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澎湃新闻 作者:B2B2017-03-23 09:39

30岁的Roman Robroek来自荷兰,现居法国,IT男,也是一枚摄影师。特立独行的他喜欢寻找那些废弃的建筑,然后记录下辉煌过后的颓败。

Roman带着相机,前往法国、意大利、比利时等地拍下这些散落在欧洲各地荒废的教堂,这样的经历对他而言就像发现被人遗失的宝藏一样。

于荒草丛生中走入曾经的圣殿,那里,长凳上落满尘埃,疯长的杂草隐匿了院子里的小道,教堂里没有讲道者,也听不见赞美诗,只剩下杂草里的虫鸣和树上的鸟叫。再无布道,再无祈祷,只剩下精美的壁画和颓唐的气息。

曾经的信仰之地仿佛已被上帝遗忘,眼前只有稀薄的阳光顺着窗沿懒散倾泻,闭眼凝神,唱诗班的歌声仿佛还在耳边,再次打开眼帘,却是满目目疮痍。闭气聆听,连一声鸟鸣没有,即便如此,周围的肃穆宁静依旧让你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心翼翼的闯入者,生怕多余的动作惊扰了这片宁静。

当昔日辉煌变得颓圮荒凉,门徒芸芸之地落满尘埃杂草丛生。不知因何,信仰远走他方,只留下被人遗忘的圣殿,建筑隐隐透出一丝悲凉。然而,这是一种湿润而洁净的悲伤,可以清理土地,准备生命的孕育,它使我们在这一刻,那么的宁静而满足。

用相机记录建筑曾经的恢宏,被人遗弃的殿堂终有一天也将化为尘土,是消散,抑或是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