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艺术云图 作者:YT小讲堂2017-03-03 15:21

鲜花已经成了被歌颂的有些俗气的事物,说起鲜花,可能会想到少女、爱情,或者春天。但艺术家们好像总是长着一双异于常人的眼睛,艺术作品中的鲜花,也不只有美那么简单!除了一些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美美的鲜花,在更多的时候,花可能被不同艺术家赋予了不同的意义、表现成了不同的样子。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鲜花是如何被历代艺术家们玩坏的。

Flower Bench, 2007 - Aki Kuroda

科林斯柱式:墓地长出的金银花?古希腊的建筑一向以和谐、典雅、崇高著称,柱式建筑有三种代表性的柱头,分别是雄健有力的多立克式、纤细秀美的爱奥尼亚式以及装饰繁复的科林斯式。暂且不提其他两种柱式,“科林斯”柱式的来历被描述得十分传奇。

 

古罗马有位建筑家,名叫维特鲁威。他的著作可能并不被太多人知道,但他的比例理论却出现在我们熟悉的一幅达芬奇的画中:

维特鲁威在他的著作中曾记录这样一个故事。科林斯的一位少女病逝,母亲悲伤地把她生前喜爱的玩具放入一个篮子,放在少女的坟墓上,并在上面盖上一片瓦片。这个篮子压到了一株忍冬草(它开的花叫金银花),于是在次年春天,忍冬草重新发芽,从篮子旁边的缝隙向上生长,被迫长成涡卷形。一位雕塑家路过时,突然灵机一动,就发明了科林斯柱式。

这个故事听起来十分有趣,但是在20世纪遭到了质疑,艺术史家李格尔认为一种建筑柱式一可能是一拍脑门想出来的,经过很多绘画、建筑的调查举证,他找出了这个柱头的来源应该是茛苕叶。所以,墓地里长出鲜花的故事,是个古罗马美丽的误会吧。

香根鸢尾花:沉重的使命这应该是一个我们经常看到的符号:

它是鸢尾花(Irises),名字取自希腊神话中的彩虹女神伊里丝。

在希腊神话中,她如彩虹一般连接着天堂与人间,帮助众神与凡人沟通;在基督教中,它与百合一起象征着圣母玛利亚;更重要的是,它是对法国很有意义的精神图腾。13世纪,法国国王路易四世称,鸢尾花有三个花瓣,分别代表了信念、智慧与骑士精神,同时这又是上帝赐予法国的恩泽。于是鸢尾花成为了法国国花,出现在墙壁上、瓷器上、绘画中。

  

一枝花并不只是自然或装饰,同时肩负起传达精神意义的重任。美的化身:静物画与印象主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艺术都肩负着忠实描绘自然的重任。在西方艺术历史中,鲜花一直是艺术作品中的点缀和配角,直到16世纪末纯粹的静物画在欧洲兴起,花终于可以成为画面的主人,这是描绘的“花”就是“花”,而不是信仰的载体或其他什么。

vase of flowers in a stone niche,Osias Beert

如17世纪初的佛兰德斯画家奥夏斯·贝尔(Osias Beert)的这幅作品中,不同季节的花出现在同一个花瓶中。而每一朵鲜花都得到了细致的刻画。19世纪末20世纪初,花又迎来了自己在艺术中的新时代。印象派画家热衷于到户外感受自然的力量、后印象派画家把自己的情感化为不同的艺术语言注入到作品当中,于是鲜花在他们的笔下有时比现实中还要阳光而充满春意:

克劳德·莫奈 - 花园里的莫奈夫人和孩子

有时绚丽得如燃烧一般:

梵高 - 十五朵向日葵

有时又透露出一种浓浓的热带风情:

高更 Gauguin - 你好玛利亚(我们欢迎玛利亚)

此时的鲜花或被描绘成自己本来的样子,或者被加上了一层充满诗意的滤镜,每一朵花都不只是一朵花,也有了自己的灵魂。这段时期可能是鲜花在艺术作品中最“美”的时期了,但接下来,不只是花,可能很多出现在艺术作品里的东西都要感慨自己“生不逢时”了。当花不像花:现代艺术的狂欢进入现代艺术时期之后,可能艺术家对着一束鲜花涂涂画画,等作品完成时会发现跟鲜花一点相似之处也没有。当绘画不再需要描绘自然,摆脱束缚的艺术家们完全放飞自我,开始用各种千奇百怪的方式描绘自己心中的花。比如毕加索的这幅《女人与花》:女人在哪?花在哪?

毕加索 Picasso - woman-with-flower

而保罗·克利这幅抽象画,据说描绘了花开满树的场景:

保罗·克利 Paul Klee - abstraction with reference to a flowering tree

而法国艺术家费尔南·莱热则给我们带来一枝行走的花:

费尔南·莱热 Fernand Léger - 行走的花 the flower that walks

额,现代艺术家们的脑洞如此之大,既然你们一定要说这些是花,我们也没办法……当鲜花本人成为艺术家自从杜尚把一个签名版小便池放入美术馆之后,艺术家们彻底玩疯了,世间万物都可以成为他们的艺术作品,于是在今天的很多艺术作品中,鲜花不用出现在画面中,但它本人直接参与了艺术创作。1996年起,美国艺术家肯·戈德堡(Ken Goldberg)创作了一件装置作品,名为“远程花园”(tele garden)。这位艺术家同时也是发明家以及机器人学及自动化领域的科研工作者。“远程花园”是一个互联网互动装置作品,能够让网络用户远程控制花盆上方的机械手,来种植、浇灌。而作者本人也承认:“这可能是我们能想象出的最荒唐的技术应用了。”

另一位当代艺术家巴斯·简·艾德尔(Bas Jan Ader)拍摄了一部跟鲜花有关的影片。在影片中,他身穿黑衣裤,反复摆弄着一瓶鲜花,有评论家称,这一行为是表达“对蒙德里安以及本国与花有关的陈词滥调”的冷嘲与讽刺。虽然这个画面还是很美,但是还是要替被蹂躏了一整部片子的鲜花说一句:怪我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