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新浪收藏 作者:新浪收藏2017-02-25 18:00

田世信 

田世信

田世信从艺四十年,一直活跃在艺术的舞台上,他是一位有着强烈个性和独特风格的雕塑艺术家,他的艺术作品有一种凝重、带有浪漫的悲怆气质。他刻画的《司马迁》、《谭嗣同》、《秋瑾》、《王阳明》等雕塑作品,注重对精神气质的塑造和人物心灵的对话;他刻画的《鲁迅》那清癯的脸上,能传达出对于民族的责任和焦虑;他刻画的《老子像》、《屈原》等雕塑作品,又体现出他对悲剧性精神的深度思考。他以特有的抒情诗人气质,在生活中不断发掘那些能唤起自己激情和创作灵感的形象与情景。

田世信作为中国雕塑届承上启下的先行者,他以独立的人格、优秀的作品征服并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的学者、艺术家,成为中青年雕塑创作者心中的精神导师。今天就请随《东方艺术·大家》杂志,一同去了解“大家”眼中的田世信老师,并从他者的角度感受其丰富多样的艺术作品,感受他波荡起伏、富有传奇魅力的创作生涯。

(文字摘自于《东方艺术·大家》2017年。02月刊,部分文章节选)

田世信作品欣赏

生活记录

相关评论

彭锋 美学博士,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彭锋 美学博士,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2009年今日美术馆《王者之尊》展览全景2009年今日美术馆《王者之尊》展览全景

作为雕塑家,田世信想必是把《王者之尊》作为雕塑作品来创作的;不过,从观者的角度来看,它可能已经不是一件纯粹的雕塑作品了,尤其不是一件符合西方经典雕塑概念的作品。在我眼里,与其说它是雕塑,不如说是观念装置。作品融合了绘画、传统工艺、现成品等多种因素,具有明显的后现代风格。

——成于三——读田世信的雕塑作品

徐亮《世界艺术》总编辑,策展人,美术评论家徐亮 《世界艺术》总编辑,策展人,美术评论家

田先生首先是一位人格独立、为人正派的人,其次他才是一个正常的艺术家。我们在现实交往中无论是艺术、政治,还是现实的生活环境,他都是一个怀着很正常的心态,不会胡乱拍马屁,能够提出自己观点、看法的人,这点对于现代知识分子来说非常重要。特别是现代雕塑艺术逐渐融入公共艺术,或者说在公共艺术大行其道的同时,田先生不做或是少做那些没有意义、品质低劣的艺术雕塑、公共雕塑作品,这点是很让人尊敬的。

——心手相一,别具一格——徐亮谈田世信作品

邵大箴 《美术》月刊主编,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邵大箴 《美术》月刊主编,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田世信有丰厚的生活根底,有广阔的艺术视野,并善于吸收和消化各种艺术资源,因此他的作品有充实的内容,有鲜明的个性风格。他把从民间艺术中吸收的养料提炼为具有现代感的语言,他把欧洲古典写实雕塑技巧和中国传统雕塑写意手法有机融合,他借鉴西方现代艺术语言的象征性、表现性和某些抽象性……一句话,他从自己真实的生活感受出发,根据每件作品的需要,自由驰骋在艺术的大天地里。

——力和美的交响——田世信的雕塑艺术

隋建国 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当代著名艺术家隋建国 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当代著名艺术家

《山音》的人物形象,还是田世信手下常见的彝族山民。表现的是山民们最富于生命激情的时刻——在大山中讴歌长啸。然而人物形象的坚毅甚至木讷,裸露着的粗糙笨拙的手脚,乃至于在身边跑着的带小猪仔的老母猪,又揭示出山民们每日生存的劳苦艰辛,将人的充满情怀的生命巅峰状态与沉闷无望的日常劳作并置,使作品的表现力达到了少见的深度。它向人们展示出一个完整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生命在挣扎、呐喊,也在欢呼奔走,痛苦与欢乐共存,成为现实世界的一个缩影。

——乡土,中国——记雕塑艺术家田世信

易英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世界美术》主编 

易英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世界美术》主编

他的艺术不是对生活经历和风土人情的简单记录,而是把自己的青春和生命融入那种文化,再从那种文化中把自己的生命翻铸出来。因此,我们在他的雕塑中看到了一种生命的形式和悲怆的情怀,这是他对形式与风情的超越,因为个体的生命意志已经深深地融合到他所生存、奋斗和抗争的那种文化之中。

