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北京日报 作者:曹利群 2017-08-03 10:52

《魔笛》是一部情节怪诞的童话:夜后请求塔米诺从祭司萨拉斯妥那里解救自己的女儿帕米娜,而当夜后露出险恶的意图时,萨拉斯妥却成人之美,让塔米诺和帕米娜在经历了诱惑、水和火的考验之后,终获结合。之间穿插着捕鸟人帕帕盖诺的滑稽与饶舌,给这个故事增加了不少捧腹的欢乐。在莫扎特的正歌剧、谐歌剧之间,《魔笛》刚好属于亦庄亦谐的维也纳的“歌唱剧”。不用说,有关《魔笛》的经典版本无数,而最近在天桥剧场连演三场的德国柏林喜歌剧院和英国1927剧团联合制作的《魔笛》则带来新的惊喜。

科斯基版本更接近莫扎特和席卡内德想要的

之前很多导演的关注点都在于《魔笛》的多元化与集大成——其中既有许多歌剧元素,也融合了十八世纪以前德、奥、意等国所特有的各种音乐形式和戏剧表现手法。塔米诺、帕米娜和夜后的多首咏叹调以极其优美的旋律,极好地描画出人物细致丰富的内心。其他的二重唱、三重唱和五重唱都令人印象深刻。然而他们忽视了《魔笛》的编剧席卡内德,忽视了《魔笛》还是一部“童话”。此前传统的舞台表现方式都显得非常笨拙。新版导演科斯基从小就看腻了传统蹩脚的《魔笛》,如今他的《魔笛》很“童话”,很“魔幻”,比此前任何一部都更接近莫扎特和席卡内德想要的。

maxresdefault

在开场的时候,塔米诺从一个巨大的怪兽那里逃走,当他想到帕米娜的时候,卡通的心脏就会被爱的心跳所撑破。全剧从头至尾都让观众眼花缭乱:上世纪的默片和21世纪的动画制作,黑白和彩色的影像成功地串联起全剧的场景。间或还有哑剧、剪纸、复古的服装,偶尔出现的还有英国艺术家比亚兹莱风格的装饰插画。各种魔幻和幽默元素的使用,与原作的舞台追求可谓一拍即合。

所有这些动画手段都与音乐非常合拍,唱歌的角色与卡通配合称得上天衣无缝。可以说这部剧是一场忠于原剧精神的演出,它同时也依赖于21世纪的技术。剧场里,年轻的观众边看边笑,非常享受。而出色的唱段,恰到好处地得到传统歌剧迷的热烈掌声,演唱的高超水准毋庸置疑。显然,新颖的舞台展现和地道的歌剧唱段,受到不同观众的喜欢。复古的服装与黑白影像相当合拍。屏幕不时插入大号字,把人带回默片时代。可惜读不懂德文,无法会意文字与人物的心理活动。关于此点,科斯基解释说,《魔笛》并非是向默片时代致敬,而是默片的特色让他们有了发挥的契机。

再如塔米诺的爱情表达,其心理变化与影像的对应如影随形。即使在夜后的咏叹调中,塔米诺的表演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感受发生形体与心理的变化。夜后的形象成了夸张的大蜘蛛,凸显了她的邪恶与塔米诺的渺小无助。这样的内心对比,在传统的歌剧对白与唱腔中是无法实现的。

动画所有的想象力都出人意料:萨拉斯妥城堡内,三个天使变成蝴蝶翻飞,而不是缩在无法动弹的篮子里。男女对唱与花影弄姿,虽说是爱情的表白,但却多了谐歌剧味道。传统制景中的左右城堡此处变成了复杂的地图,两个神只是左右探出巨大的投影头像。塔米诺独唱“永恒之夜”的背景仿佛身临高山,陡然增加了想念之情。帕米娜爱情失意的独唱衬托着枯树下的飘雪。四野笼盖点点星星,所有的虫和兽都是飞动的卡通形象。相形之下,传统舞台表演中,动物模仿都过于笨拙虚假。根据剧情的推延,立体“幕布”的随意打开就是门和窗,人物进出十分方便。有观众甚至担心演员的安全,因为高窗离地面距离实在太悬了。

有得必有失:多媒体舞台让表演和歌唱打折扣

自然,一个元素的完美呈现势必伴随着另一方面的缺失。多元化多媒体的舞台呈现,让传统的舞台感和舞台表演打了折扣;新奇的舞台装置,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对歌剧演唱和表演的注意力。例如上半场结束前的五重唱,帕帕盖诺在背景的高处,而塔米诺和三侍女在低处,相互之间表演张力明显减色。复古的现代着装使角色自身的差异明显缩小,除了帕帕盖诺的咖啡色,其他人物基本都是黑白为主,就连祭司们也是绅士装。舞台纵深表演成了立体呈现。图像处理有碎片化表面化倾向。说到时间,巨大的钟表马上就出来转,说到爱情,心的卡通图案就飞起来。影像中,黑白的男女主角暗示了“庄”,而彩色的则显示“谐”。向往爱情就彩蝶飞舞,痛苦的图片就黑白分明。

惟有变革,歌剧才能有未来

但科斯基不在乎我们的感受。他解释说,这部作品一半存在于莫扎特的音乐,另一半存在于席卡内德的文字和喜剧中。这个在过往的版本中多被忽视,而这部分正是它天才的地方。如果你想做一个“概念化”的制作,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他还强调说这不是普通的童话,需要把它看作是一个超现实的童话,这样才能让更深的共鸣自由穿行其中。这是一个爱情的童话,还是在其中隐藏着莫扎特共济会的理想?想必观众自有答案。

很多年轻人兴奋地说,他们就是为这个剧来的,这之前从没有看过“正式的”歌剧。科斯基说,歌剧的未来不是让千里之外的人来看安娜·奈瑞贝科(Anna Netrebko)这种大牌明星,那将是歌剧的死亡。当然并非所有的歌剧都适合这种“卡通化”,但歌剧确实需要变革,需要让每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有喜欢的道理,这样歌剧才能延续。一部《魔笛》让莫扎特重访了少年时代的记忆,一部“魔幻版”的《魔笛》让今天的年轻人续写着自己崭新的记忆。

有盐APP给大家送福利啦,现在加入“有盐1001种生活”微信群,就可以:

随时抢到DIY、插花、陶艺、音乐、戏剧、亲子等活动优惠券和大红包哦!!

第一时间Get各种好玩又不贵的活动!!

扫有盐君二维码,带你入群哈!!

有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