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澎湃新闻 作者:陈若茜2017-03-03 09:18

巴黎奥赛美术馆69件馆藏精品将于下月赴台湾展出,展品包括梵高的《午睡》、米勒的《拾穗》与雷诺阿的《弹钢琴的少女》等。

梵高《午睡》

今年是法国奥塞美术馆建馆三十周年,台北故宫博物院日前对外宣称,将举办“印象·左岸——奥塞美术馆30周年大展”,由奥塞美术馆策展,从其馆藏中精选69件世纪名作,展出包括梵高、米勒、雷诺阿、莫内、塞尚、高更、德加、修拉与德拉克洛瓦等艺术大师经典画作,总保值超过4亿欧元(约150亿台币)。

展览将展出梵高的《午睡》、米勒的《拾穗》与雷诺阿的《弹钢琴的少女》等名作。展览将于4月8日开幕,展期持续至7月24日。

巴黎奥赛美术馆展厅内

位于塞纳河左岸、与罗浮宫斜对的奥塞美术馆被誉为“欧洲最美博物馆”,其前身为奥塞火车站——1900年奥塞车站开幕,成为巴黎当时第一座现代化的火车站,1939年进入巴黎的铁路取消,奥塞车站被关闭,于1986年改建成为奥塞美术馆。

奥塞美术馆的馆藏若依据年代顺序分类,定位介于卢浮宫(Louvre Museum)和法国现代艺术博物馆蓬皮杜中心(Centre Pompidou)之间,主要收藏为1848至1914年期间的十九世纪经典艺术作品,每年访客超过350万名。

米勒《拾穗》

据悉,该展展区包含: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学院派与写实主义、印象派与自然主义、象征主义与折衷主义,以及二十世纪现代艺术之种种起源等,将以此种线索带领观众漫步左岸,沉浸于奥塞的美学世界。

雷诺阿《弹钢琴的少女》

【链接】巴黎奥赛美术馆藏品建立及发展

1986年12月9日,弗朗科斯·密特朗宣布奥赛美术馆开放。尽管开放只是近年来的事,但是奥赛美术馆历史悠久,深深植根于19世纪初巴黎的文艺氛围中。为了了解奥赛美术馆的起源,我们必须回溯到19世纪初卢森堡博物馆开放之时。卢森堡博物馆落成于1818年,是为当时的艺术家所建造的博物馆。其大部分展品属于学院派,因为几乎所有作品都来源于当时的主要官方展览会——巴黎文雅艺术沙龙。这一沙龙是由法国官方主办的,起初两年举行一次,之后改成一年一次。

马奈《奥林匹亚》

参选作品大多为传统历史、宗教和神话题材的“华丽艺术”作品。之后数年,在这些官方藏品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不计其数的捐赠品,慷慨的私人收藏家为博物馆增添了许多与当时学院氛围格格不入的先锋艺术家作品。例如,1906年艾蒂安·莫罗-内拉东捐赠了爱德华·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这一作品曾在1863年的落选者沙龙上引起史无前例的轩然大波。

另外一幅颇具争议的作品同样是马奈的,《奥林匹亚》在1865年的巴黎文雅艺术沙龙展出时引起一片哗然,却在1890年克劳德·莫奈提议的,受到大众青睐的慈善义卖会之后,进入卢森堡博物馆的殿堂。这一画作代表了当时卢森堡博物馆藏品的风格,也是1894年居斯塔夫·卡玉伯特(画作拥有者暨著名画家)遗嘱中赠予国家的丰富藏品之一。

亨利·马蒂斯《豪华、宁静、欢乐》

这批藏品中一大部分是印象主义运动的杰出作品,其中包括奥古斯特·雷诺阿的名作《煎饼磨坊的舞会》以及马奈的杰作《阳台》。学院派高层经过一场激烈的论辩后,拒绝了这批杰出典藏的一部分——65幅技艺高超的作品。被接受的画作在卢森堡博物馆边上一处经特别装饰的场所展出。主办方所找的借口并没有多大的说服力(官方称此举是为了保持整个藏品系列圆满),事实却众所周知:这批如今大家在奥赛美术馆门口排队翘首以盼的油画,在当时并不被认可进入国家美术馆。

