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澎拜新闻 作者:姜白2017-05-25 14:08

最近几年去过霍巴特(Hobart)的人多半会对那个新旧艺术博物馆(MONA)印象深刻。的确,David Walsh几乎把这个藏身在山崖中的古怪博物馆搞成了他自己一样的传奇。可除此之外,这里还有太多好玩的东西值得尝试——起码还有塔斯马尼亚式令人垂涎的美食:在海港栈桥边上的T-42 Bar and Café餐厅坐下,边进晚餐边看着归来的一艘艘渔船,肯定赏心悦目胃口大开;伊丽莎白街上的新派意式餐厅Capital是年轻人的天堂,吃到兴起和伙伴们毫无顾忌地谈笑也没人介意——因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忙着开心;如果有好酒量,趁着夜色去云雀酒吧(Lark Distillery)消磨上两个钟头,把塔斯马尼亚最好的几种威士忌一杯杯试过去,那才是幸福。

在“塔斯马尼亚海鲜诱惑”的游艇上,如此丰盛的一盘美味只是前菜。  本文图均为 姜白 图

美味布鲁尼岛

从霍巴特去布鲁尼岛(Bruny Island),先要驱车30多公里到Kettering码头,然后坐半个多钟头的渡船越过 D'Entrecasteaux海峡才能到达。我没有过早地抱怨这段奔波,因为接下来岛上一路寻访到的种种美味足够补偿之前的舟车劳顿,何况还有迷人的海岛风光。

布鲁尼熏味和威士忌吧(Bruny Island Smokehouse & Whisky Bar)的石屋面海而筑,坐在走廊下就可轻松远眺海上万顷碧波和云淡风清。吸引饕餮之徒慕名而来的是店里烧制的烟熏大西洋三文鱼、海鳟鱼和革木鸭等,然而它的酒窖中收藏的本地威士忌更不容错过。塔斯马尼亚岛孤悬海外,处于南纬40°的南太平洋上,这令它具有和苏格兰极为相似的气候和地理条件:常年凉爽、水质清冽,大麦也很好,甚至也有出产品质优良泥炭的沼地。结果是塔斯马尼亚的单麦威士忌品质极佳,像Sullivans Cove等品牌近年来在众多国际威士忌酒专业评比中一再获奖。喝完一小杯本地威士忌,一线暖意从我的咽喉直透而下。我怎么也想不到,禁止蒸馏酒的法令此前在岛上实施了有150多年——仅仅在23年前,这里才解除禁令开始生产威士忌。

生蚝和大龙虾是本地必尝海鲜。

乔·贝奈特的“开蚝吧”(Get Shucked Oysters)现在是布鲁尼岛上一家人气爆棚的餐厅,这餐厅如此受人追捧,入口处的树上竟钉着一块木牌,写着歪歪扭扭的两个汉字“生蚝”。几年前这里还是个简陋的小店,现在俨然升级成一个很有时尚感的个性餐厅了。你不一定能在餐厅找到贝奈特,这倒不是因为这个年轻人最近是塔斯马尼亚甚至全澳洲美食杂志的宠儿,而是因为他每天都要下海,到前面大海湾里自己的生蚝农场捕捞些新鲜生蚝上来,以满足大批像我这样的生蚝吞噬者的欲望。

自小生活在岛上的乔 15岁去霍巴特上中学,但过了一年又回到了布鲁尼——相比霍巴特的城市繁华,宁静单纯的布鲁尼似乎更适合这个海岛。2004年,他在父母资助下买下了海峡中的一个生蚝养殖场,“开蚝吧”也成为这个岛上吃生蚝的新鲜地方(尽管开始时只是一间小铁皮屋)——所有人看着生蚝从海上运过来,在厨房筛选、洗净,然后开壳直接尝鲜或者烹制后上桌——这可是“农场到餐桌”的典范。

Hiba花园里可爱的小熊雕刻;乔开着自己的捕捞船在海上收获生蚝。

我第一眼看到乔时,他正开着拖拉机从海滩上过来。拖拉机上自然是他今日的收获:一箱箱的新鲜生蚝。他戴着手套,抓起一个生蚝,用开壳刀为我和其他好奇的人快速演示了一遍如何完美打开塔斯马尼亚牡蛎坚硬外壳的技艺:“手要握紧,掌握力度,这样既不会伤到蚝肉,也不会让汁水飞溅。”用“血腥玛丽”鸡尾酒作调料的生蚝我可是平生第一次吃到,那滋味妙不可言。再看看菜单,各种烟熏、咖喱汁、加培根和加粉丝的熟食生蚝也赫然在目,看名字就知道是美味。 

