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YT新媒体 作者:上野之森美术馆2017-07-24 11:12

你眼中的“恐怖”是什么?是让你瑟瑟发抖的恐怖片?还是晚上停电一个人在家? 恐怖,很多时候都是靠着人的想象与心理活动产生的。看似风平浪静的表象下,恐怖的暗流随着人的思考而不断涌现。而在艺术创作中,艺术家们有时也将他们内心世界的“恐怖”,融入作品当中。下面这些西方画作,展现的并不只是美与经典;其背后的故事,可能会让你毛骨悚然…… 

神话与圣经

无论是希腊、罗马神话还是圣经,里面的故事都不一定有着美满的结局。人们遭受苦难,或是以悲剧收场,这样的一幕幕如恒河沙数。神话,本质上都是要表现人类难以违抗的强大力量。

1

Herbert James Draper, 奥德修斯与塞壬(Odysseus and the Sirens), 1910, Leeds Museums and Galleries / Bridgeman Images

破晓的天空下波涛汹涌,大风将船帆撑满;奥德修斯命人将自己绑在桅杆上,用蜡封上耳朵。塞壬三姐妹扑在船边,竭力地大声歌唱。她们有着半人半鱼的姿态,离开水面时,鱼尾变成腿,身上缠着的海草化成布。她们用歌声魅惑往来之人,将船沉没。她们是致命的女人。奥德修斯忍不住想要挣脱。恐怖是会传染的。棹桨的水手,接连陷入恐惧的漩涡。他们在恐惧的围绕中奋力航行。这是人类与异界力量的斗争。

2

Jean Raoux, 所罗门的审判(Le Jugement de Salomon), 1710, Musée Fabre de Montpellier Méditerranée Métropole, France

所罗门是以色列的一代明君。圣经记载曾有两个女人争抢一个婴儿,请所罗门明断。所罗门说:那就把孩子分成两半,每人一半好了。

3

François Xavier Fabre, 苏珊娜和长者(Suzanne et les vieillards), 1791, Musée Fabre de Montpellier Méditerranée Métropole, France

苏珊娜是巴比伦富商的妻子。貌美的她被当地两位长老所觊觎,遭到偷窥与要挟。苏珊娜拼死抵抗,长老害怕她向丈夫揭发,于是污蔑她不贞洁。苏珊娜因此被判死刑。

恶魔 · 地狱 · 怪物

在欧洲的基督教世界中,恶魔,长久以来是被当作是将人类引诱至邪恶之道、使其堕落的存在。而地狱,则在传统意义上就是生前犯下罪孽的人在死后接受报应的地方。

4

Henry Fuseli, 梦魔(The Nightmare), 1781,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

睡觉是某种意义上的死亡。每当黑夜来临,人都会彻底失去自我。当你睡觉时,总有什么东西在你身上悄然地运作着。亨利·富塞利笔下的《梦魔》,将睡眠如此恐怖的一面,以精神情色的方式表现出来,给人以强烈的冲击。仰睡的女子身上,是骑着母马而来的Incubus(Incubus意为“男性梦魔”,拉丁语词源有“骑在上方”之意;女性梦魔为Succubus,拉丁语词源有“躺在下面”之意)。画面中,双方都在幻想般的梦中获得愉悦。事实上,Incubus本应有着姣好的外表与面容,但是画家并没有这样描绘。女子在梦中感受背叛的狂喜,而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丑陋的恶魔却近在咫尺。 

5

Henri Fantin-Latour, 圣安东尼的诱惑(La Tentation de saint Antoine), 1897, RMN-Grand Palais / Agence Bulloz / distributed by AMF

魔鬼的手段离不开诱惑。圣安东尼跪在地上,周围是光怪陆离的景象。尽管虔诚的圣安东尼抵制住了诱惑,然而魔鬼却无处不在。

异界与幻视

人们总是在想象中,创造出与我们日常生活截然不同的世界。特别是在浪漫主义之后,描绘“异世界”的艺术作品被大量创造出来。它们如幻影一般,却照亮了真实世界中藏匿在阴影下的另一面。

7

Charles Sims, “……然后精灵们就拿着衣服逃走了”('...and the fairies ran away with their clothes'), 1918-19, Leeds Museums and Galleries / Bridgeman Images

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由于工业革命带来的快速城市化和功利主义,人们对于超自然事物的也增添了许多向往。相信精灵和鬼魂的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所增加,精灵画也处于黄金时期。在希姆斯的这幅画中,小精灵们出现在了森林里休息的母亲和婴儿面前,它们正在搬运着一些衣服。对于这样不可思议的事件,母亲和孩子的反应却十分平静,似乎精灵们才是受到惊吓的一方。不过,有人却注意到,相较于前景的恬然,背景的森林却显得有些惊悚。画家西姆斯原本生活顺遂,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失去了他的长子。他本身也是战争画家,目睹了战地的惨状。归乡后同年,他画出了这幅作品,后来逐渐遭受精神疾病的折磨,53岁时投水自杀。 

6

Joseph Wright of Derby, 老人与死亡(The Old Man and Death), 1773, Courtesy National Museums Liverpool, Walker Art Gallery

骷髅向着老人走来。显然,他命不久矣。

8

Odilon Redon, 一个面具敲响丧钟(Un masque sonne le GLAS FUNEBRE), 1882, 岐阜県美術館藏

面具下的眼睛,骇人的骨骼……敲响“丧钟”的,到底是什么?

