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澎湃新闻 作者:何怀硕2017-11-16 15:27

拍卖场上时见高价迭出,拍卖价格与艺术价值成正比吗?

针对近日中国台湾地区部分媒体称“以中外绘画作品卖出总价来排名,得出张大千榜首”的报道,台湾地区知名艺术评论家何怀硕表示,文学的诺奖与艺术品市场的排行榜,与真正的文学、艺术成就的高下,毫无关联。以之论艺术价值,可说是焚琴煮鹤。

九月下旬赴杭州参加中国美院的研习会,又应当地有名的晓风书屋之邀做了一次拙著《大师的心灵》与读者的座谈会。恰巧资中筠先生在杭州,也在晓风书屋刚刚有过座谈会。有机会拜见这位学富五车的学界前辈。承书屋主人安排,茶话会之后,又共进午餐,这是我此行出乎意料的荣幸。

10月19日与友人从日本北海道回台北﹐便在网上拜读资中筠先生 《诺贝尔文学奖有世界意义吗?》一文。那是她二十年前的旧文章。我大学生时代,也不认为西方文学专家可裁判全球各族文学的优劣,诺贝尔奖只能设和平、医学、物理、化学等奖项。文学不像科学,有客观普遍性的基准,所以 “文学奖”不应列入。

但是, “西方中心”意识形态二百年来已习以为常,部分欧美人的狂妄,到了自己都不觉察的地步。东方许多人也一样视西洋为上国。中筠先生批得太好了,我完全共鸣。诺贝尔“文学奖”不但没有“世界意义”,连“意义”都不具备。因为与民族性,与传统文化紧密相关的文学、哲学、宗教、审美、艺术、思想等,都无法以一个尺度来评判孰优孰劣。所以,由极少数西方“权威”去裁定谁应得奖,是很荒唐的事。事实上,诺贝尔文学奖不但毫无意义,而且还有负面意义。因为把迎合西方口味的作品评为某国族文学的最高成就,是价值的错乱,将有误导后生与世人之虞。

微信截图_20171116152454

2013年香港苏富比“梅云堂藏张大千画”专场拍卖会现场

无独有偶,近日台北《中国时报》有一条新闻:“张大千作品去年全球最畅销”。以中外绘画作品卖出总价来排名,得出张大千榜首的新闻。可见当代部分传媒对艺术的外行与功利主义、拜金主义泛滥的可悲。中外画家个个在拍卖上难免出现价钱的高低,但艺术品格、成就的高低与是否“最畅销”毫无关系。而以总成交价钱,比赛各画家谁最畅销来暗示艺术的胜利,是极低俗的尺度。而且不论总价是由三、五件的总和,还是二、三十件的总和,赤裸裸以金钱多寡为依据来排比,既不公平,也更没有任何艺术品评的“意义” 之可言。

283

张大千荷花作品

张大千为何会在一年拍卖中总价抡元?若知道内情,便不值一笑: 喜买张大千的藏家多为两岸土豪或大商人,不懂中国书画真价值何在者较多;其次,张大千的画绝大多数是摹仿传统已有的名作,非常公式化的甜美风格,张大千的作品数量是创作性第一流画家的数十、数百倍。所以每个拍卖会张大千的画最多,当然总价也最多。

微信截图_20171116152527

张大千

文学的诺奖与艺术品市场的排行榜,与真正的文学、艺术成就的高下,毫无关联。以之论艺术价值,可说是焚琴煮鹤。但当代已成为“权威”。这是过去与古代从未有的现象,更不要说诺奖与拍卖的内情之诡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