似乎与之观点相悖甚远。因为他曾说过:“现代装饰,既无父母也无后代,既无过去也无未来。”—— Loos对装饰的拷问可谓痛心疾首。从此,“装饰”一词便在现代主义的殿堂中万劫不复了。

Adolf Loos和他设计的Horner House

但Loos反对的,乃是无意义且虚假的装饰。事实上,从某种角度来说,Loos本人是装饰的爱好者,他喜欢丰富多彩的材料和优异的做工,他觉得丰富这些方面远远胜过装饰。从他的建筑与室内项目中可以看到诸多适宜且并不繁复的装饰元素。当然“装饰与罪恶”写于特定的时期和地点,直击同时代一些极具影响力的权威:包括德意志制造联盟、维也纳分离派和新艺术运动的艺术家们。是的,Loos强烈抨击了Art Nouveau,并第一个公开给了维也纳分离派重重一拳。

Loos legendary No. 248

“七宗罪”与“七美德”

有点扯远了,前文我们提到Loos给Lobmeyr写信,最终品牌却并未采纳Loos的修改意见,但80年后,著名平面设计师施德明和Walsh从1931年Loos寄给Lobmeyr的最后那封信中获取灵感,在保持“Loos legendary No. 248”原有杯型的基础上,在杯底注入装饰性图形,至于取材《圣经》著名的“七宗罪”,无疑是对“装饰与罪恶”的某种致敬,继而对应出“七美德”,从而有了如今这套完整的“七宗罪”与“七美德”酒杯。

七宗罪(Seven Deadly Sins)

七美德(Seven Heavenly Virtues)

杯底采用了插画师Kate Copeland画的复古图案,施德明以一种调侃式的方式,对《圣经》中的教条进行解读。当杯中琼浆见底时,所露出的图案,更像是对饮者的“问候”和“撩拨”。“罪恶”还是“美德”其实并不重要,它们都是藏匿于人心深处原始的驱动力。

忽然想起,Loos曾对柯布西耶说过:“一个有教养的人是不会从窗户向外眺望的,他的窗户是毛玻璃的;其目的只是采光,并非供人向外眺望。”虽然柯布西耶对此嗤之以鼻,但也无疑宣告了Loos的价值取向——“有教养的内视”。Beatriz Colomina甚至认定Loos的向内视线是一种“空间窥视”。

杯中向内窥视,视线所见的底部图案,倒像是在80年后的一种不谋而合。

说了这么多,为什么会选择写这个品牌这批产品,大概也是因为我们喜欢它们所传递出的一种政治不正确的态度,当你用嘴唇轻抿那吹弹可破的玻璃杯壁时,这些教条式的图案被淹没于美酒之下,丝毫不影响你的寻欢作乐。

装饰是罪恶的吗?我们不知道,但至少,畅饮是一种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