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真正的大师绘画不会局限于画幅大小,在他们笔下,大幅巨幛,可率性而成,气势逼人;盈尺小画,笔精墨妙,韵度超逸。本篇遴选了本次春拍“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等专场中,齐白石、李可染、潘天寿、林风眠、溥儒、石鲁等数位大师的小尺幅作品,他们皆是师承传统却敢于挑战传统的艺术战士,且看他们如何在有限的画幅内施展才能。

1


齐白石  大涤子作画图

立轴 设色纸本  

59×27 cm.

题识:大涤子作画图。下笔怜公太苦心,古今空绝别无人。修来清静华严佛,尚有尘寰未了因。白石。

印文:木居士

自题题签:大涤子作画图。

展览:

1.“惺惺相惜,恩有重报——京华珍藏齐白石、陈师曾联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7年2月10日-2月16日。

2.“中国近现代十二大家展”,2017年5月10日至5月14日,江苏美术馆陈列馆。

RMB: 800,000-1,200,000

启功《记齐白石先生轶事》记有他一次向白石请教山水画学哪一家为好,齐白石说:“山水只有大涤子画得好,大涤子画的树最直,我画不到他那样。”启功再问当今还有谁画得好?齐答:“有一个瑞光和尚,一个吴熙曾,这两个人我最怕。瑞光的树比我画得直。”

可惜的是释瑞光的画作似乎并不多见,这与其早逝不无关系,白石自述中有“民国二十一年,我七十岁。正月初五日,惊悉我的得意门人瑞光和尚死了,享年五十五岁。他的画,一生专摹大涤子,拜我为师后,常来和我谈画,自称学我的笔法,才能画出大涤子的精意。”

癸亥(1923年)齐白石先生作《大涤子作画图》,题跋中提及用释雪厂本一事:“释瑞光(雪厂)画大涤子作画图,乞题词。余喜之,临其大意。”又己巳(1929年)两度创作《大涤子作画图》,我们从1929年的《大涤子作画图》“余门人释雪厂画大涤子作画图呈于余,余喜之,遂存其藁,略为更改……”到图式有变化,其人物造型也完全不一样了,这一点,齐白石先生也是有字为证的,即:“石涛作画图第二。白石山翁造藁。”古往今来,师父临弟子之作大概是不多的,而临写后且如此直白地记下来更是少而又少了,白石翁取法的不拘一格与诚实态度由此也可见一二。白石其后又有一系列《石涛作画图》,渊源均来自于此。

2


李可染   黄山烟霞

镜心 设色纸本 

1973年作  

69×48 cm

题识:余游黄山写生,得饱览烟霞变幻。一九七三年,可染奉庆重法家指正。

印文:可染、河山如画、师牛堂

RMB: 8,000,000-10,000,000

展览:“中国近现代十二大家展”,2017年5月10日至5月14日,江苏美术馆陈列馆。

著录:

1.《新美域》,第18页,新美域杂志社,2007年第3期。

2.《雪莲堂藏画》卷二,第160-161页,文物出版社,2015年。

说明:这是李可染画赠新加坡著名实业家、收藏家张庆重先生(1910-1992)的作品。张庆重,字希川,福建南靖人。上世纪30年代客居南洋,创建实业,成功发达。70年代末,往来大陆,走访李可染、黄胄、刘海粟、黄永玉、程十发、宋文治、亚明等著名书画艺术家,广结书画缘,入藏名家书画颇丰。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许多画家都对黄山情有独钟,李可染也是。“搜尽奇峰打草稿”,不仅是石涛的豪言壮语,更是李可染的创作理念。李可染此幅《黄山烟霞》是李可染画赠新加坡著名实业家、收藏家张庆重先生(1910-1992)的作品。

李可染从1954年开始曾几次登上黄山,多次描绘黄山烟霞,力图将黄山之景用笔墨语言表现出来,以表现出深邃浑厚的意境。此幅李可染的《黄海烟霞》创作于1973年,是时他已是快七十岁高龄,仍然登上黄山,创作了这幅气壮山河的巨制。他直面自然,直写河山,而且在写生过程中抛开了传统山石树木勾被之法,大胆地将西方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引入传统山水画的写生与创作中,直观的表达山自然与自我心灵的契合之处。

