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艺术云图 作者:奥赛博物馆2017-02-23 10:32

你可曾对头顶的星空感到敬畏?或者在崇高的自然中感受过失去自我的体验?当一个人感受到自然的超凡力量、达到忘我时,这种类似宗教体验的现象正是神秘主义(Mysticism)的标志, 也是19世纪的象征主义风景画的艺术家所追求的。

巴黎奥赛博物馆的展览:超越星空:从莫奈到康定斯基的神秘风景(Beyond the Stars: from Monet to Kandinsky) 带我们进入一场感官和精神的旅程,从高更(Paul Gaugin)、莫奈(Claude Monet)、克里姆特(Gustav Klimt)、蒙克(Edvard Munch)和梵高(Vincent van Gogh),以及1920和1930年代加拿大画派的代表人物的作品中追溯西方象征主义风景画里蕴含的神秘力量。  Play Video奥赛博物馆 Musée d'Orsay - 超越星空16-19世纪:风景画的独立史风景画在4世纪的中国就已经确立了,但是在16世纪前的欧洲,艺术家描绘的风景只是作为历史事件、宗教传道和人物肖像的背景。直到16世纪的文艺复兴,以风景为主题的绘画才真正开始。

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 - 维纳斯的诞生 Birth of Venus,1482

如何区分风景作为装饰性背景和作为主题呢?其实并非在于人物是否入画,而是人物的大小和描绘他们的目的。当人物占据大部分的画面和内容,如莱昂纳多·达芬奇( Leonardo da Vinci)的作品,风景便只是人类活动的环境。在真正的风景画中,人物不论在画面里的哪个位置,都以他们的存在来显示比例、唤起观者的共情,自然风景才是画面的主角。

达·芬奇 Da Vinci - Madonna of the Yarnwinder,1499–1507

在17世纪,风景画在欧洲的绘画类型的等级里逐渐上升。而欧洲在18世纪经历的动荡、战争和革命让艺术家关注个体的想象和情绪,回归自然的怀抱来逃避现实世界。从这一时期兴起的浪漫主义(Romanticism)开始,风景画被认为是最能体现人的内心感受的绘画类型。画中的自然虽是稳固、熟悉、可测量的,但它传达的却是无法用语言囊括和表达的精神体验。

约瑟夫·玛罗德·威廉·特纳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 The Thames above Waterloo Bridge,1830

到了19世纪,欧洲迎来了风景画创作的高峰。英国艺术家威廉·特纳(J. M. W. Turner)笔下的风景自由而充满戏剧冲突感,与他同时代的卡斯帕·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的作品带有宗教象征性的意味;他们都深深地影响了后来的艺术家对自然的理解和描绘。

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 Caspar David Friedrich - 云端的旅行者 The Wanderer above the Sea of Fog,1818

法国于1830年代形成的风景画流派在接下来的一百年里成为了欧洲最具影响力的传统,塑造了印象主义和后印象主义艺术家的风格,让风景画变成所有绘画类型里最具有创新力的一种。到了19世纪晚期,艺术家对自然风景的表现转向了象征主义(Symbolism),他们面对随着工业化而盲目追求物质的欧洲,摈弃了对自然或现实直接的模仿,而把目光投向了由人的想象、梦境和潜意识构建的世界。

用象征驯服现实

高更 Gauguin - Vision of the Sermon or Jacob Wrestling with the Angel,1888

保罗·高更(Paul Gaugin)在1887年创作的《布道的幻觉》被认为是第一幅象征主义风景画,画中刚听完布道的女人眼中出现了圣经里雅各布(Jacob)与天使摔跤的景象,天空和地面都变成了鲜艳的红色。在写给梵高的信里,高更写道:“对我来说,画中的风景和摔跤都存在于祈祷的人的想象中”,而这也正契合了高更认为艺术家要做的事:在自然中做梦。

Vincent van Gogh - The Sower, 1888

和高更一样,文森特·梵高(Vincent Van Gogh) 也常常使用强烈、脱离现实的颜色来表现他本人所体验的世界。在《播种者》里,青绿色的天空向播撒种子的农夫压来,与蓝色的稻田形成强烈反差。明亮的金黄太阳看似一个光晕,将播种者变成了一位圣人。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梵高描绘了他信仰里的自然对朴实的劳动者的赞许。

