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0

寒露之后,一场秋雨一场寒,不禁让人想起唐代诗人韩愈有诗云:

时秋积雨霁,新凉入郊墟。

灯火稍可亲,简编可卷舒。

——韩愈《符读书城南》

这几句诗感叹秋夜宜人,最宜挑灯夜读;而日本受此影响,有了所谓“读书之秋”(読書の秋)的说法,更在每年10月27日至11月9日设立了读书周(秋の読書週間)。如今秋意渐浓,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画中人都在怎么读书,读什么书。

1

爱德华·维亚尔, Children Reading, MuMa - Musée d'art moderne André Malraux

说到画中的读书人,就不得不提起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Jean-Honoré Fragonard)笔下的《读书少女》(Young Girl Reading / La Liseuse)。这幅作品是画家的代表作,更是绘画史上的经典。

2

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 Young Girl Reading, c. 1770,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画中的少女右手持书,完全沉浸在阅读之中。她似乎坐在一扇窗前,柔和的光照在她的身上,在墙上投射出一道阴影。身着柠檬黄色的连衣裙,白色的领口、袖口衬着紫色的丝带,柔软而蓬松的大枕头在她的身后散发着温暖的光辉,每个部分都以不同的笔触呈现。在这样一个给人感觉十分“私密”的时刻,人们能从中获得一种宁静,而少女色彩鲜明的衣装又与这样的宁静时刻形成一种微妙的冲击。据说画中少女的原型是弗拉戈纳尔妻子的妹妹,年近十四岁的玛格丽特·热拉尔,她因母亲去世前来巴黎投奔姐姐。弗拉戈纳尔受其吸引,一反昔日的笔法创作了这幅作品。

3

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 Young Girl Reading(局部), c. 1770,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不止是少女,男孩子也是爱读书的哦。下面这幅肖像是荷兰画家伦勃朗(Rembrandt)为他的儿子提多·范·莱因(Titus van Rijn)所作。

4

伦勃朗, Titus van Rijn, the Artist’s Son, Reading, 1656/1657,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Wien

提多斯出生于1641年,是伦勃朗和他第一任妻子的第四个孩子,却也是唯一一个存活至成年的。画中的提多斯坐在扶手椅上,全神贯注地阅读着手中的书本。他的双唇微启,表现出其非常集中的注意力;光线落在他的额头、手部和书上,更加体现出这一幕的私密性。伦勃朗经常让他的儿子来当模特,尽管在这幅画中提多斯并没有在扮演什么特别的角色,但是阅读这个行为才是画家在此优先于人物而想要强调的。

5

伦勃朗, Titus van Rijn, the Artist’s Son, Reading(局部), 1656/1657,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Wien

另外,如果都像这样在房间里读书的话,可能会面临光线不足的困扰,所以,如有需要可别忘了开灯!不过在电灯发明前,人们都是用烛火来取光——下面这幅画里的女子正在夜读,身旁的烛台上蜡烛正在燃烧,配上一个精致的灯罩,宛如一盏漂亮的台灯。

6

Henry Robert Morland, Woman Reading by a Paper-Bell Shade, 1766, Yale Center for British Art

但是除了在房间里读书,在宜人的天气里,人们也会选择到户外去读书,这样既可以享受自然光的温和,又能在大自然中放松身心。在匈牙利画家久拉·本丘尔(Gyula Benczúr)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一位在森林里读书的女人。

7

久拉·本丘尔, Woman Reading in a Forest, Hungarian National Gallery

她衣着精致,侧躺在深绿的草坪上,身下铺着鲜艳的红色布垫,一旁放着的阳伞上还映着树木枝叶间漏下的阳光。在这样的午后,读着一本喜爱的书,自在地舒展身体,何等惬意?

8

久拉·本丘尔, Woman Reading in a Forest(局部), Hungarian National Gallery

而居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 Courbet)也曾描绘过这样一幕场景。不过在他的画中,主人公的衣服看上去更显慵懒,也没有“野餐布”的束缚,整个人就闲散地融入到自然的绿色当中。

9

居斯塔夫·库尔贝, A Young Woman Reading. c. 1866/1868,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你是否觉得森林里的景致有些单调?爱读书的人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读书的好去处。在下面这幅李利·马丁·斯潘塞(Lilly Martin Spencer)的作品又带我们走出了森林的包围。

10

李利·马丁·斯潘塞, Reading the Legend, 1852, Wadsworth Atheneum Museum of Art

年轻的男子摘下帽子席地而坐,朗读着一本浪漫小说;而他心爱的女子坐在一旁一边侧耳聆听,一边望着不远处爬着藤曼的城堡废墟。文字诉说着书中的故事,而她眼中的景致所蕴含的历史似乎又是另一个故事,仿佛一本无字之书,沉默又壮丽。那么除了小说,在画中世界还有什么热门书籍呢?《圣经》就是其中之一。有自己一个人读的:

11

Michael Ancher, Mrs Brøndum reading the Bible, 1909, Skagens Museum

也有全家一起读的:

12

Rel. Chri. Preaching & Bible Reading, LIFE Photo Collection

13

Eduard Karl Gustav Lebrecht Pistorius, Bible Reading, 1831/1831, Rijksmuseum

是不是快睡着了?

14

Eduard Karl Gustav Lebrecht Pistorius, Bible Reading(局部), 1831/1831, Rijksmuseum

读书还是要打起精神来,不如吃点桃子,再换本书看看?

15

马蒂斯,《读书的女人和桃子》

诗,是个不错的选择。下面这幅《读诗的女人》(Lady Reading Poetry)表现的就是一位女子优雅惬意的读诗场景,并且据说画中人物的原型是当时一位英国女演员。不过你可能想不到,它出自日本画家之手。1876年,石桥和训出生于岛根县,他曾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学习传统的欧洲肖像画技术。在这件作品中,构图准确地捕捉了模特的优雅表现,是石桥的代表作品,传达了他拥有的罕见天赋。

16

石桥和训, Lady Reading Poetry(局部), Shimane Art Museum

说到读诗,当然少不了中国这个诗歌大国。宋代盛师颜的《闺秀诗评图》中,主人公所读的《闺秀诗评》是记载、反映、评论女性诗歌创作的著作。可见她不仅读诗,还读得有深度。

17

盛师颜《闺秀诗评图》,宋代,Freer and Sackler Galleries

秋季景萧瑟,春季万物生,都是让人感怀的季节,春天也是读诗的好时候。赶紧准备好诗书百卷,共享一场咏诗盛宴。

18

歌川国贞(三代豊国),当世四季之詠 : 春の部,早稲田大学図書館

书的种类繁多,总有你喜欢的。动人的故事让人不停地想往下看,连载的内容吊足了胃口。歌川国芳笔下这位手拿着书,回味无穷还想要看续篇的女子,是否也像是你曾经的模样?

19

歌川国芳, 山海愛度図会・つづきが見たい,江戸時代・19世紀,東京国立博物館

总而言之,读书并不只是秋天的事;但在这样的好时节,看到画里的人都在认真地看书,不如我们也一同行动起来吧!

行业领袖、创业先锋、明星人物独家分享

沉浸式+主题式+体验式生活节首次呈现

国际化的建筑空间

没有尽头的“莫比乌斯”之旅

点燃触觉、听觉、嗅觉、味觉

11月5日,撕掉“寡淡”,给你“盐”色!

世界人文生活方式大会暨有盐生活节早鸟票开通啦!

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活动详情!

人文方式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