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如果说,一个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成功了,叫大师。那做成了两件事,都成功了,就叫——雨果。

维克多·雨果,

维克多·雨果,大多数人熟知他的名字,是通过《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等一部部皇皇巨著。

可很少有人知道,

可很少有人知道,他在绘画方面的天赋和成就,同样足以使其跻身“最伟大画家”行列。

终其一生,

终其一生,雨果创作了4000多幅画作,不仅是纸上天马行空的想象,他对绘画技术和形式的创新,同样令人瞠目结舌。

早在19世纪中叶,

早在19世纪中叶,他就发明了镂花模板、擦印画法。要知道这样的技法,被认为属于20世纪超现实主义、抽象主义的技术创新……

天才,总是超越自己的时代。

天才,总是超越自己的时代。也难怪德拉克罗瓦在写给雨果的信中说:“如果您决心当画家而非作家,成就会高过这个世纪全部艺术家。”

德拉克罗瓦的名作《自由引导人民》

德拉克罗瓦的名作《自由引导人民》

在雨果的众多绘画作品中,一些被视为文学在现实世界中的延伸,而更多成为他在思考某些独特理念时,留下的辅助实验性草图。

法国超现实主义画家布勒东在《神奇的艺术》中写道:

在这个领域内,最后决定意义的画应该属于一个既不是职业雕塑家,也不是职业画家的人。这个人先于兰波,已经借助画笔和钢笔墨水‘固定眩晕’,探求自己的潜意识···

这位不受重视的水墨画、‘墨渍画’和想象力恣肆奇兀的画的作者,是一位诗人,名字叫做维克多·雨果。”

众多绘画大师对雨果的画

众多绘画大师对雨果的画评价都非常之高。而雨果自己却相当低调,“画作,只是消遣娱乐,是内心受到苦楚激励的幻觉。”

这种幻觉无法用文字诉诸笔端,

这种幻觉无法用文字诉诸笔端,那就干脆尽情在纸上涂抹。

挥手泼墨的瞬间,

挥手泼墨的瞬间,形象、光影就此铭刻。

任何成就,

任何成就,绝不可能一蹴而就。雨果早期的画作,同样带有儿童讽刺画的幼稚。

衣服的折角,

衣服的折角,墙角斑驳的影子,都是其无穷无尽的灵感来源。

越到后期,

越到后期,他的超现实主义风格越成熟,越明烈。

及至1870年左右,

及至1870年左右,抽象表现主义的点印画风格,已经非常鲜明地体现在他的画作。

他的儿子在《过路人在雨果家里》写道:

他的儿子在《过路人在雨果家里》写道:“一旦纸、笔和墨水瓶端上桌子,雨果便坐下绘画,事先不勾草图,没有先入为主的想法,运笔异乎寻常的自如,画的不是全图,而是景物的某个细节。

由树枝成森林,由山墙而成城市……

由树枝成森林,由山墙而成城市……一步步,白纸上猛然现出一幅完整的作品,其精细和明晰,如同照相的底片,经化学药品处理,即可现出景物。

这样完成后,要来杯子泼下清咖啡,

这样完成后,要来杯子泼下清咖啡,其风景画即告完成。结果便是一幅出人意料的画,雄浑、意境奇异,总是富有个性,使人依稀想见伦勃朗和皮拉内西的铜版画。”

画无定法,

画无定法,这种泼清咖啡的创作方式,与中国泼墨何其相似。

随性的方式与风格,

随性的方式与风格,又恰巧暗和他的绘画精神。雨果绝对是个充满幻想的画家,一个自由意志与创造力的天才,说他是现代艺术的先驱,当之无愧。

在《19世纪的艺术历程》一书中,

在《19世纪的艺术历程》一书中,1854年艺术史的最大事件:将雨果列为“特级艺术大师”。

波德莱尔更是赞誉雨果:

波德莱尔更是赞誉雨果:“我们的诗人,是诗歌中的风景画家之王。”

不仅是随性幻想地创作,

不仅是随性幻想地创作,偶有空闲的时候,他还会画家具草图,装饰自己的居所,以达到内心与外部环境的和谐。

中国宫廷风格的图案,

中国宫廷风格的图案,是雨果顶喜欢的元素。

《编年版雨果全集》里的中国题材画,

《编年版雨果全集》里的中国题材画,是雨果为情人朱丽叶居所的饭厅设计和制作的。画作如今陈列在巴黎“雨果故居纪念馆”三楼的常设展厅里,称作“中国客厅”。在泽西岛和恩格西岛的流放生涯里,他也没闲着,从大自然和偶遇的画面中汲取灵感,雨果发展出一种基于想象力自由表达的图像风格。

自由灵动的线条,

自由灵动的线条,彰显出灵魂、生命的自由热烈。

值得一提的,

值得一提的,还有他的人物画。寥寥几笔,人物印象形神毕具。

在所有的绘画实践中,

在所有的绘画实践中,雨果最感兴趣的是墨的表现与光影反差。

而这样的水墨画作,

而这样的水墨画作,在19世纪却无人问津。

不断用各种新媒介,

不断用各种新媒介,不断地尝试各种新材料、新风格,只要能满足他的审美情感,雨果似乎兴趣满满、永无停歇。

我在画里用上了铅笔,

我在画里用上了铅笔,木炭,乌贼墨,木炭笔,碳黑,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混合物,方能大体上表现出我眼中,尤其是我心中的景象。

说他是20世纪的艺术先驱,

说他是20世纪的艺术先驱,毫不为过。

1865年1月7号,

1865年1月7号,他在一幅画中写道:在黑暗中画成,我在墙上所见。

艺术评论家达索认为

艺术评论家达索认为“印象派、超现实主义、点彩派,在它们还没有名称之前,雨果就实践过这些技法了。”

《巴黎竞赛》画报更直接:

《巴黎竞赛》画报更直接:雨果的画作,完全可以署名达利或马蒂斯。

在古今中外文学大师阵营里,

在古今中外文学大师阵营里,把绘画当兴趣爱好的不在少数,泰戈尔、歌德、鲁迅、张爱玲···但能和雨果绘画天赋比肩的,绝无仅有。

如果让你把雨果归类到

如果让你把雨果归类到某一具体画派和风格,你又会十分为难,自始至终他都是“非主流”。

没接受过绘画教育,

没接受过绘画教育,也没有师门传承,他游离于19世纪的美术界,不依附、不归属任何流派。

画我所见,画我所想,

画我所见,画我所想,自由自在,随心所欲,正是这样的雨果,留下超越时代和地域的画作。

强烈的情感冲击,高超的技法创造,

强烈的情感冲击,高超的技法创造,一代文豪在绘画艺术上的不羁想象,真到今天,看后都有摄人心魄的力量。

以至有人评价

以至有人评价“为什么梵高能立在画家的顶端,而鲜明深刻的雨果,画家的身份甚至不被承认?”

我无法回答,也无能回答。

我无法回答,也无能回答。或许这样一个文画双全的智者,在乎的仅仅是心灵自由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