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欧洲作为二十世纪前西方世界的代表,自中世纪之后从来没有掩饰过他对于神秘东方的好奇和欲望。随着中世纪后人文主义思想的迸发,曾经由宗教所建立的世界观渐渐的受到了质疑,欧洲人开始思考,在欧洲之外是否还存在着更多更先进的文明。马可波罗,大航海时代等等对东方的探索逐步地揭开了东方世界的面纱。这一次次的探索不仅为欧洲皇室带来了无尽的财富、功勋,更多的则是文明之间的冲击与交换。

1

《马穆鲁克》(Un mameluck),Horace Vernet,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 René-Gabriel Ojéda

东方主义起于十九世纪初期,这一艺术思潮影响了当时的文学和艺术,大量的作家与艺术家用他们的经验或是想象去描绘他们心中的东方。东方主题起源于十一世纪的十字军东征伊斯兰世界,因此东方主义主要表现的是北非,土耳其,阿拉伯及其他奥托曼帝国的领地上的世界。东方主义的艺术家无论是表现形式或是主题都有所不同,但是他们都呈现出当时中东世界或是伊斯兰文明对他们的深刻影响,例如著名艺术家英格尔,德拉克罗瓦,直到十九世纪末的雷诺阿,马蒂斯甚至是之后的毕加索。因此东方主义也作为一个广泛的主题与不同的艺术流派在这一世纪不断交织。

2

《小浴女,后宫内景》(La petite baigneuse - Intérieur de harem),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1828,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ichel Urtado

对中东世界的表现在西方艺术史中由来已久,毕竟宗教主题一直都是欧洲艺术最重要的一部分。基督教中对于耶路撒冷及其他中东城市的描述从中世纪起便通过不同形式的艺术形式表现出来。但当时的艺术作品更多的是叙述圣经故事或是单纯表现对宗教符号的热忱,所谓“东方化”的环境背景并不是当时艺术家的创作重心。直到十八世纪末,拿破仑军队远征北非后,才让更多的法国艺术家有机会亲自目睹和感受中东文化。十八世纪末,法国著名的建筑家CHARLES-LOUIS BALZAC便前往了埃及,他画出了真实亲眼所见的金字塔,这种无关宗教,人文,皇宫贵族的东方主题震撼到了当时的艺术界。东方主义这一流派也在这时开始慢慢发芽,无论是权贵或是沙龙中的新布尔乔亚们都开始追求这一来自于地球“另一端”的流行,他们为自己家中装点绘着埃及沙漠的画作,铺设来自土耳其的羊毛地毯,穿上有伊斯兰装饰的服装参加在巴黎的酒会。

3

《孟菲斯的金字塔,斯芬克斯,日落》(Les pyramides de Memphis, le Sphinx, au soleil couchant),Charles Louis Balzac,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ichèle Bellot

东方主义的绘画拥有属于他的独特主题,其中被大部分画家所表现的必然是不同于欧洲的沙漠风景,漫行在黄沙之上的商队,或是独具特色的沙漠建筑。正是这种截然不同吸引了当时的艺术家和艺术市场。人们永远向往着未知,这种新鲜感在短时间足以超越一切的技法和思考。

4

《沙漠商队》(La Caravane),Alexandre Gabriel Decamps,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Stéphane Maréchalle

当然,这种流派并不仅仅因为他的新鲜感而流行近一个世纪,更重要的是他作为主题导向的流派与其他美学导向的流派的融合。十九世纪初最著名的新古典主义艺术家,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就从另一个层面表现了东方的神秘与诱惑。皇室生活一直以来也是艺术家惯常表现的主题。尤其东方的皇室便显得更加的诱人。在那个以男性收藏家为主导的时代,表现女性裸体的画作一直是最畅销的主题之一。但因为道德的限制,女性裸体必然要依附于可被引用的经典主题,例如宗教故事和神话故事,东方皇室这一独特的叙述背景为裸体的表现提供了契机。英格尔深入到中东的闺阁深处用一幅幅浴女,姬妾的画作为法国上流社会打造了一个充满幻想与情趣的另一个世界。在帷幔遍布的宫室中,宫女们修长的身体在浴室的蒸汽中若隐若现,安格尔笔下的东方主义从另一个角度带来了与风景画相比截然不同的感官体验。

5

《大宫女》(La Grande Odalisque),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1814,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Thierry Le Mage

与此同时,另一位法国艺术巨匠,欧仁·德拉克罗瓦则用另一种不同于新古典主义的风格,即充满热情更富有表现力的浪漫主义笔触展现了伊斯兰世界的各个方面,从生活到军事,甚至将自己都着上伊斯兰的装扮。德拉克罗瓦在1827年就完成了他的杰作之一《萨达那培拉斯之死》(LA MORT DE SARDANAPALE),这一来自于亚述君王亚述巴尼拔的故事被德拉克罗瓦用一种不对称倾斜的构图表现出来。而这种热情,残暴甚至有些疯狂的场面不符合当时新古典主义的审美,因此这幅画在当时的学界饱受争议。但是,这一描写古老阿拉伯国家亚述的作品也从另一方面体现了东方主义对当时艺术界的影响,也激发了德拉克罗瓦对东方的幻想。

6

《萨达那帕拉之死》(La Mort de Sardanapale),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1827,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Hervé Lewandowski

在1832年,法国占领了阿尔及利亚,德拉克罗瓦因外交任务出访了北非,游历了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等国。在这一段时间内,他创作了一百余幅作品,其中不仅有表现当地风土人情的现实主义作品,例如《阿尔及利亚的女人在他们的公寓里》(FEMMES D'ALGER DANS LEUR APPARTEMENT),还有大量记录历史故事的历史绘画。在北非,他不仅表现了伊斯兰教的生活,同时也创作出了部分关于犹太人的作品。而这一段在北非的生活经验,也为他充满浪漫主义风格的动物主题作品提供了大量的自然素材。

7

《阿尔及利亚的女人在他们的公寓里》(Femmes d'Alger dans leur appartement),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卢浮宫博物馆,巴黎

Photo (C)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Thierry Le Mage

或许生活在别处,但又没有一个地方是他方。对于有些画家来说东方主义带来的是一时的新鲜感,是一种转瞬即逝的时尚,但对于有些人,他则找到了一个阔别已久的让他的心灵栖息的远方。

有盐APP给大家送福利啦,现在加入“有盐1001种生活”微信群,就可以:

随时抢到DIY、插花、陶艺、音乐、戏剧、亲子等活动优惠券和大红包哦!!

第一时间Get各种好玩又不贵的活动!!

扫有盐君二维码,带你入群哈!!

有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