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全球摄影网 作者:海螺2017-02-16 16:43

当地时间2月13日,2017第60届荷赛揭晓,美联社记者Burhan Ozbilici拍摄的《土耳其刺杀》获得年度图片大奖。之后三小时,本届荷赛奖评委会主席Stuart Franklin发文反对该照片成为年度照片。而《时代》周刊称这幅作品在荷赛评委会内部引发了巨大的分歧,最终只以5比4的比例赢得了年度图片大奖。

1.jpg

年度照片大奖    《土耳其刺杀》  摄影师:  Burhan Ozbilici(土耳其)

这幅作品在Facebook上被浏览了1800多万次,引起全球热议。在荷赛结果公布之后,很多网友表示结合“荷赛”一贯的参选标准,这一结果并不意外。但结果公布三小时后,荷赛奖评委会主席Stuart Franklin在《卫报》发文公开反对该照片成为年度照片,他的陈述引发了对“媒体的权利、责任和义务”以及“摄影的存在意义”的再次思考。

7562_14132029_1_lit.jpg

Ozbilici的这幅作品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这一点毋庸置疑。尽管我完全支持他成为年度热点新闻的冠军得主,它也不负众望。但我强烈反对它成为今年的年度照片。虽然我没能说服其他人,但我还是投了反对票。

对不起,Burhan,这是一幅关于谋杀的照片,凶手和被害者,出现在了同一幅画面中,公开这样一张关于恐怖主义斩首行动的照片从道义上来说是站不住脚的。

……事先声明,我的道德立场并不认为出于好意的摄影师应该拒绝本属于他的奖励,但是我很害怕作品获奖所引发的额外关注将会放大恐怖分子意图传递的信息。

 ——荷赛奖评委会主席Stuart Franklin

Stuart Franklin的反对不无道理,获奖者本人Burhan Ozbilici在接受采访时也有过同样的担忧:

“这是个大新闻,我觉得它会引起很多麻烦。鉴于土耳其一年前刚刚击落了一架俄罗斯战机,导致经济、政治、军事上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我担心,俄罗斯大使被枪杀会让局势恶化。同时,我也很痛心,自己几分钟前刚刚拍摄的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在自己眼前死去。我宁愿有机会去阻止枪手杀掉这样一个无辜的好人。

最后,我想说,我做到了自己该做的,现在我该回归正常的工作了。但是我很清楚地意识到,在一个媒体会被人为操控、新闻质量被忽视的时代,我坚持了长期以来那些优良而独立的新闻报道和优秀的新闻图片传统。”

——选自《对话大奖得主:即使我死了,还有照片留下》

而其他评委会的评委们对这幅作品的评价可以说毫无新意:

•荷赛总监拉尔斯·伯灵:“视觉冲击力巨大……完全符合荷赛63年来的传统。”

•著名摄影记者玛丽·F·卡尔弗特说:“……很快就传遍了全世界,我想恐怕只有很少数人没有看过它……作为摄影师,我们的职责就是见证,有时候我们呈现给人们的照片并不赏心悦目。但如何回应是观众自己的选择。”

•常年关注中东问题的约旦女性摄影师坦娅·哈布朱卡说:“今年的荷赛年度图片充满神秘感。它不仅是一张当之无愧的新闻硬照,还让我们不由得猜测杀手的动机。”

每个评委都有自己的口味。就我个人来说,在我们看到的所有八万多张参赛照片之中,我希望看到的是真实的而又带给我们震撼的作品。摄影师们为了报道现实,打破沉默,通过图片让我们了解这个世界,往往将生死置之于度外。只因为他们相信,他们有可能,仅仅只是有可能,让这个世界出现一点点变化。

所以说,一张杀人犯照片到底应不应该成为大奖评选年度照片?

你怎么看?