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上观新闻 作者:王鑫2017-03-02 16:10

最近,美国计划撤销国家艺术基金的消息惹恼了众多艺术界人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馆长托马斯P.坎贝尔更是在媒体上撰文,反对这一决定,并大力推荐即将举办的一场和中国有关的展览。他还特地用大都会博物馆的官方邮箱给所有注册用户发了群邮,希望大家在社交媒体上多多转发这篇文章。坎贝尔到底写了什么呢?

四年前,在中国中部的一间小仓库里,一群中国考古学家向我展示了他们刚刚从附近古墓中挖掘出土的汉代文物。在一张折叠桌上,铺陈着大量精美的花瓶和祭祀器皿。还有一套银制镀金的龙虎艺术品,合一手掌大小,美丽得摄人心魄。它或许源自中国皇家某种失传的棋牌游戏。

汉代统治者在两千年前征服统一了这片广袤的土地,其版图基本上就是现代中国的疆域范围。这些考古发现能让我们一窥古老中国的奥妙,某种程度上也会对现在的中国多一分了解。

不久前,我们把这批艺术品一起打包,不远千里从北京运到了纽约。不久之后,它们将作为重点展品在大都会博物馆的一场展览中和观众见面。这场名为“帝国时代”的展览,就有来自国家艺术基金的赞助。

虽然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从比例上来说,在总预算中占比很小,但它能起到杠杆作用,吸引其他资金对艺术展览的支持。大都会博物馆最近一两年举办的几次大型展览,主题陆续涉及耶路撒冷、印度、朝鲜半岛、伊斯兰、非洲和阿富汗,都离不开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

可悲的是,国家艺术基金正再一次面临被撤销的威胁。同受其害的还有国家人文科学基金。理由是:节省开支。

艺术往往被视作“柔软可欺”的东西。无论是在地区学校还是联邦政府,遇上财政吃紧、削减开支,艺术总是第一个遭殃。

但就钱论钱,这也是个错误的节省办法。相对整个联邦政府预算来说,国家艺术基金的比例微乎其微,去年的1.4亿美元,仅占总预算的0.004%。然而,它却在艺术领域为数以百万的美国人提供就业岗位,每年创造着数十亿美元的财政税收。

美国联邦政府不设文化部,所以,成立于1965年的国家艺术基金的作用就显得举足轻重了。它主要在以下三方面发挥作用:促进艺术发展;分配资金、刺激投入;管理相关项目,通过在政府备案的赔偿协议,大幅降低艺术场馆支付的艺术品保险金额。

最后这一项职责或许最不为人知,却至关重要。今年秋天,大都会博物馆将举办以米开朗基罗为主题的大型展览,将从全世界收集这位大师的艺术巨作。它所涉及的保险费用高达24亿美元。假如没有国家艺术基金就没有联邦政府的保障,那么,就算我们作为全美最大的博物馆也远支付不起天文数字般的保险费用。

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对象遍布全美五十个州,无论乡村城市,无论贫穷富裕,覆盖了每一个选区,平均每个资助对象能获得26000美元。不仅如此,它还要求资助对象在获得资助后,必须从其他捐助者那里获得同等数额的资金。

这些小额支持或许听上去不多,却是许多地区性组织赖以生存的条件。不是每个地区的人们都能坐享大都会博物馆一般的大型机构,在这些地区,艺术基金让艺术得以存续。它支持学校开办剧院、支持舞蹈和爵士音乐节、诗歌和文学盛会、支持战后老兵的艺术项目,当然,也支持博物馆展览。

上一次国家艺术基金遭受劫难是在20世纪90年代,那时,一些艺术家和机构我行我素,办了一些过于出格的展览,也让艺术基金一起蒙羞。辛辛那提的当代艺术中心展出了罗伯特·梅普尔索普饱受争议的摄影作品,中心主管甚至因此被指控淫秽罪。

我担忧目前这种主张废除国家艺术基金的呼声,拉开了新一波针对艺术攻击的序幕。艺术文化类项目挑战人性,刺激心灵,同时也带来无穷乐趣。撤销国家艺术基金,将从根源上停止美国政府在公民好奇心和智力培育上的投资。

随着世界变得越来越小,同时越来越复杂,公众需要一个必不可少的艺术现场,一个能启迪我们理解自我身份与途径道路的殿堂,一个能让我们正确看待其他国家的地方,一个能让我们摆脱唯利是图的地方。

还有六周,各界贵宾将齐聚大都会博物馆,共庆“帝国时代”开幕式。那时,数以千计的观众将踏入博物馆。四年前我在布满尘泥的中国乡村所体验的灵魂颤动,他们也将亲身感受。不止如此,他们将在历史与艺术的背景中观看这些世间珍宝,当他们起身离去,他们将对中国理解得更加深入。这个古老的国家,不是贸易战中的敌人,而是纷繁世界中的伙伴。

而这一切,某种程度上,都离不开一个名字——国家艺术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