20世纪初期,公众对于印象派的看法彻底转变。1911年,伊萨卡·德·卡蒙多伯爵逝世,他收藏的一系列印象派主流画家油画凭借新的潮流被收入美术馆。卡蒙多伯爵德慷慨造就了如今观者如堵的国家美术馆藏,例如埃德加·德加德《苦艾酒》、《熨衣妇》、马奈的《吹短笛的男孩》、《瓦伦西亚的罗拉》,莫奈的《鲁昂大教堂》,阿尔弗雷德·希思黎的《马尔利港的洪水》以及塞尚的《缢死者之屋》,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埃德加·德加《明星》

1939年,卢森堡博物馆的故事走到了尽头。最终闭馆后,馆藏被分别送到了卢浮宫和位于东京宫的现代美术馆。1947年当卢浮宫再度内部整修时,如何处理大批印象派画作的问题再次浮出水面,于是解决方法也开始酝酿:就此诞生了巴黎网球场现代美术馆,这是一座以印象主义为主题的美术馆,所有展品均属于这一如今大众最喜爱的——当时正开始在大众面前崭露头角的艺术运动流派之一。

在变身成为印象主义美术馆之前,1922年到1940年间,巴黎网球场现代美术馆曾经是另一座博物馆——外国人学院美术馆的所在地。如今在奥赛美术馆展出的许多外国艺术家的作品都是来自这座博物馆。

由于巴黎网球场现代美术馆的曝光率和独特性,也由于其国际知名度,其余许多收藏家决定捐出自己收藏的印象派作品。1961年,爱德华多·莫兰向国家捐赠了欧仁·布丹、毕加索、阿尔弗雷德·希思黎的油画作品;马克斯和罗西·卡冈诺维奇捐出了高更、莫奈、莫利斯·德·弗拉芒克、安德烈·德朗以及文森特·凡梵高的重要作品。

梵高《奥维尔的教堂》

在1949年至1954年间,感谢保罗·加歇特,这位与梵高关系匪浅的医生,同时也是艺术家和持有大量梵高作品的收藏家,梵高的画作(其中包括一幅著名的《自画像》和与之齐名多《奥维尔教堂》)成了国家级的藏品。由于用实物支付艺术收藏继承税的规定,一部分作品被购买了下来,正是由于这可爱的习俗,国家藏品中增添了许多杰出的作品——比如莫奈的《巴黎蒙特吉尔大街·1878年6月30日庆典》和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以及奥古斯特·雷诺阿的《城市之舞》和《乡村舞会》。

接下来的几年里,国家的收购并未停步不前,而是更加专注于填补当时已经非常丰富的藏品的空缺。这次收购的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巴黎所有的艺术博物馆都需要进行深层次的在整理。1976年,位于乔治·蓬皮杜中心的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开幕。这是为生于1870年以后的艺术家准备的美术馆。但是,这一新博物馆的诞生并为能解决巴黎网球场现代美术馆的困境:丰富的印象主义画作藏品已经超出了美术馆的负荷,而卢浮宫中收藏的1820年至1870年间出生的艺术家作品却无处可放。

于是,一个灵感油然而生——要建造一座不仅仅是印象主义的美术馆,而是能囊括19世纪下半叶潮流的美术馆。展览考虑到空间布置出了绘画和雕塑之外还为所谓小众艺术预留了空间——从陈设摆件到玻璃制品、从摄影到陶瓷、从建筑到书刻印画艺术。虽然开始这只是一个构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20世纪60年代起其可行性愈加增强。这个计划一经提出,为新美术馆选址便旧事重提。

法国巴黎奥赛美术馆前身

奥赛火车站的旧楼位于巴黎最负盛名的街区,多次遭受拆除并翻修为大型摩登酒店。1977年10月20日,在时任总统德斯坦的发起下,法国理事会最终做出决定,把火车站改造成美术馆。1978年,现奥赛美术馆建筑被编入历史纪念馆之一,不久之后就开始了从火车站到符合现代展览标准的美术馆的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