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中国文化报 作者:刘晓陶, 黄丹麾2017-07-24 14:33

52928

1917年,马塞尔·杜尚把从一家商店买来一个的瓷制男性小便器命名为《泉》 ,署名为“R·Mutt” ,当作作品参加了纽约独立艺术家沙龙举办的一个展览。展览组委会愤怒地拒绝将这个倒放的男性小便器当作雕塑展出。

后来,杜尚对此事进行了辩论。他写道:“Mutt先生是否用他自己的手制造了这个小便器并不重要。他选择了它。他取了一件平凡的生活用品,将它摆置起来,使它在一个新的标题和观念之下失去它的实用意义—— (他)为那个物品创造了一种新的思想。 ”当评委会获知它是杜尚的作品,他是著名的艺术家,另外还是沙龙本身的创办成员,立即承认它是艺术作品。

杜尚说:“当我发现现成物品的时候,我希望给审美的狂欢节泼点冷水。但是新达达主义者们使用现成物品以期从它们身上发现某种审美价值。我把酒瓶架和便壶迎头扔向他们,这是一种挑衅的态度,而他们竟欣赏起他们的审美之美来。 ”由小便器引发的艺术概念之争则喋喋不休。

评论家菲力普·塞尔说:“ (杜尚)之所以没有把便壶树立为艺术品,恰恰是因为他首先想展示艺术品的某种接受美学的海市蜃楼,后者决定着艺术品的‘艺术’品位。署名‘R·Mutt’ (接近一个陶瓷洁具的制造商的名字)时,它不是一件艺术作品。署名杜尚时,它可能就变成了艺术品,因为杜尚是沙龙的创办人,他有体制性的权力以及通过最有效面对社会认可的途径而把便壶提升为艺术作品的能力,体制性场域巩固了艺术品的价值。 ”因此,塞尔得出的结论是:便壶是声讨建立起来的社会自诩拥有为艺术创作价值立法之权力的某种行为。

分析美学家比厄斯利对杜尚展开了批驳: “杜尚或其他什么人,要么就把它( 《泉》 )当作艺术,要么就认为它有审美上的资格,可是情况似乎并非如此。他并未建立起艺术作品的新内涵,事实上也没有开创一个传统,促使人们现在把管道雕塑接纳为艺术作品。那么,杜尚的《泉》仅仅因为它被展出,而归之为艺术作品,在我看来是智力上存在缺陷,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商业博览会、科学博物馆、集邮俱乐部和世界博览会上的展品都可以被当成艺术作品了。艺术作品之所以被归为艺术作品,因为那些被称为艺术家的人这样来称呼它们,他们制造东西并名之为艺术,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归类,不过是循环论证而已。或许这些玩意应该另外取个什么独特的名字,但绝对不是艺术。 ”

美学家乔治·迪基认为,杜尚把一个小便器拿出来供人欣赏,而一个小便器的销售员在他的工作中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在他看来这两个行为之间存在差异。小便器的销售员没有像杜尚那样创造一件艺术作品,是因为他没有在艺术界的语境中行事,并没有什么体制障碍阻止销售员像杜尚那样行事。销售员之所以未行杜尚所行之事,只是由于他的想象力和勇气受限而已。如果他像杜尚那样在适宜的体制中行事,或许也能成功地创造出《泉》 。也就是说,在艺术界的语境之中,销售员和杜尚一样也是艺术家。

但是这种说法也遭到了批驳。评论家安妮塔·西尔维斯认为,即使这个销售员创造了艺术作品——例如,一幅画——也很难说他能够像杜尚那样以一种如此激进的方式来进行创作,能够像杜尚那样在授予小便器艺术身份上获得成功。就算是他在杜尚之前创作了《泉》 ,关键点也不在于艺术界是接受还是拒绝了销售员授予艺术身份的尝试。当杜尚创作出《泉》时,许多人被授予了为作品授予艺术身份的权力,但是只有极少数人像杜尚那样,能够使用或修改所有的权威。杜尚有权去做小便器销售员(在那时)不可能做的事情,是因为他被认为是先锋艺术家,从而获得这一权威,这才是关键的,至于他是否需要表现出独特的技能,从而配得上这一认可,则无关紧要。

杜尚的《泉》的结局似乎有些出人意料。1993年,尼斯画派画家皮诺切利在尼姆以再普通不过的方式“使用了”杜尚的作品《泉》 (在这个作品里撒了一泡尿) ,之后用锤子将这个著名的小便池砸破,以“武力”使之回归到小便池的身份。法院驳回了皮诺切利所谓“这件现成品只是新近生产的仿制品,原件已经丢失”的说法,于1998年11月判决皮诺切利支付将近30万法郎的罚金。至此,杜尚的《泉》再次吸引了人们的眼球。

杜尚的初衷是用这个作品给“审美的狂欢节”泼点冷水,但是没有想到此作竟然成为了博物馆的经典作品。如果认为《泉》不是艺术品,主要理由是它只是人工制品,没有经过艺术家的任何技巧性加工。如果认为《泉》是艺术品,主要理由是:杜尚将普通的小便器予以了倒置;他将小便器命名为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泉》 ,使它具有了一个新的概念和寓意;它又是对安格尔的经典作品—— 《泉》的挪用与重构;署名“R·Mutt”接近一个陶瓷洁具的制造商的名字;“Mutt”在英国俚语中也有“笨蛋”“杂种狗”的意思,这就对艺术的神圣与高雅进行了嘲弄与反讽;将这一水管商店的物品拿到美术馆展览,就脱离了该物品的实用意义而走向了审美意义,在此情境起到了重要作用;杜尚是著名的艺术家,具有权威性,也就是说具有授予普通物品以艺术身份的权力。

OutUrl_be49f39f2b6da0412f647a4bf9f7a52c

当然,对杜尚的批判至今仍然不绝于耳。摄影家斯蒂格利茨觉得杜尚就是一个巴黎混混,毕加索也不认可杜尚取消艺术、把艺术拉向毁灭的做法,他说: “他做得不对” ……尽管存在争议,但杜尚仍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艺术大师。

有盐APP给大家送福利啦,现在加入“有盐1001种生活”微信群,就可以:

随时抢到DIY、插花、陶艺、音乐、戏剧、亲子等活动优惠券和大红包哦!!

第一时间Get各种好玩又不贵的活动!!

扫有盐君二维码,带你入群哈!!

有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