Edvard Munch - Melancholy,1894

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大胆地宣称:“象征主义会带来救赎,艺术家要驯服现实,将情绪和思想放于一切之上,只把现实作为一个符号。" 这幅如梦境般的画把天空、河滩、树木都化作忧郁的男子内心的写照,在流动扭曲的自然风景里不断散发出无法言说的心灵骚动和抑郁。

在林中踏入梦境

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 - The Dreamer, 1883

一个年轻的男子躺在树下睡着了,三个女人飞过布满星月的天空飘进他的梦里:第一个拿着玫瑰,象征着爱情;第二个举着桂冠,代表荣誉;第三个散播这钱币,象征财富。法国画家皮埃尔·皮维·德·沙瓦纳(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用这个童话般的故事来突出象征主义和幻想,表达了用做梦、回归神话和神秘来逃脱现代工业社会的追求。

Emile Bernard - Madeleine in the Bois d'Amour, 1888

画中的少女是作者埃米尔·伯纳德(Emile Bernard)的妹妹玛德琳,画家描绘的不是一幅真实的场景,而是她与画家高更坠入爱河后的带有寓意的肖像。玛德琳躺在树丛中,一边沉浸于自己的幻想,一边听着自然神圣的声音。

Maurice Denis - Landscape with Green Trees or Beech Trees in Kerduel, 1893

在莫里斯·丹尼斯(Maurice Denis)的笔下,法国洛克蒂迪的风景成为一个梦幻仪式的场景。一个年轻的女孩离开了人群的队伍,前去与矮墙外的天使相见。这是一个戏剧化的寓言,指向了神在魔法森林里选拔信徒的神话故事。

感受星空的情绪

Wenzel Hablik - Starry Sky, Attempt, 1909

当艺术家试图与宇宙结合,让渺小的自我与更大的秩序相连,他们选择了描绘头顶浩瀚的星空。文泽尔·哈布立克(Wenzel Hablik)是一位德国的表现主义画家,在《星空:尝试》里,他在夜空漫散星辰和天体,让它们随着星河的漩涡律动。这幅作品提醒我们,企图捕捉自然和宇宙的威严和神秘只是人类徒劳却又充满诱惑的尝试。

梵高 - Starry Night,1889

梵高在1888年在法国阿尔小镇写信告诉他的弟弟:“我感受到一种强烈的需求——这么说吧——对宗教的需求......所以,我在晚上走出房门,去描绘那些星辰。” 这幅《星夜》就是他所看见的:群星随云旋转,树木在夜风中如火般燃烧。梵高没有得到人世间温暖的怀抱,在他的人生接近终点时,星空和自然万物的陪伴让他释放了惊人的才华和强烈的情感。

Edvard Munch - Starry Night, 1893

蒙克的同名作品《星夜》也用捕捉了夜晚的情绪。画面右边抽象的高地代表了树丛,白色的围栏斜对地包围了两个模糊的人影,他们可能是多次出现在蒙克作品里的那段恋人。水面倒映着星辰,树丛中有一道明亮的白光闪烁。蓝色让河边的景色充满了忧郁和神秘,甚至有一种不安的预示。

从抽象走向现代

Kangdinsky - Winter Landscape,1909

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在象征主义中预言了抽象艺术的到来。他的画笔从早期的写实里释放后更加自由灵动,山谷、树木、马匹都简化成线条和颜色。康定斯基将色彩、情绪跟音乐的律动结合来体现现实的表象之外的精神世界,迈入了现代主义艺术的门槛。

Kandinsky - Landscape, 1913

几个世纪以来,对自然的想象激发了一代又一代艺术家的创作。在19世纪的西方象征主义风景画里,艺术被提升为表达自然中那无法言说的神秘力量的媒介,艺术家成为了链接现实与精神世界的使者,不断质问并提升着人在自然中的位置。

莫奈 Claude Monet - Charing Cross Bridge,1908

关于展览超越星空:从莫奈到康定斯基 

Beyond the stars: from Monet to Kandinsky 

奥赛博物馆 Musée d'Orsay

2017.3.14—2017.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