现实

人类所生活的现实中,充满了痛苦和恐惧,死亡就是其中一点。年老、疾病,一切导致死亡的原因,都如战争与犯罪一样,是画家们的重要课题。在现实社会中,这些原因甚至潜伏在我们没有察觉到的方方面面,有的看起来甚至纯洁无害。

9

Paul Cézanne, 谋杀(Le meurtre), Courtesy National Museums Liverpool, Walker Art Gallery

在黑暗笼罩的岸边,海浪在翻滚。这里,就是新鲜的谋杀案现场。一个被按倒在地即将失去生命的金发女人,一个挥动着刀刃的男人,以及一个在奋力压住受害者的重量级同谋。这三个人有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会在此处发生这样的事件?我们没有任何线索可寻。塞尚在这里唯一清晰传达给我们的,只有画中强烈的杀意。

10

Octave Tassaert, 一个不幸的家庭, 亦称自杀(An Unfortunate Family aka Suicide), 1852, Musée Fabre de Montpellier Méditerranée Métropole, France

生活的不幸,将人逼入自杀的绝境。

11

Walter Sickert, 开膛手杰克的卧室(Jack the Ripper's Bedroom), 1906-07, Manchester Art Gallery / Bridgeman Images

“开膛手杰克”这个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似乎与Walter Sickert有着微妙的联系。他笔下的《开膛手杰克的卧室》据称更是有现实背景。在20世纪末到本世纪初,曾有三位作家在其书中认为Walter Sickert就是开膛手杰克的真身。这阴暗的房间里,隐藏着怎样的真相?壮美的风景18世纪至19世纪的浪漫主义时期,山水风景画有了新的发展。 画家们除了描绘以历史为背景或是特定不变的地理景观之外,还创造了一种表达主观感受和情绪的风景画。而这样的作品背后,更隐藏了其不为人知的焦虑与恐惧。

12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杜巴登城堡(Dolbadarn Castle), Royal Academy of Arts, London

从废墟中,可以看到其壮美的一面。人们可以感受到它与过去的荣耀、威严和崇高相连,同时又与恐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透纳的这幅作品是他的代表作之一。威尔士的黑暗历史就隐藏在其中。兄弟相争,荒凉的山顶上,逆光而荒凉的废墟,仿佛就是被囚禁的王子。石柱间的空洞,透过时间,向来访者讲述着血腥的中世纪以及变幻无常的命运。

13

Henri Frédéric Schopin , 庞贝末日(The Last Days of Pompeii), 1834-1850, RMN-Grand Palais / Agence Bulloz / distributed by AMF

庞贝,被无情的火山爆发所掩埋。末日来临之时,只见惊恐、混乱、逃亡。

14

Gustave Moreau, 索多玛的天使(The Angels of Sodom), c.1890, Musée National Gustave Moreau, Paris, France

索多玛城罪孽深重,上帝想要毁灭它。两位天使被派往此处,调查是否还有正义之人。最后,只有罗德一家人在天使的指示下逃走,索多玛城被从天而降的火焰吞噬;而罗德的妻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忘记了天使的告诫,回头看了一眼而变成了盐柱。

历史

人类历史,也是激烈的权力斗争的历史, 在欧洲也不例外。即使是风光无限的人,一旦在战斗中失败,面临的也将是残酷的现实。 历史中,有悲情,有被命运所捉弄的人。

15

19世纪初,法国远洋船“梅杜莎号”在途中触礁沉没,船上的一百五十人造了一艘木筏逃生。在这海上漂流的13日间,所有人都仿佛活在人间地狱。争夺饮用水、互相残杀、病死、溺死、自杀、发狂、饿死、甚至吃人肉……最终,只有十余人幸存。籍里柯的《梅杜萨之筏》十分有冲击力,在当时震惊欧洲。

16

Frederick Goodall, 查理一世的幸福时光(An Episode in the Happier Days of Charles I ), 1853, Bury Art Museum & Sculpture Centre, Greater Manchester, UK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政治的冷血与残酷,接踵而至的冲突,将多少幸福打得支离破碎。真正的恐怖,并不只是血淋淋的镜头或者黑夜里的惊声尖叫。它是源自生活与现实中阴暗的另一面,给人以思考及心灵的震撼。事实上,西方画作中,如此这般令人细思恐极、隐藏着恐怖的作品,远不止这些。

17

Charles Sims, Clio and the Children, 1913, Royal Academy of Arts, London

18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Circe Offering the Cup to Ulysses, 1891, Image courtesy of Gallery Oldham

19

William Hogarth, 1751, Beer Street and Gin Lane, Koriyama City Museum of Art

这些画的恐怖之处,究竟又在哪儿?现在,日本“恐怖的画”展(『怖い絵』展)为你揭晓答案。知道真相的你,可不要害怕哦。展览信息

<东京会场>

会场:上野之森美术馆

展期:2017年10月7日~12月17日 

※会期中无休

<兵库会场>

会场:兵库县立美术馆

展期:2017年7月22日~9月18日 

※周一闭馆(9月18日除外)

20

Paul Delaroche, The Execution of Lady Jane Grey,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Bequeathed by the Second Lord Cheylesmore, 1902

有盐APP给大家送福利啦,现在加入“有盐1001种生活”微信群,就可以:

随时抢到DIY、插花、陶艺、音乐、戏剧、亲子等活动优惠券和大红包哦!!

第一时间Get各种好玩又不贵的活动!!

扫有盐君二维码,带你入群哈!!

有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