“开蚝吧”的网站上赤裸裸地写着乔的梦想:帮助澳大利亚人民把吃生蚝的水平从目前的每年人均6个提高到12个。真是个大梦想。

热爱奶酪的人必然不能放过岛上的“布鲁尼奶酪”(Bruny Island Cheese Company),店主Nick Haddow 浸淫奶酪制作十数年,也曾游学欧洲奶酪大国,以其独门手艺用塔斯马尼亚本地的有机牛奶和山羊奶调制出极富个性的美味奶酪:带点橙红色的“1792”香味扑鼻,口感浓郁,宜与火腿片同食;鲜美而中庸的“Saint”则可配苏打饼干,更清淡温和的“O.D.O”最好单独品尝,才能穷尽其绵绵余香。“布鲁尼奶酪”有极为亲近自然的树下餐桌,我就在透过枝叶漏下的阳光中,和同伴一起享受了顿有葡萄酒和奶酪的午餐。

MONA博物馆,挂着大幅莲花装饰画的房间以及风格前卫的装置艺术陈列区。

布鲁尼岛美味之旅的终点要么是普乐维多糖果店(Bruny Island Providore),要么是莓果园(Bruny Island Berry Farm)。前者可以找到甜美的布鲁尼岛软糖、果酱和松露巧克力。如果运气好,也许能预约到参观美轮美奂的Hiba花园的机会——那是由这家店的老板Michael Carnes和Bob Lavis在这个岛上开辟的私家海滨秘密花园。莓果园的亮点固然是可以亲手采摘草莓、蓝莓或覆盆子,但我觉得最吸引人的还是店里的手工莓果冰淇淋——想象下满是蓝莓的冰淇淋的样子吧!

“塔斯马尼亚海鲜的诱惑”

“看,那个山洞里住着一个离群索居的人,也许是个隐士,”离开霍巴特港口大约一刻钟后,罗伯特·佩尼科特放慢游艇的速度,一边指点船上的人寻找他所说的河边陡崖:“看见那个轮胎了吗?20年前从上面摔下来一辆车,现在就剩下这个了。” 

我坐着他的船,和其他五六个人一起在Derwent河上驰骋。这里离入海口不远,水流清澈快速,岸边有许多水鸟,偶尔会见到停在枯树上的老鹰。“塔斯马尼亚海鲜的诱惑”(Tasmanian Seafood Seduction)是罗伯特的佩尼科特荒野旅行公司(Pennicott Wilderness Journeys)的一条海鲜美食线路,连续获得多个澳洲旅行大奖,但我仍在好奇这个诱惑到底有多大。

黄昏时分的霍巴特;布鲁尼奶酪店让人垂涎的美味。

D'entrecasteaux 海峡位于本岛和布鲁尼岛之间,“这里有生蚝、青口、鲍鱼和龙虾等众多海鲜,我们的午餐就是它们啦。”罗伯特谙熟这里的一切。进入这片水域后,他开始和助手Michaye在船沿把类似铁笼的捕捞工具放进湍急的海水中,没一会就打上来两铁桶生蚝。等我们的船停在岸边一个静水区后,罗伯特换上潜水服,一个猛子扎进四五米深的水底,几分钟后就捧着一个浑身长刺的东西露出水来——鲜活的海胆啊。不过好玩的还在后边,他再次入水后,却有很长时间未回到水面,我们开始为他担心时,Michaye却轻松笑笑说不要紧,“他正在水下忙活呢”。等罗伯特戴着潜水镜的脸再次冒出水面,手里已经多了两个硕大的贝壳类动物。

“采鲍鱼要讲究技巧,”罗伯特说,“你不能拿手去生拉硬拽,那样的话鲍鱼出于本能会紧紧地吸附在石头上,根本拿不下来。”他比比手里的一把刀,“要贴着它的腹足轻而快速地一拔,然后就很容易捉到了。”几分钟内,罗伯特和Michaye就挖开了二三十个生蚝让大家品尝,如他所说,“带着点海水生吃更有风味”。

两个大龙虾!罗伯特的助手展示仍然活蹦乱跳的甲壳怪物,半个钟头后它们就成了我的盘中餐。

在我们还在对生蚝美味赞不绝口时,罗伯特他们点火造饭,没多久就摆上了丰盛得令人目瞪口呆的午餐:澳洲大龙虾、三文鱼、海胆、鲍鱼、奶酪、蓝莓、蔬菜橄榄沙拉和四五种塔斯马尼亚葡萄酒、西打酒。这个海鲜诱惑真正打动了所有人,不垂涎三尺是不可能的。此刻城市的喧嚣不知远在何处,四望只有大海、天空和一道长着参天大树的水岸,所有的乐趣都在眼前的美食和酒酣耳热后的闲聊上。

欢宴结束后,蚝壳、鲍鱼壳都扔回了水中,缓缓沉到水底,会在水流作用下一点点变成海砂。我开始羡慕起罗伯特的工作来,看在这么多海鲜份上,在霍巴特做一名渔夫貌似也十分惬意啊。

罗伯特·佩尼科特从水底抓出两个海胆来;在布鲁尼岛可以看见犹如水晶的大海和沙滩

有盐APP给大家送福利啦,现在加入“有盐1001种生活”微信群,就可以:

随时抢到DIY、插花、陶艺、音乐、戏剧、亲子等活动优惠券和大红包哦!!

第一时间Get各种好玩又不贵的活动!!

扫有盐君二维码,带你入群哈!!

有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