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王亚民2017-03-27 18:32

冷冰川 (3)

冷冰川,职业艺术家,图片来自网络

余一生虽不善画,但性喜绘画,唐五代、宋元明清,以及近现代诸多名家嗜爱深焉。明末陈洪绶老莲画坛奇人,余深为其作、其生平行藏之奇所动。老莲好友张岱把他列于“妙艺列传”,言其不拘小节、性情洒脱,于《陶庵梦忆》记载二人游西湖,兴尽而归时,波光粼粼、月华如洗。两人兴致又起,复乘船到断桥,是时有一“轻纨淡嫋嫋,婉绮可人”的美人欲搭船,老莲以唐传奇虬髯客自命,与女同饮,居然酒壶一空。问女家住何处,女笑而不答。及下船,老莲暗里跟踪,只见此女飘过岳王坟就不见了。月色如旧,老莲若有所失消失在夜色里。此是一段传奇,未必足信,亦不可不信。

老莲之浪漫,一如其作品,构图丰富、线条简洁、色彩古雅,妙在规矩之外。老莲版画之稿本,独步千古,如《水浒叶子》之起笔稍重、收笔微轻,方笔直捌、遒劲有力;如《西厢记》之造型优美、线条高古,意到笔到、疏旷散逸。有明一代,画非不工,要于不求工而令工者引以为不及,要于概括夸张而令变化者引以为不及,则老莲一人而已。

余读冰川刻墨作品,不仅慨然叹曰:是今之陈老莲也。抑余谓冰川之刻墨似老莲有说焉,盖画有调有韵,调在画之中,有目者所共见。世人所难得者唯韵,若夫韵即气韵、韵味,则既在画之中,又在画之外,如山上之色,水中之味,花中之光,美中之态,虽善解者不能下一语,唯会心者知之。

以调似老莲者,凡效陈之辈者皆能之,如优孟学叔敖衣冠,笑貌俨然似也,然非真的孙叔敖。若冰川似老莲,殊不在调似,而直以韵似。以韵似者,如湘灵之于帝妃,洛神之于甄后,形骸不具,然神明固然无二矣。冰川似老莲以韵似,苟不味其韵,取冰川之刻墨,与老莲之版画之线条比,以求其所谓似而不可得。

余游迹所至,不能丹青,仅能写数篇粗文而已。见冰川画作,畏其多而服其工,粗文粗糙不敢示之。冰川欲余序其集,余又何敢哉?犹忆与冰川登山于驼梁,兴浓时并肩而行于瀑布山泉,相与论画甚洽。冰川似以余为懂画者,然余于画不甚了了,而能识画家之情。夫画家之情,喜怒哀乐无异于俗,而去俗甚远,何也?俗人之情,固未有能及之者。

冰川南人北相,兼有傲骨,孤怀独往,耿耿向人,外冷内热,吾知冰川之于情深矣。夫佳作,无可奈何之物也,长言之不足,从而咏歌嗟叹之,知其所之而不可即也,故丹青御而出之。而画之线条不得尽情传达,非不欲尽,是不能尽也。故曰,无可奈何也。冰川乃有情之人,如红楼之于宝玉,其作必极其情之所至,穷而反焉,而后可以至于遗忘。

冰川刻墨,读《夜合花》《闲花房之春》《醉斜阳》《夜如花的伤口》,如镜中之花,若云非花,亦即是花。若云是花,花生何处?满月之月,水中之月,亦即是月,月在何处?是《一千寻》《沉香》,还是《美人计》《丰色》《晚妆》《耳语》,刻像是美人,是像非美人,云胡纸刻墨刀而能明心见性?美人在屈原那里,不是生活在现实中,它是高洁的追求、君子的化身,本性充满世界,既不执相,亦不离相,即相是心。

夫当今艺坛,画家无虑千数,大抵或尊西法或循古人,其中画非不工,要于不求工而令工者引以为不及,则冰川数人而已。有冰川之胆,有冰川之才,更有冰川之情,而后能为超世绝尘之作。

艺术家简介

冷冰川,1961年生于江苏南通,职业艺术家、凤凰卫视领客文化首席艺术顾问。巴塞罗那大学美术学院博士学位。现在巴塞罗那生活、创作。

作者简介

王亚民,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

1959年出生,河北平山人,中共党员。1982年毕业于河北大学哲学系,获学士学位。

1992年被河北省政府命名为“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1995年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99年获得“中国韬奋出版奖”。 2003年河北省第九届政协委员。 2005年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2006年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7年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

曾策划编辑了《李大钊全集》、《中国现代学术经典》、《二十世纪文学名著》、《新莎士比亚全集》、《梅兰芳藏戏曲史料图画集》等一批获得国家与省部级奖项的高品质图书。 

发表学术著作多部。《禅与封面设计》获得全国首届装帧艺术论文与研究成果探索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