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莆田守艺人 作者:莆田守艺人2017-06-14 09:29

莆田的雕刻艺术有着悠久的历史。2013年,福建工艺美术大师郑春辉创作的大型木雕作品《清明上河图》,成功创造了一项全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上最长的木雕”。本期《守艺人》走近木雕作品《清明上河图》创作者郑春辉,感受莆田木雕的传统工艺魅力,感受木与刀的灵动。(图文整理:莆仙小翁、莆仙小滋)

木雕《清明上河图》 2013年,莆田木雕旷世之作《清明上河图》惊艳亮相。这座世界上最长的木雕作品,长12.286米,高3.075米,宽2.401米,正面雕刻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全图,背面雕刻乾隆年间清宫画院版的《清明上河图》,该木雕于2009年开始创作,由多名木雕师傅参与雕刻,历时4年方完成。整幅作品采用镂空雕、透雕、浮雕和莆田精微透雕等雕刻技法创作,小到舟车里的人物、摊贩上的陈设货物,大到浩瀚的河流、高耸的城郭,都惟妙惟肖展现,精致的雕工,令人惊叹。

木雕大师郑春辉

木雕《清明上河图》的创作者——郑春辉,1968年出生于莆田一个普通的水泥匠之家,是土生土长的莆田人。少时家贫,1985年,年仅17岁的他做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重大抉择,前往黄石惠上村拜师学艺,从此开始了他漫长的木雕生涯。拜师期间,他跟随师父到莆田各地雕刻寺庙里的护栏、神桌,而后前往泉州学艺。他天资聪颖,自学绘画,再加上勤恳好学,很快就掌握了木雕技巧。1993年,他回到莆田开始自己创作创业。

创作《清明上河图》中的郑春辉

一个偶然的机会,江西一个村庄村口的千年老樟树被雷劈倒。好木难寻,通过在当地做生意的莆田老乡郑春辉得到这个消息,他兴奋不已,立刻从莆田赶到江西,仔细勘察了这棵千年樟树后,当天便设法将重达30吨的木头运回莆田。他仔细研究了这块木料的质地、颜色、纹理后,将绘画名作《清明上河图》创作成木雕作品的想法呼之欲出。随之而来的,便是辛苦的长达四年的创作之路。

《清明上河图》的正反面 

在正反两面雕刻不同版本的《清明上河图》,也是郑春辉的良苦用心。宋代张择端版的《清明上河图》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而清代清宫版的《清明上河图》现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将二者合并雕刻在同一块千年樟木上,穿越时空阻隔共同呈现宋清两代中国的繁华景象,是希望借这个作品寄意中华传统文化和精神价值在两岸间永续传承,也是希望两岸能够早日统一。

放大镜下的微雕作品

木雕是一种精细活,创作过程中不能有任何马虎。一件木雕作品被创作的过程,大致要经过选材——画稿——打坯——修光——打磨等步骤。《清明上河图》木雕作品的尺寸是在原版画作的基础上,长度放大一倍多,高度扩大六倍,这对整体的空间布局把握是个特别大的考验。郑春辉凭借过人的绘画功底,将《清明上河图》放大搬到雕刻木料上。他将多种雕刻手法运用在《清明上河图》的创作中,一气呵成,化腐朽为神奇,甚至将肉眼不可见的细节都一一展现。由于对中国古诗词的特别偏爱,郑春辉的每一件作品都充满了灵性和意境,经过雕刻,已失去生命的樟木不再只是一块木头,它被赋予了全新的生命、美感与价值。

部分雕刻工具

在木雕作品的创作过程中,雕刻工具的好坏对于木雕艺人来说非常重要。在传统的工艺雕刻中,木雕工具往往多达百余件,工艺一般的至少也要30件,当然,经常使用的只是一小部分,有的只是偶尔使用一下。雕刻、打胚、修光,所用的工具各有不同,不可随意替代。在现代,随着科技技术的发达,机器也参与了雕刻。《清明上河图》也是以手工雕刻为主,机器雕刻为辅创作出来的。 

郑春辉工作处所——他的部分作品展

郑春辉的艺术创作,并不止于《清明上河图》。在他的工作处所中,有一个雕刻艺术展厅,摆满了他从过去到现在所创作珍藏的木雕作品,精雕细琢巧夺天工的沉香雕、檀木雕,是郑春辉几十年艺术实践的结晶。而在莆田这座全国闻名的木雕之城,人才荟萃精品叠出,郑春辉之所以特别,不仅因他精细的传统雕刻技艺和大胆的创作,更因他对传统艺术文化的一份坚守。早前有日本收藏家、中国富商先后出高价欲购买木雕《清明上河图》,郑春辉都不卖,他觉得木雕作品与国画、古诗词一样是中国传统文化精髓,要把传统文化的 “根”留住。

学徒众多

为了使手艺能完整地传承下去,如今的郑春辉,也有了自己的学徒,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学艺之路艰苦而又漫长,这些学徒在学习雕刻技巧的同时,不仅要上绘画课程,还要选修《古典诗词鉴赏》。传统木雕与古典文学的融汇贯通,是郑春辉多年来的习惯,他希望学徒们也能从古典文化中提高修养、获取木雕的创作灵感。这些学徒里,有着许多年轻的面孔,最小的才十七岁,初中毕业便走上拜师求艺之路,正如当年学艺的郑春辉。

莆田传统木雕已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郑春辉的创作地也于2014年被莆田市政府授予“莆田木雕郑春辉传习所”的光荣称号。莆田木雕从业者虽众,但不少年轻人心浮气躁,过度追求市场利益,作品缺乏创新和特色,艺术造诣不高,长此以往,莆田传统木雕工艺将出现传承缺失。可喜的是,郑春辉的一双儿女,从小受父亲的耳濡目染,也走上雕刻之路。他们共同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加入木雕创作的这一行业,传承文化,创造精品,让更多子孙后代欣赏木雕的同时,也能够感受到莆田民间传统文化的内涵和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