——田世信雕塑艺术研究

邓平祥湖南美术家协会名誉副主席,天津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邓平祥 湖南美术家协会名誉副主席,天津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田世信是一位成熟而又具有鲜明风格意义的雕塑家,但他并不是一个形式主义者,因此他的作品一直是以充溢的情感和精神来支撑形式语言,在这方面他的努力一直为同行和批评家所称道。此次的创作和主题展览,艺术家在精神方法上是一次转型,具体地说就是力图实现自由艺术精神向当代观念的跨越。

——良知的维度和历史的意识《王者之尊田世信作品展》散论

吴为山雕塑艺术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中国雕塑院院长 

吴为山 雕塑艺术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中国雕塑院院长

宏观上讲,人物肖像雕塑在中国并没有悠久传统,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鲁迅讲塑菩萨的时代已过去,现在开始塑人了。但近一百年来,从肖像雕塑的写真功用,到人物纪念碑建造,再至文革偶像,肖像雕塑在纯精神、纯艺术层面的探索与创造并未成为雕塑艺术界的主流。达到形神兼备已不容易,达到灵魂与形式的同化,更是一种高境。因此,田世信先生的努力为雕塑界提供了可借鉴的有价值的资源。

——田世信艺术的价值

向京?瞿广慈 雕塑艺术家 

向京?瞿广慈 雕塑艺术家

田老师的学术价值绝对是被低估的。因为不是雕塑科班出身,他的艺术完全是自我发酵的结果,只能说他是天才,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都是。从苏派到后面的先锋艺术,当中串联的一片空白里,田老师是唯一有自我语言系统的艺术家,我常常讲,他的存在,对应的是八十年代文学里的“寻根”,几乎在雕塑圈里是唯一的承上启下的人物,也是逐渐追求个人化语言的开启。

——和田老师有关的温暖记忆

展望雕塑艺术家 

展望 雕塑艺术家

无论是贵州时期,还是后来回北京后的创作,这些雕塑都透着一股“真实的肉感”,这种肉感不是指学院派习惯的表面肌肉,而是处于肌肉与骨头之间的赘肉、囊肉,虽然是可笑的、多余的,不愿意看见的,但它的确真实存在,只是你敢不敢面对它,它是不能用来发威的实体之外的软性物质,这个部份往往被学院教育所忽略,它是对伪理想主义的肌肉所做的颠覆与无情揭露。

——亦师亦友笑傲江湖

陈文令雕塑艺术家 

陈文令 雕塑艺术家

田老师木雕作品(《欢乐柱》)的横空出世,是对个人雕塑艺术语言重要性的开启,给当时的雕塑界带来一股巨大的陌生感和震撼力。这是雕塑艺术由“工具论”过渡到“审美论”的标志性作品。他这种独特的、极具个人性的雕塑艺术语言,对新一代当代雕塑家产生了重要影响,尤其他后来的“山路”和“山音”等一系列大型铜雕,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

——一派天真的严肃者

蔡志松雕塑艺术家 

蔡志松 雕塑艺术家

田老师是位豪放与温情兼具,才商与情商兼备的艺术家。接触他,总能使我得到些启示:我们在拼命前进的道路上是否应该稍稍停顿一下,捡回那些因狂奔而失落的财富呢?在这点上田老师是榜样,他是雕塑界泰斗级人物,不但自己取得了令人羡慕的艺术成就,而且帮助了许许多多的后来者。

——福德所至

林明哲现任财团法人山艺术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收藏家 

林明哲 现任财团法人山艺术文教基金会董事长,收藏家

1991年第一次见到艺术家,欣赏田老师是一个有纯朴内涵,对雕塑充满着热爱,更能身心一致的表达出他的独特雕塑中的“深沉”“苍劲”“力与美”的造型感染能力;进而感受他的“潜力”“爆发力”才决定长期支持田老师,并修建雕塑工作室。 当时中国所有艺术家、雕塑家都一样,工作环境不佳、场地狭小,附属于单位或学校的阴暗角落,与现在大陆艺术家的工作环境不可想象。

——林明哲:我所认识的田世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