3


潘天寿   鱼鹰

立轴 设色纸本 

1961年作  

69×49 cm

题识:写富春道中所见,兹拟其大意,未知能得形神否乎?奈何!六一年辛丑深秋于大华旅次,寿。

印文:不雕、潘天寿、天

诸乐三题签:潘天寿鱼雁。诸乐三篆。印文:诸印

RMB: 2,300,000-3,000,000

“不求三绝,但要四全”这是潘天寿先生经常提的要求,他深知诗、书、画、印之相互滋养的重要性,并在各方面都取得极高的成就。“其书艺或被画名所掩也”这是吴茀之先生对其书法艺术的高度评价,黄宾虹、诸乐三、沙孟海、陆俨少等先生也都有很高的赞誉,在此不一一例举。因为有强烈的书法面目,才有强烈的绘画风格是不争的艺术规律,此画的题款是成就这件精品的重要组成部分。疏密错落,气韵生动,力能扛鼎!远观题款部分,既是书,也是画,好象鱼鹰在远处江面上的同伴,或出入水中,或振翅欲翔,或抛食鱼儿,或仰天长鸣……,真是妙不可言!从题款的内容看,更反映了一代艺术大师的严谨治学态度,他常用的“拟”字就是尝试,模拟将所见景物表现出来的意思,不但要求形似,更要求神似。“奈何”就是向大家征求意见,怎么样的意思,是与读者在进行无声的学术互动。如此谦虚的探索精神,多么值得我们深思啊!该画作于1961年深秋,是潘天寿先生的盛年之作。“大华旅次”就是现在西湖边的大华饭店,当时浙江省政府为了能让潘老多出佳作,特提供给他的创作场所。非常难得的是该作品还有诸乐三先生的题签。他们年轻时均为吴昌硕先生的学生,后又一起担负起中国画教育的重任并首创书法专业,为我们民族书画艺术的传承,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藏家对此签条也珍爱有加,将其重新装裱于画心一侧,同视之。

4


潘天寿   竹报平安

立轴 设色纸本 

1961年作  

76×41 cm.

题识:星明同志鉴可。六一年深秋,寿。

印文:潘天寿、阿寿

鉴藏印:浣花斋赵军鉴藏

RMB: 4,200,000-6,000,000

展览:“叶隐闻声——齐白石工笔草虫大展暨白石友朋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5年11月6日-10日。

著录:

1.《中国近现代名家翰墨选》第92页,西泠印社出版社,2006年4月。

2.《西泠诗丛》第414页,中国文联出版社,2009年3月。

3.《浙江四大家续集》第204-205页,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0年11月。

4.《潘天寿全集》,第100页,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年10月。

潘天寿的画特别注重意境和格调,他崇尚自然界的野性荒寒、雄强霸悍之美,用高度提炼的艺术手法强化所画的对象,以洗练的笔墨,真实而生动地表现神情气韵,境界高妙,气势雄强。此幅竹鸡依然出自传统画题,但潘天寿兼得八大之孤傲与缶庐之磊落,强调“强骨”、“霸悍”的同时,又标举“静气”、“不雕”,与潘老其它的真力弥满、奇崛恣肆的画作相比,多了几分清新秀逸。画中由岩石、小鸡、兰草三部分组成,宾主关系不简不繁,主题突出,与岩石、小草既热闹又相互联系。鸡禽是动的,在画中是最有生命的东西,是主题,因而画起来特别的用心。眼睛又是传神的主点,处理的尤为精彩。凝神静立,目光炯炯,笔墨写意,又极见细腻,是被赋予了某种精神,神完气足。竹鸡上寥寥几丛小草,生机盎然,斜伸出一丛细竹,如箭之将要离弦,富有张力。再事点苔,画上各点皆为其所特有,大大小小,浓浓淡淡,以圆浑厚重为主要特色的点子来协调整幅画面,分组分片,疏密呼应,既不繁杂,又不匀洒,别有韵律感。画中没有玲珑奇石、奇花异鸟,目之所及却一派天然。一如先生所言:“荒山乱石,幽草闲花,虽无特殊平凡之同,慧心妙手者得之尽成极品。” 

