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志勇 2017-03-24 11:00

谈起反腐题材创作,观众自然而然会想到贪腐者的种种劣迹,在诸多此类题材的文艺创作中,罗列贪腐者的犯罪事实,引发人们对贪腐者的痛恨厌恶,是一个较为普遍的思路。但新编反腐题材大型现代京剧《脚印》却另辟蹊径。该剧以新中国反贪第一大案的真实故事为背景题材,讲述的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大贪污犯刘敬山被执行枪决及其生前身后的故事,全剧以刘敬山的妻子蘩惠兰为主人公,通过对其命运的挖掘,着重讲述了贪腐分子给家庭带来的无法弥补的巨大痛苦和长久磨难,进而以小见大,揭示了腐贪给社会造成的恶劣影响。

1

《脚印》剧照

日前,这部由廊坊市百花戏剧艺术团、大厂评剧歌舞团联合演出的现代京剧在长安大戏院晋京首演。大幕拉开,具有鲜明年代特色的服饰一下把观众带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但人们手举“惩治贪污、惩治腐败”横幅振臂高呼的情形,却彰显了该剧的现实针对性。一开场,时间为1952年的正月十五,蘩惠兰和儿子盼着刘敬山回家过节,等来的却是刘敬山因贪污罪被绑赴刑场的消息,她和儿子赶到时,只看到皑皑雪地上一行永别的脚印……这也是全剧矛盾冲突最为尖锐的一幕,让观众带着深深的思考进入后面的剧情。

剧中的刘敬山13岁当长工, 15岁参加革命,在艰苦的战争年代丝毫没有屈服,可谓是开国功臣,新中国成立后他身居要职,进了大城市,却经不住灯红酒绿的诱惑,认为吃点、喝点、享受点没什么,“当年的大英雄,刚为人中杰,转瞬眉眼低” 。他救过薛大娘一家,薛大娘也两次救过他的命,然而因为刘敬山克扣河工款,以致薛大娘唯一的儿子吃了发霉的小米面死于治河工地。1949年,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告诫说:“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 ”短短一年多时间,刘敬山就倒在了糖衣炮弹面前,成了人民的罪人。

值得一提的是,京剧《脚印》由廊坊市纪委牵头创作,这种创作体制能够发挥纪委工作和系统优势、更多提供政策法规和案件实例的素材保证,也有利于动员相关社会力量,共同打造精品。据说,晋京演出之前, 《脚印》已经在廊坊的10个县(市、区)巡回演出,这也是廊坊市纪委监察局创新载体、赋予内涵、以宣促教、化风成俗的工作实践,希望能把《脚印》打造成廊坊的廉政文化品牌。

3

《脚印》新闻发布会

反腐倡廉是《脚印》的既定主题,但如何选择角度、塑造人物、创作唱词,首先考验的是剧作家和演员、导演的艺术功力。作为编剧和制作人,曾获得文化部文华剧作奖以及曹禺剧本奖的兰万玲坦言,自己对《脚印》倾注了巨大心血:“为了创作《脚印》 ,我做了五年的思考,主人公是一个大贪污犯的妻子,除了刻骨铭心的记忆,还要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一切,在内心情感的把握和表达上是最大的难点。 ”她为女主人公写了这样一句唱词:“生不喜庆,死不光荣” ,通俗但准确地概括了蘩惠兰的多舛命运。由国家一级演员、中央戏剧学院京剧系教授张笠媛领衔扮演女主人公,她把蘩惠兰初闻丈夫因贪污罪被绑赴刑场的震惊,而后陷于迷茫、苦闷、彷徨以及一个人带孩子的艰辛、对丈夫又气又恨又自责的复杂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一部优秀的文艺作品,在引导人、塑造人、激励人、鞭策人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可以说是灵魂的净化器,正如廊坊市纪委副书记刘文洪所指出的:“全面从严治党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实现不敢腐侧重惩治,靠猛打老虎狠拍苍蝇;实现不能腐侧重制度,靠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那么要实现不想腐,宣教工作大有可为。 ”关于本剧的关键词“脚印” ,兰万玲说:“人走过后都会留下脚印,一步一个脚印,每一个脚印都是一页历史,是对一个人生命的诠释。每个人都有自己所走过的路,都会留下自己独有的印记。而我们每个人的一生应该留下一段怎样的历史,这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剧作家的意图,是想通过手中的笔,启发教育党员干部,走好人生的每一步,从而达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目的。

7

《脚印》剧照

反腐倡廉既是政治生活的主题,也是文艺创作的职责之一,反腐工作继续推进也为这类题材的创作提供了富矿,但这副重担该怎么挑?剧作家赵德平说,作为编剧,我们的任务不仅是要歌颂、披露、批评或鞭挞,我们的职责还应该包括拯救。近年来,关于反腐题材的戏剧作品并不少,例如写廉吏于成龙、宋相吕端、清朝禁烟英雄林则徐的,大都是历史剧。作为现代京剧,直接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反贪大案搬上舞台,显然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

密切关注当前社会热点,运用全新的艺术视角,回应了一个时代人们所普遍关注的话题,在对60多年前的真实历史的编创中,这部剧作自觉用当代意识思考现实生活,主动将个人感受升华为公众的感受,这也是该剧成功的关键。此外,该剧采用了倒叙、插叙的结构,时空转换灵动,从刘敬山伏法,跳转到他与蘩蕙兰相识相恋的幸福生活,再到蘩蕙兰独自艰难生活的场景,闪回空间和现实空间的数次自由转换,使得剧情和人物产生巨大的反差,矛盾冲突激烈,带来了强烈的戏剧张力,作为一部高度契合反腐倡廉时代主旋律的新创京剧,它给同类题材的创作也带来了一些新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