5


林风眠   雪景

镜心 设色纸本  

42×51 cm

题识:林风眠

印文:林风瞑印

RMB: 800,000-1,200,000

展览:

1.“林风眠水墨画展”,台北国父纪念馆/台北,1995年。

2.“95林风眠个展”,高雄炎黄艺术馆/高雄,1995年。

3.“中国近现代十二大家展”,2017年5月10日至5月14日,江苏美术馆陈列馆。

林风眠在其主要的创作经历中,始终致力于西画的绘画语言、媒介与中国传统绘画的观看方式及东方性的互补与融汇。此幅《雪景》,便可看作林风眠“调和中西艺术”之理念的力证。从空间构成看,艺术家有意弱化了欧洲古典油画标志性的焦点透视,使画面呈现出一种显著的平面性,而这恰是中国传统绘画对于空间的核心理解。纵览全幅为半封闭构图,观众的视线因被远景中的几重雪山所阻挡,而被自然地拉回到前景中的村舍。从绘画的材料看,艺术家选择的是最为典型的西画材料——猪鬃笔和水彩颜料。而从绘画语言与方式上看,雪山、房舍、栏栅以及枯沈的灰树,均以极快且准确的笔触扫出,流露出后印象派绘画的率真与表现性特征。纵览全幅,林风眠将中国绘画的感知方式与西方绘画媒介相结合,以营造出寒风怒号、冰冷肃杀的视觉效果,无论色彩与笔触都倾注了丰富的情感。所有这些都表明,画家在《雪景》中追求的并非事物的客观再现,而是一种理想中的形式美。因此,作品才得以超越了理性与时空,进入到一种超验的精神维度。从这些变化万千的笔触,层次丰富的肌理效果,我们将清晰地看到一位伟大艺术家对于艺术理想的不懈探索与坚持,感受到他那“为艺术战”的决绝与崇高的生命力量。

6


溥儒 抛毛线

镜心 水墨纸本

约0.5平尺

题识:子强先生女公子清玩。心畬。

印文:旧王孙

23×26 cm. 

RMB: 10,000-20,000

7


石鲁  黄河两岸渡春秋

立轴 设色纸本 1978年作  画心:44×53 cm.

印文:石鲁

诗堂:黄河一泄十亿嗣孙。丁卯金秋,莫应丰题。印文:莫应丰印

题跋:黄河两岸度春秋,逐野旷天悦是由。风劲犹堪非乐事,一年辛苦甚前忧。一九七八年初夏写于京华。石鲁。印文:石鲁

说明:

1.莫应丰(1938-1989)当代著名作家。湖南益阳人。1956年入湖北艺术学院音乐系学习,1961年参军,在广州军区空军文工团从事音乐和剧本创作,曾任湖南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理事。

2.莫应丰题诗堂和外签。

3.本作品为原装旧裱工。

RMB: 1,000,000-1,800,000

石鲁曾言,中国画的核心诉求不是主题,而是意境。在正式逃离“四人帮”的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残害之后,迎来新生活的第一年,石鲁的心情振奋。画面也极富昂扬之气。在这幅画作中,我们看不到对细节的详细描画,朦胧间,眼前奔涌的只是巍然的高山和滚滚黄河水的对比。小船的出现让整个场景极其宏达。画面尺幅虽不大,却描绘了一个无比宏达的场景。

北宋画家郭熙在其《林泉高致》中说,山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云烟为神采,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华,得云烟而秀媚。一幅山水画由达意、为象、气局三个内容所组成,而意境的艺术表现则是其主要的根本所在,历代大家无不在意境的营造上下功夫。

有盐APP给大家送福利啦,现在加入“有盐1001种生活”微信群,就可以:

随时抢到DIY、插花、陶艺、音乐、戏剧、亲子等活动优惠券和大红包哦!!

第一时间Get各种好玩又不贵的活动!!

扫有盐君二维码,带你入群哈!!

有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